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霜染枫红祈福去

    送走了贾琏,黛玉的心才安稳下来。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暂时是不会去贾府了,虽然有点对不起殷殷期盼的外祖母,可能留在爹爹边,黛玉也顾不了许多了。

    红烛摇曳。

    黛玉握着爹爹的手睡得极其安稳,林如海看着黛玉唇边绽开笑颜心被轻轻地牵动着。

    第二是深秋里难得的太阳天,天空明朗碧蓝得犹如一块透明的美玉,风中带着些成熟谷物特有的馨香。

    黛玉一素色衣裙,头发随意地用白绫子绑了。王嬷嬷又拿了件白色的锦衣给黛玉罩在上。

    林如海和凌霄前头骑马带路,王嬷嬷、雪雁、纤陪着黛玉坐着马车,几人轻装简行出了苏州城赶往寒山寺。

    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雕得极慢,地上的小草虽然贴着地面的叶脉已是枯黄,可叶心的几片却依旧抽出可人的嫩绿来。空气一如往那般润泽,吹在脸上轻轻的柔柔的。黛玉透过窗子瞅着满眼金黄的秋色,心豁然开朗。

    出城不远,寒山寺圆润洪亮,深沉清远的钟声便隐隐传来。“惊醒世间名利客,唤回苦海梦迷人”黛玉听着钟声,忽然记起了娘亲曾经教给自己的佛教钟声含义,这钟声让黛玉的心更沉稳起来。

    到了山脚下林如海师兄弟下马,黛玉等人下车。山脚下有一条由苏州百姓自发修建的上山的石阶,虽然时候还早,可已有香客在登山了,个别虔诚的香客更是三步一叩首,跪着往山上拜去。寒山寺的香火鼎盛可见一斑。石阶两侧的枫叶已似燃烧的火焰,满怀豪地渲染着生命的绚丽画卷。

    林如海牵着黛玉的小手一步一步地往山顶攀去,并不时指点着沿途红枫让黛玉瞧。

    “玉儿,爹爹背你。”走了不过几十个台阶,黛玉已是喘虚虚香汗淋漓。

    林如海心疼儿女,忙蹲在黛玉面前。

    “爹爹,玉儿可以自己走。”黛玉停下直腰深呼吸一下,倔强是向上爬去。

    “玉儿慢点,别摔了才是。”林如海忙笑着向前追赶黛玉去了。

    林如海等人到了寺门口,方丈忘凡早已带着徒弟们接了出来。林夫人活着的时候可是没少给香火银子,今得知林如海父女到寺院祈福,早已收拾好的禅院。

    “林施主,老纳有礼。”忘凡虽已年过花甲,可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声音洪亮。

    “大师,林如海有礼了。”林如海忙双手合十与忘凡回了礼。“玉儿,这位大师你是见过的,快来行礼。”

    黛玉见是与娘亲诵经的老和尚,忙近前道了个万福。

    “女公子请起。”忘凡用手虚扶。

    忘凡带路将黛玉父女一行人带到正进香。林如海、黛玉进过香,又跪听忘凡念了一回《地藏经》超度贾敏亡灵。

    法事毕忘凡才将林如海父女让到打扫好的禅院,请黛玉更衣休息。

    按排好了黛玉,林如海才与忘凡别室叙话。

    “林施主,今天来得巧了,老纳师叔外出云游六年,已与昨夜回到寺上。”忘凡喝着茶,说到师叔也是一脸的兴奋。

    “哦。了缘大师果然回来了吗?”林如海一听忙将手里茶杯放下,双眼也兴奋闪着光彩。

    忘凡手捋须髯笑望着林如海点了点头。

    林如海曾和了缘大师有过一面之缘,那可是位方外高人。当林如海曾拿了黛玉的八字,找到寒山寺,可了缘大师恰巧于前一下山云游去了。当初忘凡看了黛玉八字,只说了句不敢妄议。

    “大师能否引荐林如海见了缘大师一面吗?”说不定这位世外高人能解玉儿未来所受的苦楚呢!

    “林施主,师叔今晨已吩咐老纳请贵客内相见了。”忘凡打着揖手笑着说道。

    林如海听罢欣喜若狂,忙去接黛玉同往。

    “王嬷嬷你们在此等候。”林如海抱了黛玉就随忘凡往内去了。

    “爹爹,您带玉儿去哪儿啊?”黛玉见爹爹哪样兴奋,有点摸不着头脑。

    林如海笑笑只让黛玉安心。

    忘凡带着他父女穿过幽深古径,眼前才呈现出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披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林如海没想到寒山寺还有这样一个所在。

    忘凡正要近前敲门,“吱钮”一声门自开了。

    大里是形态各异的佛像。佛像大小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神动作千姿百态。有的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有的朱唇微启,面带微笑;有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有的金鸡独立,手舞钢鞭;有的眼睛半闭,手持经卷。

    大正中的蒲团上坐着位鹤发童颜的大和尚,微闭双目手捻念珠,口中念念有词。林如海一见此人正是了缘大师。

    “师叔。”忘凡恭敬地低首行礼。

    林如海也忙将黛玉放在地上,双手合十问讯。

    黛玉看着老和尚顿感亲近,也忙学着父亲的样子行了礼。放眼望去老和尚。

    “阿弥陀佛。”了缘口送佛号,声如洪钟在几人的耳畔回旋。了缘长长的白眉几YU遮住了二目,了缘看向黛玉的目光犹如一道的煦阳照进黛玉的心田。让黛玉四肢百骸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通畅之感。

    “林施主,咱们又见了。”了缘打量了一会黛玉才对林如海说道。

    “难得大师还记得在下。林某唐突肯请大师……”林如海说着也看向黛玉。

    黛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了缘看呢,丝毫没有听到爹爹和大师的对话。

    “林施主不必多言,老纳已知施主来意。忘凡你带着这位女施主外间等候,老纳与林施主交待几句。”了缘大师微睁双眼,却始终没从蒲团上站起来。

    “女施主,请。”忘凡忙引着黛玉到外间用些素茶果。

    “林施主,女公子胎生七个月早产于花朝期,凤眼,龙颈他必主天下,只是这条路荆棘丛生,将来腥风血雨,怕不是施主能替代得了的。女公子在娘胎里受了些委屈,心内郁结一段愁肠。她本应流落民间尝尽人间冷暖,方能磨其韧。林施主夫妇百般惜,倒让其错失上天磨其心智的大好时机,若林施主一味舍不得她,只怕后所受霜刀风剑更胜于今。”了缘见黛玉出了禅房,神严肃地对林如海说了这番话。

    林如海听罢,只觉后背冰凉一片被冷汗浸湿了。

    “大师,玉儿所受的……”

    “林施主,女公子若能在一十六岁完成天命,她所受的血咒自然解除,如若不然,她仍逃不脱红颜早衰的恶运。”了缘已知林如海所问为何。

    “肯请大师指点迷津。”林如海如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般。

    “林施主,女公子命数生来失怙,林施主还是不要援手的好,这天意不可违!眼前正有个大好时机,去了那里不但合了自幼失怙之意,还能遇到助她一臂之力的贵人。若施主依老纳之言,八年后女公子便可成为浴凤凤凰,那才是她人生的真正开始。”了缘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别有深意地看了林如海一眼,然后慢慢闭了双目。

    “大师,那贵人是?”林如海还想问个究竟,却见血色渐渐从了缘大师的脸上消失了。林如海一惊近前一探鼻息全无,了缘大师面容安祥地圆寂了。

    林如海急忙去寻忘凡大师,在其耳边低语几句。忘凡大师初闻面色一沉,随即双手合十口诵佛号。

    忘凡大师将黛玉交给林如海忙转去了。

    “爹爹,发生什么事了?”黛玉见爹爹面色不似往常,又见忘凡大和尚匆匆而去,急忙问林如海。

    “玉儿,了缘大师圆寂了。”一会丧钟响起,全寺的人就都知道了,林如海知无法隐瞒便对黛玉说了实

    “啊?”黛玉手里的茶碗“啪”地一声落在地上,碎片在地上四散开来。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大和尚怎么转眼间就圆寂了。

    “玉儿,莫怕。”林如海忙近前把黛玉抱在怀里。

    远远传来丧钟的响声,一时寺内众僧跪在原地口诵佛号。

    “爹爹。”黛玉忽然觉得自己是不祥之人,若不然怎么那个神仙似的大和尚见了自己一面就圆寂了呢。黛玉的心自贾敏离世就变得脆弱敏感起来。

    “玉儿莫想多了,寺中有事为父带你下山。”林如海抱起黛玉仿佛手里托着万里河山般沉重,回想着了缘大师的话懊悔不已,是自己一片痴心妄图替玉儿安排她的人生,竟忘了天意难违的古训。

    林如海和凌霄辞别众僧下了山,黛玉坐在车里没精打采的,林如海也闷不作声地回想着了缘大师的话,贾府宝玉生带异像,他会是玉儿的贵人?

    一行人一路闷闷地在天黑之前回了林府。王嬷嬷侍候着黛玉回内宅去了。林如海和凌霄进了书房。

    “师弟,玉儿必须得去贾府。”林如海下定决心对凌霄说道。

    “师兄……”凌霄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如海。

    林如海铁青着脸把了缘的话和凌说了。

    “那,那咱们只能 干看着?”凌霄听后急头白脸地问道。

    “你忘了当年族里长老的预言了吗?说不定就在玉儿上验证呢。咱们着手筹备八年后的事吧。”既然玉儿冲破层层险阻来到人世间,老天必是会垂怜与她。但愿八年后的玉儿能脱胎换骨,贾府必竟还有老太太能护其周全,至于别的只能看玉儿的造化了。

    凌霄唉声叹气可无可奈何地直摇头。

    ----------------------------------------------------------------------------------------------------------------

    谢谢亲们的收藏哦!再送点票票呗,给各位鞠躬啦!大家慢看,码字去也。

    ----------------------------------------------------------------------------------------------------------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