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高考前的谈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时间过去的很快,才一转眼的功夫,距离高考只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了,也就是说过了明天,也就是决定许多人命运的时刻。.

    “搞不懂咱爸,为什么连我也要去参加高考,只不过平白糟蹋了五毛钱,结果还不是一样考不上。之前还花了那么多钱买书买资料,能顶吃还是能顶喝?基本上看一遍就只能塞褥子下边垫脚了!都没用,也不想想我是不是能考上大学的命。还有,你们是不知道班上的人现在都用什么眼光看我,就跟看阶级敌人似的,说什么的都有,就昨天,我们头头还不不阳地说,翅膀硬了想飞了,看不上在县百货站柜台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呀?又不是我自己想考的,再说就是去考我也考不上不是。”说的是张红梅。

    张雪出去找同学玩了,张望城夫妇也要去上班,张红梅正赶上轮休,张建军正好不用去上班,也没有像平时那样一头扎在书堆里,张卲伟也没有去临江,留在家里,兄妹三人坐在一起聊聊天。张家的四个孩子里,就数张红梅打小学习就不好,再加上她上学那会儿老师学生也都无心上课,现在更是看见那些复习资料就头疼,老实说让她去参加高考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不过依着张望城的想法,最起码对四个孩子都要公平,既然有机会总是要去试试的,指不定也就考上了,就算考不上也不要紧,总比连试都不试要好得多,至少将来想起来也不至于后悔。

    “别这么没志气。”张建军轻叹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妹妹的心思从来就没有在学习上过,也许不上大学对于她的人生来说反倒更好,但有些话还是不能不说,“你就甘愿一辈子窝在那个柜台后面吗?幸福不会从天上平白无故的掉下来。如今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人的职业往往便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有些工作注定了就是没出息,打从一开始就是被人看不起,你就甘愿这样一辈子。不管怎么说,考出去总是要好得多,何况你还比大哥年轻,前程大把的。”

    “得了吧,世事无绝对。”打小张红梅就最愿意和大哥抬杠,现在当然也不回示弱,“你看看二弟。要我说咱家还要感激他去年那场大病,要不是他那次耽误了考试,去年就一准考出去了,你说他还会不会去兴隆街摆摊,还会不会去临江的文昌庙。几十万呀,那可不得了呀,几辈子都挣不来这些钱,有了几十万,谁还会去考什么大学,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咱厂的那几个技术员,有的也是大学生,有谁能说他能挣几十万的。”说着,张红梅就去抓张卲伟的手腕子,“你看看,哪家孩子17岁能戴得上进口表?这就不提了。就说我们班上的那个小王,参加工作才三年,手腕子上就戴了块上海表,就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会过子的了。你看看那帮人既羡慕又嫉妒的眼光,有的那都感觉恨不得把小王一口吃了。”其实张红梅这多少也是有点儿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人们会羡慕那个小王,不过县百货里真正最让人羡慕的还是她张红梅,参加工作还不到三个月,衣服从劳动布换的确良的了,鞋从最普通的解放鞋回城了时髦的半高跟,裤腿微微有些喇叭,老职工还在用蛤喇油时她却用上了雪花膏,手腕子上一块崭新的梅花表,最过分的是每次组织跳舞,不少人都要找她借滚筒唇膏,或许正是如此,她在县百货的人缘还算不错,看不惯的人当然也不是没有,但至少不会像她自己描述的那样所有人用看阶级敌人的目光看她。

    “对了,小伟,你上次跟咱爸说的是真的吗?”张建军问道,声音故意显得很平静。老实说他实在是有些不大相信,之前听说张卲伟卖羊血汤时一个月有一千多甚至更高额收入,对于张建军来说就好像天方夜谭一般,然而即便是以那样的收入,要想攒下几十万,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何况谁都知道,张卲伟花钱一向是大手大脚的。还有一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张建军,真的要有几十万,可该怎么花才能花得出去呢?张建军再怎么开动脑筋,也还是想象不出,毕竟这还不是你想要什么,只要有钱就可以随随便便买得到的时代。

    “那有什么好说谎的。”张卲伟依旧说的很随意,“几十万而已,说出来吓人,不过要知道二十万也是几十万,九十万也是几十万,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我现在也就是三二十万罢了,更多的耶拿不出来,不过将来还要更多的。”

    张卲伟的话让大哥大姐很是吃了一惊,怎么着,几十万还不满足,他想挣一百万吗?张建军还想再说些什么,江娜却一推门进来了,她还在管着公用电话,不过现在也管传呼了,总不能一直被人诟病说是懒骨头吧,这不嘛,就来通知张卲伟来了。

    “龚大哥来电话了,叫你去一趟临江,要快,说是一个叫左什么的来了,你要赶快过去一趟,不然说不定人家就回去了,在临江呆也不会太长时间。什么人呀,那么牛,来了也不多呆几天,马上的还要走,还有,说起来那家伙的名字可够怪的,百家姓理由姓左的吗?”

    “历史没学好呀,搞洋务运动的那个左宗棠不就是姓左的吗?”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张卲伟心里也有了底,当然不会是什么姓左的,而是姓佐藤的,是那个本商人,只是没想到他才刚回本没几天,这么快就又到临江来了,也不知什么事这么急,但愿他带来的能是什么好消息。

    “又要走了?那考试来得及……”张建军不由得担心起来,不过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回来后他也注意到了,自己这个二弟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小孩子了,现在的他相当的有主意,而且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改变他的心思,自己再怎么劝只怕也很难让他留下来,至于说是福是祸,谁知道呢?随他吧。

    .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