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拜见岳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远的有去过羊城,甚至去过国外的东京,可说起近在咫尺的省会宝州却还从没去过,虽然坐火车只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那时候的华夏火车每小时还只有40公里。。

    机器轰鸣,工厂的烟囱冒着滚滚的黑烟,无数的车辆排成一排,密密麻麻的好像蚂蚁一般缓缓前进。如果是放在几十年后,这样的况实在是糟透了,可是在1980年,这样的景象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繁荣,没有错,就是繁荣,比之于遥远的羊城的商业繁荣,宝州人更为自己的重工业繁荣而感到自豪,虽然他们也许要一家七八口人挤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上下铺要睡人,就连小小的壁橱也要被改装成一张,年轻人也许不敢要孩子,也许要跟父母兄弟即在同一个屋檐下,甚至可能结了婚也没办法住在一起,只因为没有房子,然而也不会有什么人因此而特别抱怨什么,毕竟大家差不多都是如此,而且据说他们是“生活在蜜罐里”,“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之中”。

    张卲伟原本并没有计划非要来宝州一趟不可,现在就很有这个必要了,汪亚男的父亲提出要见见他,而且因为行程改变,节前已经不可能去临江了,作为小辈,张卲伟来一趟宝州也是应该的,只是心里难免会有些忐忑。

    有些意外,来火车站接车的并非只有汪亚男自己,梁芸英梁卫东姐弟俩和丁兰也在。

    “你们……认识的?”

    “我是亚男的姐姐,是亲的哦,你说我们认识吗?”丁兰很大方的说道。

    “亚男不是姓汪吗?”

    “那又怎样?也没有谁规定说亲姐妹俩就一定要是一个姓的。”

    原来当初在运动的时候汪亚男的父亲曾受到过冲击,正好丁兰当时正好不在边,而是受到了梁光喜很好的照顾。汪亚男那时候还小,父母却又马上要去上所谓的学习班,既不能把她带在边照顾,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好好做一个安排,何况在那个年代摊上这种事,别人还不是有多远便躲多远,什么亲戚朋友就是在边也一定都是断了往来的,梁光喜偏又在几千公里外,远水解不了近渴,便是有心这会儿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通信也早就不可能的了,最后还是一个相熟的姓汪的老工人收留了汪亚男。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自己不过老光棍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怕连累,而且自己也要算是根红苗正,也应该连累不到自己上的。就这样那个姓汪的老工人照顾了汪亚男有好几年,梁光喜托了很多关系才找到他们的下落,把汪亚男接走,她的环境才变得好起来,再之后她父亲复出,这才回到父母边,再回过头去寻找,却发现那老工人已经过世了,为了纪念和表示他感激,汪亚男才改姓汪的。

    “你好,我是丁虎。”一双看上就很有力的大手伸到张卲伟面前,“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机会见面了。”

    张卲伟还记得,这个丁虎就是江援朝他们团的指导员,才刚30出头而已,印象中他是非常严肃的,属于那种即便是去看望伤员也不会刻意露出笑脸的硬汉典型,虽然同样是姓丁,不过张卲伟倒是从没把这个看上五大三粗的壮汉跟丁兰扯上什么关系,现在看来他们大约是兄妹吧,再加上汪亚男,兄妹三人,三个样子,三个人要是站在一块,不说破的话有谁会想得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丁虎更多的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丁兰更像早逝的母亲,至于汪亚男则是父亲与第二任妻子的孩子。

    从火车站去军区大院的路不算远,一会便到了。就像宝州的其他地方一样,那里有不少的苏式建筑,其中的一些是跟老大哥关系不错时苏联援建的,高大而笨重,远远望去,就像趴了几头硕大的北极熊,墙壁很厚,窗户不大,据说窗户大了能源消耗也大,这样的房子保暖好,和苏联人相掰了以后,华夏人自己建了更多的房子,模仿痕迹严重却不算十分结实,天长久多少还是会有一些残破,倒是那些年头更久些的苏联人援建的房子看上更好些,如果是用几十年后的眼光来看,那些不过是一大堆砖头和水泥的简单做合体,当然,要是以1980年华夏国内的眼光来衡量,那些房子还是相当不错的,唯一的缺憾大约也是只里面那些所谓的客厅怎么看都更像是普通的过道,其他的房间都还算是宽敞。

    汪亚男的家不是那种灰白色的四层水泥楼,而是相对僻静的独立小院,因为她的父亲是军区副参谋长丁望诚,没想到倒是和自己的父亲名字蛮像的。

    也许是之前运动中受到冲击的缘故,丁望诚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得多,对于张卲伟他也略有耳闻,倒也没看不上这个个体户,说起来张卲伟也应该不能再算是个体户了。

    “拟合小男的事我不反对,他母亲也没意见,不过你们现在岁数还小,没必要那么着急,还有,小男再怎么说也是大学生了,你至少也要大学毕业才可以。”丁望诚比想象中要开明得多,却也没有一下子就答应张卲伟什么。

    “如果是国外的可不可以?比如说本。”

    “你想的倒还真是蛮远的嘛。如果是这样,当然更欢迎,不过你也要凭自己的本事去争取,我是不会因为你可能成为我未来的女婿就去给你开什么后门的。如果你认为会得到什么特殊照顾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丁望诚倒是没想到张卲伟会这么说,略一沉吟,还是给了明确的答复,只是他似乎并没有太过当真。

    “我当然也不会希望如此,只要不是因此反而特别严厉就已经很不错了。”张卲伟倒是不失时机的开了句玩笑——年轻人总是有这种可以偶然放肆一下的特权的。

    能够让丁望诚开出条件来,此次宝州之行也就算不虚此行了。

    .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