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琼英玉秀初相聚

    皎洁的月光下,宝玉面色绯红额上一层细密的汗珠正调整着呼吸。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师傅,您当真不来了?”宝玉依依不舍地问。

    “徒弟,师傅有急事,师傅的本事可都教给你了,你功力尚浅火候不到,这三年你必须勤修苦练,万不可躲懒,要是那小哑巴胜过了你,我的老脸可丢到家了。”大和尚依然坦露着口,用手拍着自己的脸絮絮地说道。

    “师傅放心!”宝玉双膝跪地眼中含泪,磕头带响,几个月的相处老和尚已成为宝玉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别婆婆妈妈的了,为师去了。”大和尚瞥见房顶的影,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徒弟到现在还没发现房上那小子,看来那小哑巴的本事确实在宝玉之上。

    大和尚拍拍宝玉的肩膀,脚尖点地上了房顶跟着白衣少年走了。

    这少年到底是何人?每每不肯露面相见,宝玉心里略有遗憾。在院里呆呆站了半,感觉东方渐白,才回房合衣睡下。

    时近腊月,薛家一家三口已在梨香院住了近两个月了。薛姨妈到贾母跟前,陪坐聊天。摸骨牌时,常常故意输几吊钱与贾母。却知字不提离府之事,贾母一想府里空闲房子多的是,住着就住着吧。

    宝钗更是每到贾母面前晨昏定省,不是给贾母送些自做的针线就是端些自做的汤羹。

    贾母见宝钗安份随从,进退有度心里渐喜,后给宝玉做个二房,也不委屈了她。瞧那宝丫头宽宽的胯骨,再想想黛玉的杨柳细腰,越发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贾母心里渐渐有了主意。

    年关近,王夫人每忙着打点礼物,早出晚归往来于京城各诰命府中忙得不可开交。

    薛姨妈因YU在贾府长住,也吩咐管家人等置办年货,薛家管家一车车地将年货拉进贾府。如此一来倒省了王夫人好些银两,薛家的富贵贾府众人皆看在眼里。

    凤姐量尚轻,也忙打点着迎姐妹过年时的衣裳及钗环。王夫人有命,让凤姐一并把宝钗的一应之物也准备了。

    黛玉初次离家过年,贾府的闹喧嚣更激起了黛玉的思家之。年底林如海派人送来书信,也送了几车的吃喝玩意给黛玉,看着家乡土仪等物让黛玉的思家之更堪。好在宝玉每好言相劝,又着贾母接来湘云陪在黛玉边,黛玉的新年过得倒也还算舒心。

    正月初八,贾政接到圣旨,因柳太师的举荐,贾政从五品官升至四品,并放福建外任。京中像贾政这等官员多如牛毛,大多都是靠着祖宗的功勋挂个虚名,并无实权在手。如今外了放任,三年后回来自然是加官进爵。这对贾政来说自是平步青云的台阶,因此上贺喜官员接连几络绎不绝。

    贾母喜得开了仓库精挑些精巧玩意,命王夫人去柳府致谢。

    赵姨娘、周姨娘急忙打点着贾政外任所需之物。贾政亲回了贾母带着赵姨娘和贾环到任上去,一应饮食起居也好有人照应。贾母应,王夫人憋了一肚子的气,原本她是打算让周姨娘跟着贾政,趁贾政这三年不在府中,找机会把赵姨娘打发了,没想到让赵姨娘先占了下风。

    贾政择带着赵姨娘和贾环出京,合府男丁送到城外,贾政嘱咐宝玉好生念书,光耀祖宗等语。

    贾政走后不几,王夫人娘家哥哥王子腾升迁外调。凤姐有喜不便出门应酬,王夫人便带着宝钗回娘家贺喜,在王府王夫人带着宝钗穿梭在各府诰命之间,各府太太小姐的尊贵,都让宝钗望尘莫及,原来世上除了富还有贵这么一说。

    王夫人真真是顺心如意,自宝钗来了贾府喜事连连,王夫人看着宝钗圆润的子心里常常感叹,宝钗是个福星,想当初林丫头入府那会,府里每每出事,心里更打定主意要娶宝钗当儿媳妇了。自己老爷升了官,娘家哥哥也是大权在握,元若争气再封了妃。老太太也奈何不得,王夫人暗暗打着算盘。

    忙到近腊月二十,贾府才算平静下来。贾母想着贾政升迁之时,京中各府皆有贺礼,不如趁着年节没过治办酒席,邀请京中有头有脸的太太小姐来来贾府玩乐一天。当便遣赖嬷嬷亲去下了贴子,腊月二十一贾母设宴。

    第二,贾府门庭若市,齐聚七香宝车。

    柳夫人携其女柳谨、镇国公牛夫人带其小女牛莹、镇远公冯夫人带其小女冯润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贾府赴宴。

    不承想这却是宝钗生辰,宝钗一早穿戴整齐略施粉黛给贾母磕了头。

    “你姨娘也是,如何你的好子不提前说一声。也罢,有福之人不用忙,刚好今府内请客,也顺带给你过个生吧。”贾母自打算纳玉钗与宝玉为妾后,对薛家母女更是客气起来。

    各府夫人聚到贾母屋里,分宾主落座后客一番,各府琼闺玉秀自是各有千秋,美得不可方物。柳谨一红装眼稍微微上行,颧骨稍高,美则美矣却目无下尘,其自是飞扬跋扈的很。

    落座后贾母命人请出迎、探、黛玉和宝玉、湘云和宝钗。

    昨晚贾母已嘱咐黛玉今天好生打扮着,皇后的事已过去近两年时光。黛玉做为贾府后的当家人,也是到了让其接触上流社会的时候。

    黛玉今天一白色长裙,裙摆,袖口绣着几朵淡粉的梅花,腰佩美玉,而不艳趁得其更加脱俗。

    众位夫人见贾府女儿环肥燕瘦各各精艳,见了黛玉已是不能用惊艳二字形容,众位夫人自是在黛玉上看到了皇后的影子,可时过境迁大家也没做多想。

    又见宝钗如初绽牡丹雍容大度,着一正红色衣裙,项间金锁夺人二目。论理客居于此不该抢了贾府女儿风头才是,王夫人忙介绍说今实乃其生辰,大家忙着送了贺礼。

    宝玉也是一白色华服,头戴紫金束发金冠,前美玉色彩斑斓。材颀长玉树临风站在黛玉边,好似金童玉女下了凡尘。

    柳瑾见了宝玉眼前一亮,怦然心动。

    “咱们看戏去,让他们小姊妹自去玩耍吧!”用过茶,贾母命宝玉和黛玉领着各位小姐自去玩乐,自己则带着各府夫人前厅看戏。

    “宝哥哥,你们贾府有什么好玩的,带我去瞧瞧吧!”柳谨笑靥如花奔过来就拉住宝玉的袖子。

    “这个疯丫头。”柳夫人宠溺地笑骂了一句,柳夫人三十几岁上才得此女,未免惯些。

    “小孩子家就应有此真才好,别拘紧了他们吧。”贾母乐呵呵地看着眼前的小儿女们。

    宝玉面色微红轻轻甩了甩胳膊,又偷眼瞧了瞧正和湘云低语的黛玉,尴尬地被柳谨拉着朝后院芷园去了。

    芷园又摆下几桌子茶果,黛玉和湘云里里外外忙着招呼着客人。紫娟、雪雁等也将和府小姐的丫头安排妥当。

    柳瑾依然拉着宝玉的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芷园的摆设。

    “宝哥哥,这是谁的屋子?”屋子如此精致,就凭贾府小姐哪个配住?柳瑾乜斜着眼看着芷园全的花梨木家具。案上那把琴居然是传说中的焦尾,柳瑾不知和父亲要了多少次了。柳太师命人搜寻几年不得,居然在贾府看到了此琴。当即,柳瑾甩了宝玉胳膊朝焦尾琴奔去。

    “柳姑娘切慢,此乃舍下表妹心之物。”宝玉急忙近前几步挡在柳瑾面前。

    黛玉闻声抬头看向柳瑾,心里不悦。这琴可是凌叔叔送给自己的礼物,黛玉抚琴前必定净手焚香后方碰此琴,这柳家姑娘怎生如此不通事理。

    “宝玉,柳姑娘喜欢看看何妨?林妹妹又不是那么小家子的人。”宝钗忙笑着过来打圆场。

    “宝二哥,你也太小心了。”探了说道,柳姑娘是谁呀?他们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何能得罪这个主,二哥哥也太没算计了。

    宝玉面色一冷,扫了一眼宝钗和探,即而抱拳道:“柳姑娘,舍表妹素喜洁,不喜闲杂人等碰她的东西,还请柳姑娘见谅。”

    柳瑾听罢,似笑非笑地看看面无表的黛玉,又忿忿瞪了一眼宝玉。柳瑾早就发现宝玉行事全看着黛玉的眼色,方才还几次YU甩掉自己的胳膊,林家小姐长得是不错,可我柳瑾也不是地上的泥巴。我看上你的琴,那可是给你脸了,居然当着这些人给我没脸,今把琴给我便罢,若不然有你好看。柳瑾这里等着黛玉亲将此琴奉上。其他各府千金都没有声息看着。

    探一瞧眼前的形式,心道林姐姐也太不知好歹了,就把这琴给了柳小姐如何?

    “柳姑娘,你等着。侍书,将琴取下来与柳姑娘赏玩。”探自作主张地说。

    侍书应了声“是”便YU取琴。

    “大胆奴才,这是我林家的东西岂容你亵渎,碰了我的琴小心你的手才是。”黛玉拦下YU上前的雪雁,沉下脸下喝道。其声威严无比,竟让在场的人都愣在那里。

    侍书的手悬在半空,探的脸红一块青一块,火辣辣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了进去。

    “柳姑娘,此琴乃是亲人所赠,不便请姑娘赏玩,还请姑娘见谅。”黛玉礼数有佳不软不硬地说道。

    “罢了,本姑娘不过看看而矣。”柳瑾虽跋扈可看着各府小姐都盯着自己,也忙给自己找台阶。双手又攀上宝玉的胳膊,挑衅似地盯着黛玉。

    宝钗也面色无波地等着看黛玉如何行事。

    ------------------------------------------------------------------------------

    亲们:记得投票收藏哦!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