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再去宝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且不管孙家李家如何的暗自庆幸,樱花银行的山本部长如何的憧憬未来,江家人如何欢喜,龚家人如何苦闷,至少暂时这些都和张卲伟没有太大关系。这是他第二次去宝州了,感觉却与之前完全不一样,所要办的事也不再是仅仅去见一见未来岳父。

    张卲伟留给丁望诚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不过也还没有好到会不顾一切的立刻就答应把女儿嫁给他。不管是在那次会面之前还是之后,都有不少关于这个少年的消息传入丁望诚耳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总之见仁见智也就是了。对于有些人来说,张卲伟才不过十来岁,做生意也不过就是这两年的事,突然一下子暴富起来,十万,百万,甚至是一千万级的规模挣钱,简直就跟抢钱似的,丁望诚知道,有些人对于这一点很是有些看不惯,对于他们来说张卲伟是不是真的有违法乱纪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居然有这么多的钱,或许在那些人看来,富裕本就是一种罪过,就是恶,就是在投机倒把,就是要狠狠打击,尤其是当这种富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甚至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另一些人的想法则刚好相反,如果说富裕本就是一种罪恶,难道说只有贫穷才能算是高尚的吗?这样的命题如果换走十几年前当然是不容置疑的,那会儿不要说有几千万的家,就是买卖个鸡蛋还不是一样要被当做投机倒把而遭受打击,要是现在害死抱着这种观点,如果不是脑子坏掉了,那就一定是别有用心,最起码丁望诚是这么认为的。

    对于张卲伟与丁望诚的关系,知道的人不多,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知道的人不多,并不代表就没有人知道,最起码工作组里的那个丁炎副处长是知道的。丁炎的岁数跟丁望诚相差无几,按辈分却要算丁望诚的本家侄子,他曾经回过一趟宝州,甚至还特意去拜访过一次丁望诚,得到了一点儿相当晦涩的暗示,好在丁炎也要算是聪明人,自然是心领神会,要不然张卲伟也不会得到那么特殊的照顾,比他更早进去孙国强他们倒也未必说遭了太多罪,起码像这样的优待他们是享受不到的。

    “还在气我没有替他说话吗?”丁望诚看着女儿汪亚男,多少有些无奈的问了一句。总归是聚少离多,何况她还很小自己便一直不在边,虽然自觉亏欠她许多,总是在尽力的补偿,这个女儿跟自己始终都不怎么亲近,开学到现在也许久了,中间唯一的一次回家还是为了张卲伟来求的,结果那一次父女俩还大吵了一架,这让丁望诚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丁望诚的确没有更多的帮张卲伟说话。这倒不是说他怕事,当年在战场上枪林弹雨他也从来没怕过,运动中他被整,被下放,不也还是坚持到了现在,何况他也从不认为替张卲伟说话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利。只是作为一个军人,地方上的事务他不便于也不想开口过多干涉,另一方面在他看来这次风波固然看上去凶险异常,毕竟已经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对于张卲伟他们至多也只能说是有惊无险,他没有必要说什么,而且还可以趁机更好的观察一下张卲伟,如果他要真的连这道坎都过不去,也就不配做自己的女婿,当然,张卲伟现在的表现还是令他相当满意的,他甚至觉得张卲伟去上不上大学已经无所谓了,当然,如果张卲伟坚持的话他也不会反对。

    说起张卲伟要去读大学的事,当初他说希望能去本留学,关于这一点丁望诚始终都以为不过是年轻人信口开河,胡乱说一句玩笑话,一笑置之也就是了,不需要太当真,而且作为年轻人,也是被许在一些不关紧要的事上不那么守规矩的,丁望诚似乎也从没往心里去过。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件事到越来越像是真的了。据说不过是这么一段不算长的时间,因为美国人和伊朗人的关系被搞得越来越僵,石油价格有一次攀升,那小子先下手为强,居然又让他在石油期货市场上狠狠的捞一笔,丁望诚是不懂什么叫石油期货的,也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和伊朗人只是关系不好,又不是真的打仗了,石油价格为什么会飞涨,这里边的关节他更是想不明白,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那小子又赚了大钱,而且以那个芬城公司的名义花大价钱在本的东京大学成立了基金会,设立了对华留学生的奖学金,每年有四个名额,这样一来张卲伟也就很自然的获得了去本留学的机会,虽然是要去先念预科,然后通过考试才能决定是否被录取,不过想也知道那小子总会有办法保证自己不会被淘汰下来。唯一令人好奇的是,当时他还在拘留所里,本人倒是忙不颠的替他把所有的事都办的妥妥当当,效率倒是蛮高的。

    “之后有什么打算?有没有考虑说到部队里去锻炼几年?你要是同意,我倒也不妨替你开个后门。”丁望诚有些促狭的问道。也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开这样一个玩笑,老实说他可从不认为张卲伟是那种适合在军队里工作的人才,而且看他这个样子,也决不会是那种愿意让自己的清楚岁月被纪律约束的家伙。

    张卲伟没接这个茬,只是笑了笑,好一会儿才似乎很认真的说道:“等到所有的手续都办下来,我想我就要去本了。之前我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听起来蛮有趣的——‘老子辛辛苦苦爬到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我想既然要去当个资本家,那么一些温良恭俭让也就该趁早收起来得好,要不然迟早会被那些大鳄们啃得连渣都不剩,不过既然注定了是要抢食吃,我想我也没有必要非要留在国内不可,摆明了是要掠夺的,去掠夺外国人的不是更好吗?”

    丁望诚若有所思,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