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紧锣密鼓殷殷盼

    王夫人、邢夫人、凤姐、李纨离了贾母的院子都齐聚到了荣禧堂,王夫人 正首坐了,邢夫人下首陪着。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凤姐、李纨两妯娌见 见们太太面沉似水,都敛声屏气地小心地侍候着。

    王夫人默默地喝了会茶,把屋里侍候的丫头婆子们都打发了出去。才开口说道:“老太太也是太宠那丫头了,如此兴师动众的。我和大太太岁数大了精神不济也就罢了,怎么你们小妯娌也不得老太太的意呢?凤丫头你过门也有小一年了,在老太太边插科打诨地逗着她开心,怎么有了事还是让东府的去办。后留着些小心吧!你们俩这几精神着些,带着人把府里上上下下好好收拾齐整了,别惹老太太不高兴才是。”

    凤姐听了王夫人的话连连点头,看来贾母那边的工夫还是得下得,自己这一小年可是使了浑的解数讨好着老太太,面上老太太倒是把家交给自己了,可自己也就是个跑腿的,小事也罢了,凡动银钱的大事贾母还是依仗着东府,必竟人家是有血亲,不像荣国府大房、二房不过是过继来的,老太太如此期盼着姑太太的女儿,无非是想亲手培养个贾家的继承人,这点凤姐心里清幽的很。

    黛玉的到来,王夫人还可以坦然受之,黛玉必竟后是自己的儿媳妇,得便宜的是宝玉,林姑爷又是圣上新宠,黛玉能嫁给宝玉怎么算自己也不吃亏,王夫人此时到是一心一意地期盼着黛玉的到来。

    邢夫人过门多年未育,好在自己名下还有贾琏和迎一儿一女,后在贾府算是有了依靠。按正理儿荣国公的爵位后是贾琏袭了的,可看老太太的意思倒是极宠着二房的宝玉,若宝玉再娶了姑太太的女儿,那二房可就得了尚方宝剑了,自己还年轻子长着呢,此事得好好合计合计。邢夫人心里盘算着,可面上依然是低眉顺眼的一幅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邢夫人虽出低些,可因家母早逝,未过门时也管着一家子的人,心里并不是没有算计的。可自打自己过门,贾母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过。那东府的尤氏也是继弦,娘家背景倒还不如自己,贾母倒是百般信任。

    这几人当中心里最不自在的要数李纨了,贾兰可是荣国府第四代的长孙,荣国府的家业和爵位后可都是兰儿的,老太太本就宠着宝玉,如今又急三火四地把她外孙女接来,其用意不言而喻了。自己年纪轻轻就守了寡,若兰儿没了指望那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李纨心里也不停地筹划着。

    贾珍奉命去了江枫木器行,拍下两万两银票到底把那张黄梨木的定了来了,又听闻林表妹是个女秀才极喜读书,便又自掏银子选了黄梨木的书架和古董架。又到古董行转了一小天给黛玉淘些雅致的古董,跑了一天回到宁国府腿肚子都僵了。

    尤氏还着秦氏又是做衣裳又是打首饰也忙了一天,直到掌了灯,贾珍夫妻二人才消停下来。

    “林妹妹的事还请多费心吧,林妹妹和咱们可是骨至亲。”贾珍烫了脚,换了月白色的丝制里衣和尤氏坐在炕桌前说着话。

    “这还用你巴巴的嘱咐吗?妾早看出来那林妹妹是老太太的命根子了。”尤氏笑着道。

    贾珍也笑着点了点头。

    “大爷,老太太让打听着给林妹妹再买几个丫头使唤,您看三姐可配给妹妹使唤吗?”尤氏两眼发亮地瞧着贾珍。

    尤氏继母嫁给尤老爹时带来的两个女儿,一个名唤二姐,十二岁。一个名唤三姐,也十岁了。这两个妹妹可是生得花朵似的。尤氏进了贾府总感觉自己少了臂膀,一直想着要把二姐给贾琏做了妾室,怎奈那新娶的凤丫头是个厉害的主,尤氏几次想张嘴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这才又起了心思要把三姐配给宝玉,可三姐的份最多当个妾室就不错了,这些子正计较着和贾母透话呢。今天贾母一说要买人侍候林姑娘,尤氏一下子就想到了三姐,当了林姑娘的贴丫头那后给宝玉做妾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事呀!

    贾珍虽年轻可却兼着贾家的大族长,一听就知道尤氏用意。老太太倚重着自己,不过是对西府过继的两位叔叔不放心之意,三姐也算是自己人,让她侍候林姑娘也好给老太太在西府里掌掌眼。

    “倒是想得周全,抽空你家去问问岳母的意思吧。”贾珍便也同意了。

    “好,明儿妾就把三姐领来给老太太过过目。”尤氏见贾珍应了,心下喜欢。进贾府侍候未来西府的当家,这等求之不得的好事继母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他们娘三个若不是被爹爹救回来,早就冻死饿死街头了,三妹妹后若能嫁了宝玉,他们娘三必是对自己感恩戴德的。尤氏洋洋处得,自以为此事十拿九稳。

    第二一早便了车,兴冲冲回家去接三姐。尤老爹去世以后,尤氏感念继母王氏对自己不薄,便求贾珍帮趁着把尤家老宅卖了,在贾府后院的那条街上给继母和妹妹买了一所小院子,不时也送些银米回去供养着他们娘三个。

    尤氏回家高高兴兴地事说了,结果尤老娘铁青着脸头摇得跟拔了鼓似的,说死不同意自己女儿进贾府。尤三姐更是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抢白了尤氏一顿。

    “姐姐,我们姐妹也是金玉一样的人,在你心里妹妹就陪给人当小侍候人吗?莫不是嫌我们娘三个白吃着你的了?你只放心吃了你的用了你的后自有还你的时候。”三姐牙尖嘴利,怒斥着尤氏。

    “三妹妹,何必生气呢,想来姐姐也没有恶意,咱们娘三个还是多蒙着姐姐和姐夫庇护呢。”二姐倒是难得的好,忙劝着妹妹。

    尤氏被三姐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心里暗骂三姐不知好歹。可又不愿意放弃这么个巧宗,便掰着指头与继母说三姐进贾府的好处,口干舌燥劝了一上午,继母也没吐口。

    尤老娘和尤二姐送走尤氏后,娘两个又忙着劝还在生闷气的三姐。

    “三丫头,怎么气那么大。你大姐姐也是一番好意,在她眼里贾府是个难得的去处,她想着你,也是姐妹份所致。”二姐扶着尤老娘坐在尤三姐对面。

    “娘,女儿也不是生她的气,只是这一向心里急得很,你的病一天重似一天的,可咱们还没找到姨娘,女儿的功夫练得差不多了,明儿想出京城到南边找找。”尤三姐眼里蓄泪嘟着嘴道。

    二姐看着尤老娘也不住地唉声叹气。“娘,妹妹所言有理,咱们来京城也近六年光景了,说不定姨娘真没在京城呢!您不是说当年的消息也不准吗?”

    “娘和你姨娘是一母双生,娘总觉着你姨娘离咱们不远了。你们二人好好练功才是,找到了你姨娘咱们还有大事要办呢。”尤老娘说完剧烈是咳嗽起来,涨的脸通红。

    二姐急忙倒了杯茶,亲自送到尤老娘嘴边,三边也焦急地拍着娘亲的后背。

    尤老娘喝了水把咳嗽压了下去,摆着手道:“不妨事,不妨事。娘只担心你们的功夫不到火侯,到时候帮不上什么忙。”

    “娘,你放心我和二姐每晚都趁着天黑苦练呢!”

    二姐一边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为娘,就放心了。”尤老娘咳得满眼是泪,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尤氏坐着马车窝了一肚子气回了宁国府,心里暗暗发誓再不管二妹和三妹的破事了。

    晚间便和贾珍说,继母担心三妹妹子火暴侍候不好林妹妹,请大爷传了人伢子再买吧,一晚上直叹自己妹妹没那福气。

    贾珍这几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听罢也不以为意,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荣国府这几也是忙得人仰马翻。

    贾琏奉贾母命带着小厮们自贾府大门前把黄沙一直铺到荣宁街街口,又请了彩绘工匠把芷园重新漆了一遍。

    凤姐带着丫头婆子把芷园的窗纱、幔帐均换了新的,因贾母不时亲自过来查看,凤姐丝毫不敢怠慢亲自盯着。

    八岁的宝玉听说苏州的林表妹要来,早喜得一蹦三个高手舞足蹈的,宝玉自记事起便常听贾母念叨这个苏州表妹,上次贾琏一走宝玉心里就盼着琏二哥能把林家表妹接了来,没想到空欢喜了一场。这回听说林家表妹已上了船,喜得这几书也不念了,每只在贾母的库房里挑选着给黛玉使用的东西。还不时提醒着贾母缺这个少哪个的。

    贾母见宝玉对黛玉的事如此上心,心里更喜,便依着宝玉的子装饰着芷园。没想到宝玉小小年纪,收拾的屋子倒是清新雅致的紧。

    贾珍已把黄梨木的家具也运到了芷园,安放后请贾母亲自过了目,赖嬷嬷陪着贾母和宝玉在芷园坐了一个下午,凤姐李纨等都在芷园待命,贾母和宝玉想起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凤姐便带着人马上命人改了。

    迎、探、惜这几因贾母有事,便都由自己的教养嬷嬷和娘带着,已多没到贾母眼前。惜年纪尚幼并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迎平和,听说苏州林妹妹要来,心里也着实盼着。只探看着贾府为着黛玉忙得翻了天似的,心里不舒服起来。不过是个外来的表小姐,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吗?她还没等来,便夺了老太太的宠了,我倒要看看她到底生得怎样的三头六臂。

    小黛玉半岁的探心里不愤起来。

    ----------------------------------------------------------------------------------------------------

    谢谢dwhwd930的鲜花。没想到还没申请呢,本文就推了,原想写到四万的时候再申请的,前文需要铺垫的比较多,亲们要耐心哦。

    亲们强推了多送点票子吧!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