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混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刚过完农历新年,正月十五还没有到。.李大山和孙国强又跑去补交了三万多块的也不知是税款还是罚款的钱,算上这一笔,前前后后交上去的钱也有十万块了,郝宏兴还是没能出来,那个马处长的话却一次比一次严厉,一次比一次更让人胆战心惊。

    “经济是经济,政治是政治!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既可以为所为,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对于你们这样的投机分子,就是要狠狠打击,一定要坚决打掉坏分子投机倒把的嚣张气焰。”

    上一次还是孙国强转述的,效果到底是差了些,这一次直接听马处长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通吼,李大山的心里更毛了,他又想出去避一避,这一次孙国强倒没有说要拦着他,只是自己耷拉着脑袋想了半天,却又想不出自己能避到哪儿去。

    “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的儿子会打洞。过去不是常说吗?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有个当右派的爹,儿子也准是坏分子,他会去投机倒把,一点儿都不奇怪!我说他老孙家咋突然就抖起来了,搞了半天是这么回事,活该,这种人就该拉出去毙!”回到生产队,支书跟一些人在后指指点点,声音绝不算小,显然是故意要让孙国强听到的,完全不像前阵子时见了面那一副谄媚的嘴脸,让人光是想想就会觉得恶心。

    事实上工作组也没有多让他们两人在家里过多的承受煎熬,很快的他们也被叫去参加学习班了,跟郝宏兴一样,也是在地区革委会的招待所里,只是不在同一个房间,按照那个马处长的话说,要防止三个坏分子串供,此外也是要给他们从心理上造成一定压力。

    李有财和孙秉禹的羊血汤摊子也出不成了,虽然他们的确是有办正式的营业执照,可现在再拿出这些东西来似乎也不顶用了。李有财还好一些,孙秉禹则干脆每天都被叫到大队部去写材料,被要求要老老实实的交代所谓投机倒把的事实,有人还翻出他作为右派的老账——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提这件事了。

    曾经繁荣一时的兴隆街萧条了下来,一个摆摊的人都没有了。过年前的时候又有一批知青回来了,一时很难安排工作,之前回来的也有不少只能赋闲在家,眼看着兴隆街上一天天红火起来,只要舍得力气,总不会饿死,搞不好还能小赚一笔,未必就比进工厂差到哪儿去,有人动了心思,还有的人打算干脆也去办个执照,自己还年轻,别的没有就是有无限的拼劲儿和活力,与其在这里浪费生命,将来也不一定就进得了工厂,倒不如也去摆个摊子,有关张卲伟的一些事一直都在兴隆街上流传,自己也不是一定要向他那么风光,起码也要混个丰衣足食,一些胆子大些的甚至在憧憬,只要机会合适,张卲伟那样的运气也不见得就不能复制在自己上。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兴隆街一下子由人们眼中的香饽饽变成了一个恐怖的修罗场,就连大人们教育小孩儿的话都一次而改变。

    “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只能去兴隆街摆摊子,到时候让工作组的人来抓你!”听起来那样的刺耳。

    文昌庙的况也跟兴隆街差不多,甚至还要显得更加萧条。

    “两个卖羊血汤的乡下老汉,居然这样子就算是投机倒把了?”

    “这你就外行了吧!别说是羊血汤了,想当初你就是卖个鸡蛋还不都是投机倒把,别说是这个,你就是家里头养只鸡还要个你的资本主义尾巴呢。说起来也是奇怪,连鸡都不让养,鸡蛋也不止是从哪儿来的,你要是乡下人才更倒霉呢!鸡肯定是不让养的,可鸡蛋还是照样要上交的,也不知这当初是谁想出来的。说起来现在还算宽松的多了。”

    “那你说这摊子到底是能出还是不能出?”

    “我哪儿知道呀!咱们这也就是看着人家电器英,谁不知道这文昌庙就属她的生意做得最大。要是她能出摊,你跟着去就应该没事,就是有时也该是先抓她才对,要是她不能出摊,你就别跟着瞎起哄,该干嘛干嘛去,老老实实的准没错。”

    果然,文昌庙所有的人都在盯着王英,而王英,没有出摊,甚至根本没在文昌庙露面,已经一连好几天了。每一天,都会有人去文昌庙看看,然后又鬼鬼祟祟的离开,生怕别人认出自己来,尤其是担心自己有没有被人盯上。一时间谣言四起,有的说王英已经被叫去问话了,也有的说她现在根本就是已经被抓去了,又有人说不止是王英,还有其他的某某也被人带走了,而且是再也没有回来,人们很难区分这些话的真假,他们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他们看到的就是王英没有出现在文昌庙,这时候出去摆摊简直就跟找死没多大区别。

    3月1,星期六,农历正月十五。从早上开始天一直是沉沉的,就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傍晚的时候有消息传过来,被寄予了厚望的临江无线电三厂的合资项目被叫停了。无线电三厂已经迁出了山县的那片沙丘,在临江近郊的地方建了新厂房,本方面的机器设备也已经运了过来,开工在即,却在这个时候被叫停了,总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3月2一整天,张卲伟始终没有出门,他在等龚永健,可是对方并没有出现,中午的时候龚永康来过一趟,满怀着歉意,话没有明说,意思却是很清楚的,龚永健可不想继续陷下去,他现在要跟合资工厂的事划清界限,要是可能,他甚至愿意调出无线电三厂。这让张卲伟感到很失望,不过那只是对于龚永健个人的,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遇到事就只会做缩头乌龟,张卲伟自然也没有理由继续帮他,当然,这并不会影响和龚永康的友谊。

    “我要去一趟临江。”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不过也还赶得上最后一趟班车,张卲伟只是交代了一句,便准备出门了。谁也没偶想到,完全是意料之外的访客却在这个时候到了。

    .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