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大观园元妃惊心

    元宵节一早,贾府主仆都换上了盛装,荣宁街已铺上了大红的地毯。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梨香院,薛家母女更是忙到十分去了。宝钗今盛装打扮,如初绽的牡丹花艳无比,楚楚动人。只要今天让娘娘青睐,说不定当场就会定下与宝玉的佳期。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宝钗如何能放过呢?

    “鸳鸯,把这衣服和首饰给玉儿送去,让紫娟和雪雁好好侍候着玉儿换了。”贾母打定主意要让黛玉在今艳冠群芳,元是自己拉帮大的,不会不给自己这个面子。

    贾母此时心心念念的就是把黛玉和宝玉的事名正言顺的定下来。今时不同往,玉儿爹娘都不在了,一定要趁着自己硬朗把两个玉儿的事做实了,死了也好向女儿、女婿交待。

    落酉时,贾母、邢夫人等按口大妆。贾府爷们们在荣宁街口跪迎,女眷们在大门口跪迎。

    娘娘归省,京城就主要路口早已戒严,警戒线外挤满了看闹的百姓,无不羡慕贾府的荣耀。不一会街口鞭炮齐鸣,礼花绽放。

    贤得妃的执事太监前面开路,元的鸾驾浩浩往荣国府而来。

    贾政等人跪地山呼千岁,众人簇拥着鸾驾进了贾府大门。元坐在车里心潮起伏,想当初入宫离家之时,祖母曾保证过他归来必定是凤还巢。这几年在宫中,元也算是经风沐雨,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荣耀。然而人的YU望是没有止境的,元此次归来,心里想得是好好与祖母商量一下,如何能攀得上中宫的后位。

    元鸾驾先到了荣禧堂接受众人礼拜。

    元眼含泪上首坐着受了国礼,赖嬷嬷亲自安排执事嬷嬷们下去休息,元才起给贾母等人行了家礼。

    元又拉起迎和探细瞧了,两个妹妹生得也水葱似的。后攀了高门,也是自己的臂膀。探看着元头上的凤钗,眼睛闪闪发亮。

    “老太太,太太怎么不见宝、林二位妹妹。”元环视一圈问道。听说宝钗生得果色天香,这倒也罢了,皇宫内院什么美女没见过。元倒是急着见见林黛玉,王夫人已多次提起,林姑妈的女儿竟生得与先逝的皇后一般无二。今儿倒要瞧瞧生得怎生的相似。

    薛姨妈和宝钗已在外面等的心急火燎的,宝钗一见元的排场和气势眼都红了。心里连连感叹生在公侯家的好处。

    里边传话出来,让薛家母女觐见。薛姨妈和宝钗忙低着头,快步进了荣禧堂。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薛家母女急忙跪倒参拜。

    元手一扬,边的宫女近前扶起她二人。

    “宝妹妹,抬起头来。”元笑着说道。

    “民女浦柳之姿恐有辱凤驾。”宝钗谦虚着缓缓抬起粉面。

    元细瞧着,果然生得不错。可惜命薄生在商贾之家,若不然进了后宫必有她一席之地。这样的美人侍候了宝玉也使得。

    “老太太,宝玉呢?”元忽而想起还没见着自己那个宝贝弟弟呢。

    “娘娘,稍侯就着人请去。”贾母早就吩咐宝玉,接了娘娘进府便去芷园侯命了。

    赖嬷嬷带着小丫头一路小跑请黛玉和宝玉去荣禧堂见贺。

    黛玉虽在孝中,今天子特殊,在贾母的授意下倒也是精心装扮。一袭桃红色宫缎长裙,趁得黛玉婀娜多姿。宝玉一正红色锦衣,头戴束发金冠。

    二人在赖嬷嬷的陪伴下,迤俪而来婉如画中的风景一般。

    元在荣禧堂翘手以待,已有几年光景没见着宝玉了,离家之时他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不知现在出息成什么样了。

    丫头掀起帘子,脚步声响。元放眼望去,门口走进一对碧人。一则离得远,二则屋里光线昏暗。元也没看清黛玉形容,一双美眸便落在了宝玉上。

    “宝玉!”元语带颤间,伸手招呼宝玉到自己边来。

    贾母忙推着宝玉送到元跟前,元细细打量眼前玉树临风的宝玉,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却嘴角含着笑意。

    “姐姐。”宝玉欣喜地扶着元坐下。

    元自进得府门,众人只记得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并无一人记得她也是渴盼着亲的贾府女儿。宝玉的一声姐姐犹如一股暖流划过元的心田。

    黛玉见他姐弟二人重逢,心里也被一种柔柔的亲牵绊着。

    探见大姐姐撇下黛玉只顾和宝玉说话,心里窃喜。偷眼瞧黛玉,黛玉却一丝尴尬没有,神坦然地等着与元行礼。

    元拉着宝玉哭一会笑一会说了半天的话。

    贾母才把黛玉推到元眼前。“玉儿,还不给娘娘请安吗?”

    元听了贾母的话忙擦了眼泪,拉着宝玉在自己边坐下。“林妹妹快快请起。”黛玉已莺声燕语叫了声娘娘便福下去。

    “谢娘娘。”黛玉起,低垂粉颈站回贾母边。

    “林妹妹,抬起头来与本宫瞧瞧。”元拿着茶杯的手顿在半空,还没见着黛玉面容便被其风流婉转惊呆了。

    贾母、王夫人各怀心思皆捏了把冷汗。

    黛玉抬起精致的小脸,清亮的眸子向上瞧去。

    “啪”元面色惨白,手中的茶杯应声而落,茶水溅湿了凤袍。双眼惊恐地看着黛玉,嘴角嚅动了半天,“鬼”字也没发出声来。

    “大姐姐,怎么了?”宝玉感觉元子似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在瑟瑟发抖。

    凤姐、宝钗、探等人面对眼前的一幕都十分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在元和黛玉上流转。

    黛玉低头在自己上打量一番,并无不妥之处。

    “娘娘,想是茶水太烫了。”贾母揽过黛玉太怀里,笑着叫人收拾了地上的残瓷碎片。

    元意识到失态,急忙收笼心神。

    “林妹妹的仙姿倒让本宫看呆了,赏!”元脸色缓和下来,边的宫女托过托盘来到黛玉面前。贾母瞧过忙命小丫头接了。

    元强打精神,眼神却总飘向贾母怀里的黛玉。原想不过长得几分相似罢了,可这张脸分明就是自己做梦都害怕梦到的脸,元原本已为淡忘的往事重新涌上心头。

    “娘娘,游园路线已察过了,请娘娘移驾园中观灯。”执事太监在外边回道。

    宝玉扶着元,众人往园子里观灯。大观园的美仑美奂的景致也提不起元游园的兴致,边游边心不在焉地给园中院子赐了名。元不记得王夫人在自己耳边絮絮地说了些什么,脑海中一直浮现着黛玉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小脸。

    园子游了不过一半,执事太监回说亥时已到起驾加宫。元木然地被宫女携上鸾驾,贾府众人披星戴月送到大门口。

    回宫的路上,元被震撼的心才渐次平静下来。她到底是谁?怎么办?元握紧的拳头轻轻地砸着车窗,她见不得那张脸,那张脸提醒着她曾经的罪恶,可要拿她怎么办才好呢?元不停地思索着应对的办法。

    元宵灯会,金吾不,街上依然是锣鼓宣天,火树银花将夜空装点得异常妖娆。

    送走元,贾府众人已是人困马乏。贾母不想去分析元对黛玉的态度,无论她长得像谁黛玉都是自己的骨。今儿贾母故意让宝玉和黛玉同进觐见元,摆明了自己对宝玉亲事的态度。贾母心里有把握,元不会公然反抗自己。

    “宝玉,送你妹妹回去歇着!”贾母也累了,不想再费神想未来的事。

    宝玉和黛玉施过礼,二人并肩回到芷园。

    芷园房顶一少年下趴在青瓦上冷眼瞧着贾府的繁荣,嘴角扬起不屑一顾的冷笑,目不转睛地盯着芷园的大门。

    忽听脚步声响,少年急忙低头将自己隐在夜色中,呼吸略微急促心狂跳不止。

    宝玉双耳微动,急忙回头把黛玉大衣上的帽子立好,小心翼翼地快扶黛玉进了内室。

    “该死。”少年因没见着黛玉容颜,心里咒骂一声。少年正在失望之际,忽见眼前白影一晃。

    “什么人?”宝玉轻飘飘落在房顶,压低声音问道。

    少年刚毅的棱角闪过一丝冷笑,转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好快的手。”宝玉心里赞叹水不已,自己是追也追不上了。只是不知此人深夜来访,会不会对林妹妹不利,宝玉回房众丫头们退下,才又换了衣服来芷园巡视了几次,直到东方泛白,才放下心来。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