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无须敲门心自惊

    王夫人卸了钗环,换了月白色里衣,正坐在灯下生着闷气,老爷已有半年没进自己屋子了,天天被赵姨娘那狐狸精缠着。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赵姨娘是老太太赏给老爷的,是老太太安插在自己院子里的耳目。赵姨娘长得美则美矣,可心无城府,这几年自己精心打压,老太太也渐渐不喜。可老爷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宠着,王夫人心里这根刺每到夜晚便疼得紧。周姨娘也是个没用的,年轻轻的却拴不住老爷的心。

    小丫头金钏和玉钏都是新近选上来贴侍候的二太太的。二人年纪尚小还摸不准太太的心思,虽然二人早困得大脑不会思考了,可太太不发话也不敢下去,只得站在边乱晃着。

    “下去吧!”王夫人唉声叹气了好一会,才打发小丫头们下去歇着。

    “娘,宸妃娘娘安排女儿侍寝几次了,圣上待女儿极是亲。”王夫人迷迷糊糊的见元一脸羞色地和自己说着悄悄话。

    “元儿,后有了喜,封妃就不远了。”王夫人听后心花怒放,女儿果然给自己争气,便伸手去握元的手,忽然元就在自己面前消失。

    “元儿。”王夫人晃忽处迷雾般的树林中,脚下磕磕绊绊急忙转着圈地找着。

    “啊!”王夫人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影子,一白衣披头散发脸上流着血,凄楚地盯着王夫人。

    “你,你是谁?”王夫人紧紧靠着背后的大树,颤着音问道,眼前人忽而是已死去的皇后娘娘,忽而又变成了小黛玉的面容。

    “还我命来,是你害我。” 白衣人伸出惨白的双手就朝王夫人的脖子掐去。

    “救命,救命!”王夫人被嘞得喘不过气来。

    “太太醒醒。”金钏披着外衣,手里拿着蜡烛立在王夫人前。

    “鬼啊!”王夫人一见头披着白衣散着头发的金钏脸被烛火晃得惨白,失声叫了出来。

    “啊!”金钏不到十岁年纪,见王夫人双手抱头,惊恐的大呼有鬼,更吓得是魂不附体,跌坐在王夫人头。

    外间上夜的婆子听到屋里有动静,赶忙掌上灯进来了。

    屋子里灯光一亮,王夫人缓过神来,冷汗已湿透了衣衫,心仍剧烈是狂跳着。看着前错愕的众人才知自己不过做了一场梦罢了。王夫人喝了茶,振作精神只说自己做了恶梦,打发众人下去。大户人家最忌说鬼,传出这样的风言风语那还了得。

    折腾了半天,王夫人换了睡衣才重新躺下,想起方才的梦仍心有余悸,久久不敢入睡。

    “求求你们……。”元满面通红,媚眼如丝,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洁白的子很快不着寸缕,蛇一样扭动着。

    “这就是贵妃娘娘吗?果然漂亮啊,当真赏了咱们吗?”

    “这话还有假,圣上发话,要不咱们谁进得了宫啊!我先来。”一个呲着黄板,牙满泥垢的汉子搓着上的泥珠道。

    “我先。”

    “我先。”

    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争先恐后甩掉衣服,YIN笑着向元上扑去。

    “大胆,胆敢欺辱娘娘。”王夫人声嘶力竭地大声喊着,可那些人却没见自己的话一般,早就饿狼扑食般把元压在了下,王夫人眼瞧着元被人糟蹋了。

    王夫人探舞着拳头向元奔过去,脚下什么东西一绊跌倒在地,这一跌眼前的景象全无,细一瞧自己脚带镣铐,正坐在一堆干草上,老鼠蟑螂爬得到处都是。这是什么地方?王夫人抬头一看此处森的紧,啊?这不是牢房吗?

    “放我出去,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王夫人心里糊涂,自己何时到了牢里。

    “谋害皇后娘娘,等死吧你!”牢头甩着鞭子打在王夫人把着牢门的手上。

    皇后娘娘?难道事发了吗?

    “皇后娘娘驾到!”王夫人急忙巡声看去,众人簇拥着一位明黄宫装的美人走了进来,乍一看是已死了的皇后娘娘,可细一瞧却是黛玉怒气冲冲地瞅着自己。“来人,把她也给本宫拖出去,让她也尝尝当皇后娘娘受的苦。”

    “林丫头,你,你,我,我是你舅妈。”王夫人想不明白怎么黛玉又成了皇后娘娘了,她不是定给宝玉了吗?王夫人抬头一眼瞥见黛玉后的一光头男子,那男子着灰布僧衣,拔面颊削瘦棱角分明,看着好像宝玉,可宝玉什么时候出了家呢?王夫人揉了揉眼睛,不是宝 玉却是哪个?

    “宝玉,你可是宝玉吗?快去救你大姐姐吧。”王夫人忽而想起受苦的元,元定是被人陷害。

    “阿弥陀佛,贫僧乃悲贵也,并非宝玉。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呀!”那和尚双手合十面无表地说完,在黛玉后恭敬地站着。

    “你,你明明就是我儿宝玉呀!”王夫人心里更加糊涂了。

    “新仇旧恨一朝清算,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黛玉头上的凤冠闪着寒光,咬着银牙冷笑道,金甲武士蜂拥而上。

    “啊!宝玉救我!”

    王夫人额上一层细密的汗珠,已浸湿了枕畔。双眉紧皱手伸在半空乱抓着,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金钏和玉钏在门口等候多时,也没听王夫人叫姐俩进去侍候。二人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王夫人呓语般的呼救声,忙推门而入。

    “太太,醒醒。”金钏和玉钏站在王夫人前,轻声唤着。

    二太太怎么了?不会是又做了什么恶梦吧。金钏早起已把二太太昨夜梦鬼之事告诉了妹妹,姐妹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听到婢女的呼唤,王夫人“腾”地一下坐起来,看了看金钏姐妹二人,往窗外看去几缕金线刺得自己睁不开眼睛,方知又做了一场恶梦。

    “宝玉,快把宝玉给我叫来。”王夫人用袖口擦着额上的汗,回想着梦中景,这梦也过太真实了。

    “是!”玉钏忙答应着去了。

    “金钏,传周瑞家的来见我。”王夫人因昨夜的两个恶梦,此时更是头疼的双目直往外鼓,可现在哪里顾得上自的病啊!王夫人使劲地用手揉着太阳

    周瑞家的刚刚起,听说王夫人传,忙一路小跑来见王夫人。

    王夫人面色苍白,眼睑浮肿双眼无神地在炕上靠着个半新的大红靠垫。

    “太太,莫不是病了?要传太医吗?”周瑞家的一见王夫人形容着实吓了一跳。

    “罢了,昨夜失寐,没什么大事。回去告诉你男人,无论使多少银子打听一下宫里元的消息。”元品阶尚低不得随意与家人通信,因昨夜的一梦王夫人眼皮到现在还跳个不停。

    “是。”周瑞家的答应着急忙去了。

    王夫人早饭也没吃,只坐在炕上闭目养神。辰时已过也没见宝玉来请安,王夫人不由得眉头紧皱。宝玉虽然是贾母百般溺,可从来没在礼节上疏忽过。

    “太太,宝二爷在芷园陪着林姑娘吃早饭呢,说今天不来给太太请安了。”玉钏到了贾母房里方知宝玉早就起,到后院芷园去了。玉钏忙又到芷园请宝玉,宝玉正陪着黛玉吃早饭。正说着等早饭后亲领着黛玉在贾府各处逛逛呢。

    “金钏陪你妹子一起去,和老太太说我病了,今天就不过去侍候了。”王夫人一听宝贝儿子在黛玉院子里,又想起梦中出了家的宝玉对黛玉恭敬的样子,梦也就不去计较了,林丫头才来了一天宝玉就荒了规矩,不给自己这个当娘的请安了。王夫人自是把帐记在了黛玉上,小小年纪就会勾引爷们,长大了那还了得。

    “太太,略躺会子吧!”周瑞家的交待完他男人,忙又回来侍候王夫人。

    王夫人见周瑞家的在边上守着,便又迷糊着睡去。

    梦里还是元受辱,宝玉出家,自己被黛玉处罚之事。再次醒来,王夫人再也不敢合眼,勉强撑着坐起来,只感觉鼻息粗重呼吸不畅。周瑞家的见王夫人面色潮红,伸手一摸额头滚烫,才慌了神赶忙打发人请太医来诊脉。

    太医请了脉,只说是偶感风寒用几幅药也就好了,探一听说王夫人病了,就立刻过来端汤喂药地侍候着。王夫人用过药,周瑞家的把被掖严实了,又另盖了厚被与王夫人发汗。

    贾母听说王夫人病了,吃过午饭,赶紧打发人请来宝玉和黛玉。

    黛玉仍是一白色的衣裙,头上装饰也极为素雅。贾母摇头,虽说玉儿是重孝期,可女孩子家太素净了不也好,命人给黛玉换了浅黄色的衣裙。黛玉一想原是去探病,穿得太素也让人忌讳,便依着贾母的意思了。

    “玉儿,你二舅母这些子为了迎接你,着实累着了,你去好好陪着说会话。”王夫人后是玉儿的婆婆,玉儿可不能简慢了她,命人给黛玉备了上好的人参给王夫人捎去。

    “林妹妹,外面风大得紧。”宝玉亲自给黛玉的披风系好了拉带,二人才带着丫头往荣禧堂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