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享天伦花园赏秋

    十岁的鸿儿(身shēn)材高挑,漆黑的眸子藏着精光深不见底。在林如海、韩锐和宝玉的精心教养下,文可安邦武能定这。明珠的长老们早在鸿儿十岁生(日rì)这前便派人送来贺仪和书信,要求小公主将鸿儿送回明珠。

    黛玉百般不舍,一到明珠来信便开始偷偷滴泪。

    “娘,好男儿志在四方,明珠是鸿儿的责任,这些年有劳各位长老理政,孩儿长大了理应回去理政,鹏儿再大一大让他带您去明珠小住,鸿儿也会抽空回来看您的。”鸿儿跪在黛玉面前,将头枕在黛玉的膝盖上,他也舍不得娘亲,与生俱来的责任感让他又放不下远在天边的明珠族人,鸿儿强打精神劝着黛玉。

    “鸿儿说得是。”黛玉摘下颈间明珠传国玉佩戴在鸿儿脖子上,她眼中蒙着层雾水,轻轻抚摸着鸿儿削瘦的俊颜,努力将要滴下的泪((逼bī)bī)回眼眶,她不能让儿子走得不安心。

    “母后,母后。”母子二人正相偎说着心里话,院内传来女孩儿甜脆的喊声,声音里带着几分焦灼不安。

    鸿儿抬头,黑眸柔得化成了一汪(春chūn)水。

    “妹妹。”鸿儿急忙起(身shēn)张开手臂却迎接他的宝贝妹妹--水天骄。

    天骄一袭粉色宫妆,乌黑发丝松散地垂在鬓边,后脑上的头发用根红丝带结成了辫子,头上半点珠翠皆无。尖尖的瓜子脸晶莹剔透白玉一样,两弯浓密的新月眉,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白是淡淡的湖蓝色犹如一湖碧波,长长的睫毛向上卷翘着。小小的人儿,雍容大气仿佛是不小心落入人间的精灵,让你忍不住去怜惜。

    “鸿哥哥,你要走吗?”碧波渐渐涨潮,清泉就要溢出眼眶。

    鸿儿最见不得就是娘亲和妹妹的眼泪,他急忙将小妹揽入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妹妹,哥哥有很重要的事(情qíng)去做,等妹妹再长大些让你三哥带着你和娘亲南下看哥哥就好了。”鸿儿好脾气地哄劝着。

    “骄儿,到母后这来。”黛玉笑着冲天骄招手。

    鸿儿牵着天骄的小手来到黛玉面前。“母后,鸿儿哥哥真的要离开我们吗?”天骄的眸子黯淡,小嘴撅得能挂起个油瓶子。

    “骄儿,哥哥有很重要的事(情qíng)要做呢,你再哭哥哥可就不能安心了。”黛玉忍住心里涌起的酸楚,将女儿搂进怀里。唉!(身shēn)为皇族就肩负着上天赋与的使命,皇家的儿女倒没有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过得快乐,鲲儿和鹏儿才没几岁,已经开始跟着他们的父皇学习治理国家的方略了,真是难为孩子们了。

    天骄听了黛玉的话忍着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鸿儿,“鸿哥哥,骄儿一定听母后的话乖乖长大,骄儿能骑马了,我就和三哥去看你。”

    “好骄儿。”鸿儿笑着拍拍妹妹水嫩的小脸。

    鲲儿和鹏儿完成当(日rì)功课,兄弟二人才到朝凤宫来见大哥。

    “母后,孩儿已吩咐厨房备晚宴给哥哥送行了。”鲲儿心细凡事想得周到,早上就打发人出宫送请贴去了。哥哥一走,不知再见何(日rì),今天晚上一定要大家一起(热rè)闹(热rè)闹才是。

    “大哥,你的行礼物品鲲儿已打发人仔细检查过了,一共备了四匹马供哥哥路上行脚用,还备了些常用的药材等物,都已交给贴(身shēn)小幺收着,明儿一早御膳房会做些你(爱ài)吃的点心……”鲲儿一样一样地和鸿儿说着,黛玉微笑地看着鲲儿,这几个孩子心思最像她的就属鲲儿了。

    “二弟费心了。”鸿儿揉了揉鲲儿的头发,“二弟,大哥一走三弟和小妹你多疼惜些,鹏儿你要听你二哥的话别成天想着淘气让爹爹、娘亲担心。”水鸿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鹏儿了,这小子三天两天往宫外跑,和街头的流氓乞丐打成一片,上次出宫居然过了三四天才回来,害得娘亲几天几夜不敢合眼。

    “大哥,你就放心吧。只要父皇不让我学朝政的事我管保好好保护妹妹,孝顺娘亲。”鹏儿嬉皮笑脸地冲鸿儿眨着眼睛。

    水溶和黛玉闲暇时常常讨论他们这对宝贝儿子,(性xìng)(情qíng)也太不一样了。鲲儿好像生来就是为了继承水氏江山的,对朝中大事常常能提一些独到的见解。鹏儿吗?也是一样的聪明伶俐,可一提到朝中大事就上下眼皮儿开始打架。鹏儿在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上都堪称是奇才,尤其好武才不到七岁的年纪,师傅和师叔的武功已经不够他学的了。

    偶尔一次听宝玉说起了他的师傅,这小子惦记上水溶的师叔祖了,力((逼bī)bī)着水溶派人将大和尚寻回来。韩锐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他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师叔祖,鹏儿常为无缘一见而扼腕叹息。

    黛玉和四个孩子在朝凤宫用了午饭,娘几个一下午,寸步不离地逛了西宫的园林。枫树的叶片已渐渐泛黄,园林的各色菊花开得更艳。

    凤鸣宫的旧址已被草坪覆盖,水溶将这里给天骄修成了一个小型的跑马场。天骄还养了些可(爱ài)的兔子、驯服的梅花鹿,这里成了天骄的乐园。

    “哥哥们,快来看我的兔子。”天骄惊喜地喊着,她意外的地发现母兔居然生小兔子了。她拎起兔子的长耳朵和哥哥们炫耀着,天骄一松手兔子蹦跳着往草从深处而去,天骄头贴在草地上,双手向前匍匐学兔子跳着。

    鸿儿和鲲儿极少到天骄的“乐园”来,瞧着妹妹在草地上打滚又跳又叫的兴奋样,二人也被感染着。

    鹏儿就更不用说了,早和妹妹玩在一处了。

    “妹妹小心离那儿远点。”翔鹏见妹妹往浇花水井边上去了,急忙喊着。

    鸿儿走着忽觉脚下有点空,用力踩了踩,俊眉拧在一处。蹲下(身shēn)用手试探着敲击着水井周边的草地,遨鲲奇怪地盯着哥哥也伏(身shēn)试探敲击着草地。

    “哥哥怎么了?”天骄瞪大眸子问着。

    “不人,把这里的草清除,将地面挖开。鸿儿将弟弟妹妹护在(身shēn)后。

    黛玉见 孩子们忽然研究起地面来,忙和雪雁、(春chūn)纤近前瞧看。

    --------------------------------------------------------------------------------又被拉出去吃饭了,检讨面壁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