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惊弓之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明天到了地区里要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的问题。我们一向的政策你也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也是老右派了,这次可算是前罪未改,又添新罪,居然还敢搞投机倒把那一,简直是不知死活,地富反坏右,地主,右派,坏分子,黑五类你个老小子一个人可就占了三项,还得了?!还有,去了是要建大领导的,收拾的干净些,别整天一副窝窝囊囊的样子,整的跟个老窝瓜似的,你嫌不丢人队里还觉得跟你丢人呢!对了,去了可要老老实实,不要乱说乱动,人家自然有人家的规矩,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叫你干什么就老实在那儿呆着,回头可别说我没提醒你,要不然惹出什么麻烦倒霉的可是你自己,就能回来,一顿削是少不了的。”

    生产队刚刚来人,告诉孙秉禹让他明天去地区里开个会,这让他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继而又是一阵莫名的紧张与不安。多少年了,自从回到农村,还从没有谁来找他孙秉禹去开过什么会,别说是地区里的,就是县上的,公社的,甚至说队里的都不会叫他,即便是有什么批判会批斗会之类,通常也就是几个人直接把他一架就走了,还从没有哪次会提前过来通知的,据说这算是一种规矩,是怕提前通知了,当事人可能会逃跑,也可能会自杀,用时髦的词就叫“自绝于人民”。孙秉禹年岁大了,有些事看得也开了,倒不会逃跑,也不用担心他会自杀,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似乎从没有谁坏过规矩,只是就像来说说的那样,地富反坏右,五样自己占了三样,简直就是坏的不能再坏的大坏蛋,真有什么好事也一定轮不到自己,何况最近的风声这么

    已经是有好一阵子了,大约是要从两个儿子都被打走算起,或许还要更往前推一些,自己家可以说又好像从前一样,绝少有人登门。

    过了年一共就只来过三拨人。首先是孙国强他媳妇的娘家人,要说起来国强媳妇真的是不错,俩人不能算是自由恋,甚至在结婚登记前都没见过几面,话说了超不过十句,照一般的想法这样子就是结了婚也很难真的过到一块儿去,就好像孙国盛和他前妻一样,谁也没想到两人的感却相当好,娘家人过来是劝国强媳妇回娘家去住几天,话说得蛮好听,其实也不过就是让她回去躲躲,另一方面也是怕受牵连,国强媳妇却说什么也没有答应,这让孙秉禹夫妻俩颇为感动。接着过来的是王英,要知道就是同一个大队的见了面也不同孙家人打招呼,甚至还会离老远的就避开,王英一个城里的姑娘,说是跟孙国强谈着恋,到底还是没正式登记,要划清界限也容易,她却没有避嫌的来了,还带了不少吃的用的来。这一次算是第三次有人登门了。

    孙秉禹默默的收拾着东西,屋子里的空气似乎也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谁都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甚至没有人张罗着要吃晚饭。

    “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倒霉了那么多年,还不兴有个否极泰来的机会?”孙秉禹也意识到家里的气氛,开口安慰着妻子和儿媳,只是这话就是他自己都完全不信,“前些天不是有消息说是工作组的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吗?也许这一次真的就完全扭转了过来也说不准。说不定这次回来国强国盛两兄弟也能一起回来。”

    “还是面对写现实吧,哪儿会有什么好事让咱家人赶上。别忘了咱们家是个什么况,这些年哪有什么好事让咱们赶上,之前也不是没有享受过,有那些,现在差不多也该知足了。”隔了好一会儿,妻子开口说着,不过也没有要埋怨的意思,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家庭,还有什么风浪没见识过,之前更加糟糕的局面他还不是要一个人去面对,已经从城里来了乡下,难道还有什么更遭的况,唯一让她揪心的是这一次两个儿子也都很深的牵扯到其中。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孙秉禹就拿着包袱出门了。他自己也从不认为会有什么好事等着,带着行李有备无患,他甚至不认为仅仅是开完会就可以回家了,现在他巴望着的是只办学习班,没有其他的,要不然况还不知会遭到怎样一个地步,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只让自己来承担,自己已经老了,两个儿子却还年轻,尤其是孙国盛,现在没有媳妇,王英的确是个好女孩,可这要是耽误上几年,甚至说自己都没有脸说让人家等等,人家又不是欠了自己家的,凭什么呀。

    “怎么,有财老哥你这也是要去地区里开会?”在车站,孙秉禹正遇上李有财,正蹲在那儿抽烟,一旁的地上也放着行李,还有多半碗水和一张只啃了几口的饼。

    李有财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点着头,继续抽着烟,直到烟几乎要烧到手指头才把烟头扔在地上重重的用脚在地上拧了拧道,“如今咱俩可算是一样了,一对儿,都是坏分子。也罢,一起去,还能给做个伴儿,说不定还是一块儿给送进去,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强。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妮那丫头,从小她就要强,费劲巴拉的好容易算是考上大学了,将来出来了那也是城里人,国家还给安排工作,原本还指望着给她置办一份不错的嫁妆,现在可倒好,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只希望她不要受到牵累才好,不过看来似乎是免不了了。谁让他有个当坏分子的爹和哥哥,只能说是受牵累也不要太大吧,有时候想想她还不如干脆跟我们划清界限的好。”

    两个老人凑到一块儿,又变得沉默了起来,李有财继续抽他的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孙秉禹也习惯地摸出了烟袋,却发现其实根本没有带烟叶来,只得起又去买了包烟,也是不带过滤嘴的,直到上车,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样子一个比一个愁苦。

    他们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命运在等着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