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痛断肠贾敏辞世

    贾琏见到贾敏已是三天以后的事了,贾琏才刚刚娶了贾府二太太的内侄女名唤王熙凤,虽说是个难得的美人可成亲半年不到,贾琏就有眼馋心痒起来,这次到了苏州怎么放过苏州如烟如梦的女子。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因此这几倒是处处寻花问柳。

    今儿一早正想出去逛花街去,被贾敏派人请到内宅,贾琏才想起来还没见着自己姑母呢。忙收拾齐整到内宅去与贾敏请安。

    “琏儿给姑姑请安。”贾琏忙跪在贾敏前。

    “琏儿快起来吧!”贾敏未嫁时与贾琏之母姑嫂关系倒是十分亲密。

    “姑姑怎么就病成这般模样了?”贾琏原想着姑母不过是子弱些,可今天一见贾敏已大有离世的光景了,不觉也心酸起来。

    “琏儿,人食五谷怎能不生病呢。香寒,快给琏二爷搬个椅子到前来,我们娘儿们好好说会话。”

    贾琏在贾敏前坐了。

    “琏儿,快给姑母说说家里的事。”贾敏许是人之将死之故,这几自见了贾家的媳妇就思念起荣国府来。

    “姑母,家里不过是老样子。倒是有件喜事,琏儿临离京之前,听说宫里正准备升元姐姐的位呢,皇后娘娘升天,中宫无主。后宫之事都由宸妃娘娘打点,老太太和二太太已往柳太师府上打点着了,元姐姐这会怕是已进位为嫔了,咱们贾家可就有要大树乘凉了。

    贾敏一听皱了皱眉毛,娘家人怎么又打上家里女孩的主意了。靠裙带关系建立起来的富贵哪得久长呢?

    ”琏儿,听姑母一句劝,你看谁家的富贵是靠裙带关系得已久长的呢?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回去或是念书或是习武,怎么也得有个自己安立命的本事才是。“贾敏正色道。

    ”姑母教训的极是。“贾琏忙敷衍了事地回道。心里想得却是,贾府现如今泼天富贵的,哪来就用得着我去做营生。

    贾敏看着贾琏的样子心里只是暗暗叹气。

    娘两个又说了会闲话,贾琏心里惦记着刚结识的花街女子,早已是如坐针毡,便指着让姑母好生休息的由头告辞而去。

    贾敏想着贾府子弟都肖此状心里担忧不已,母亲信中却每每夸奖宝玉,又是衔玉而生的,想来是与众不同有些个造化。

    窗外秋雨细密是斜织着,打在竹林里,竹叶不时发出声声哀叹。林家院内的梧桐树上仅余下的几片枯黄的叶子正在秋风中瑟瑟发抖,有的已随着秋风在空中打着旋儿。

    ”二师兄,周家昱有消息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儿下午就到苏州了。“凌霄步履匆忙地进了林如海书房。

    ”好!秘密地把他接到府上来,我要亲自问他。“林如海握着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桌上清晰地印了几个指印。林如海此时心乱如麻,内宅里妻正命悬一线,自己却不能前相伴,要处理这些纷杂的事宜。

    ”二师兄放心。“

    师兄弟二人在书房一起用了午饭。

    午后的秋雨更添凉意,林府后门进来两人,其中一人头戴着大大的帽子,脸上胡须蓬乱。

    ”林芸,快,二师兄正等着呢。“凌霄急忙将二人接到林如海书房。

    ”林爷。“戴着大帽子,脸上胡须蓬乱的人一进屋,就摘掉帽子和脸上的胡须,哭着跪到了林如海面前。此人正是那随王太医入宫而中途被打发回去的周家昱。

    ”起来吧,说说那天到底怎么回事。“林如海快步过来扶起周家昱。

    周家昱哭着把当形说了一遍。

    ”你说你们在凤鸣宫被宸妃娘娘下了药吗?“凌霄听完周家昱的话忙问道。

    周家昱重重地点了点头。

    ”卑鄙、无耻。“凌霄怒气冲天

    ”师弟,冷静。你可见着皇后面容了?“林如海说完,凌霄又问着周家昱。

    ”林爷,那天天屋里暗得很,宸妃娘娘在边上我也没敢正眼瞧娘娘。和画像上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周昱宸回想着当时的形。

    ”师兄,可宸妃娘娘为什么要害皇后呢?“凌霄不解地问林如海。

    林如海冷笑着说。”这有什么难理解的,皇后久病圣上YU立太子给皇后冲喜,宸妃娘娘的儿子可是皇长子,她如何能甘心呢!“

    ”可这计谋也太歹毒了些,就为了一己私YU就害了朝凤宫几百口子命。“凌宵恨恨地道。

    ”这火未必就是宸妃放的。“林如海断然是说,若按周家昱的说法,宸妃与二人下药里边定地还有别的谋。

    ”爹爹。“几人正在屋里讨论着,外边传来黛玉带着哭腔的喊声。

    林如海心一沉,黛玉已泪流满面地进了书房。

    周家昱看到黛玉当场就愣住了,指着黛玉:”她,她……“声音颤抖起来。

    众人只顾黛玉了,也没理会周家昱的反应。

    ”玉儿,怎么了?可是你娘?“林如海惊恐地问。

    ”爹爹,娘让您快过去呢。“黛玉腮边清泪润湿了胭脂。

    林如海虽然遍请名医为妻医治,无奈贾敏早已是灯尽油枯,任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了。

    此时,贾敏躺在上看着精神尚好。可王嬷嬷知道已是回光返照,怕惊着黛玉,忙让黛玉亲自去请了林如海。

    林如海抱着黛玉箭步如飞赶回内宅。

    ”敏儿,怎么样了?林如海放下黛玉奔到前把贾敏抱在怀里。

    “夫君,玉儿。”贾敏自知不起,削瘦的脸上泪痕斑斑。

    “夫君,如果有下辈子,妾还与君做夫妻,那时妾,妾一定给你生个一男半女。今生君对妾意,只能来世再报了。”贾敏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敏儿,咱们生生世世都做好夫妻。”男儿有泪不轻弹,林如海豆大的泪珠落在贾敏的头上。

    “玉儿,来,到娘这儿来。”贾敏枯瘦如柴的手伸向黛玉。

    “娘,娘。”黛玉哭着扑进贾敏怀里。

    “好玉儿,能,能,能给你当娘,娘死了,也,也无憾了。”贾敏搂着黛玉断断续续地说。

    “娘,你不会死的。玉儿昨晚跟菩萨说了,把玉儿的寿命分给娘亲一半,娘……”黛玉的声声泣血地哭着。

    “夫君,就,就让玉儿做个平常女儿吧!”贾敏把黛玉的小手放在了林如海地大掌里,双眼万般不舍地盯他父女二人的脸,仿佛要把这二人的容颜刻进骨头里。

    “敏儿。”林如海看着贾敏慢慢扩大的瞳孔凄楚地唤着。

    “娘。”黛玉也停地摇晃着娘亲的手臂,她害怕娘亲这一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醒来。

    “夫君,玉儿,你,你们,你们……”贾敏的手忽然从林如海的脸上无力地滑了下来,最后看了眼前的父女俩一眼,脸上带着遗憾和不舍闭上了眼睛。

    “敏儿!”林如海扶尸痛苦。

    “娘!”黛玉叫声娘,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姑娘……”王嬷嬷惊呼一声忙将黛玉抱在了怀里。

    “王嬷嬷,你带着玉儿下去吧。”林如海痛不YU生地瞅着黛玉吩咐着王嬷嬷。

    林如海把屋里众人都打发下去,自己守在妻子前。亲自给贾敏梳了头,插上妻子生前喜的珠环。施了粉黛轻扫蛾眉,换好衣服,。一切收拾妥当,林如海才坐在前,把贾敏冰冷的手握在大掌里不时拿到嘴边亲吻着。

    想当初,自己青年少风流倜傥正当年,敏儿也是含饱待放恰值妙龄。自己新科探花及第,贾母便着人说亲,自己因贾府在京城名声不好,几度拒绝。若不是贾家几次三番遣媒人说合,后来又请了先皇圣旨,自己可就错失了一份良缘。

    成亲初始自己冷言相加,让敏儿受尽的委屈。一年之后才琴瑟相合,敏儿为了自己,抛家别母随夫来自举目无亲的苏州,倒也过了几年如胶似漆的好子。后来又因久不生育,不知背着自己喝了多少苦药汤子,是药三分毒终成大疾,致使香魂早早离尘。

    想起往事,林如海泪如雨下,这些年自己为了大业,欠她的太多了。敏儿生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在贾母膝前尽孝,想起自己的老岳母林如海也心生愧疚之。岳母虽说霸道些又精于算计,可她年轻守寡,若不强势,恐怕也震不住那两位过继面来的舅兄。岳母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贾敏,那可是当眼珠子似地宠着。

    当林府挂起白幡,合府家人披麻戴孝,里里外外哭声一片。

    林如海请来寒山寺高僧与亡妻诵经超度。

    黛玉也挣扎着起,灵前进孝。

    林如海又打发林家小厮翻遍了苏州红馆,才把醉生梦死的贾琏请回林府。

    贾琏听闻姑母亡故,忙换了孝服给姑母哭灵。一边打发人回贾府送信,告知贾母等人自己稍晚些时候回去。

    停灵七天起灵走,林如海和黛玉把贾敏葬在了林家的祖坟上。

    黛玉因痛失娘亲,贾敏下葬时又感了风寒,回府当黛玉便发起来,睡梦中声声呼唤着娘亲。

    林如海寸步不离守在前亲自照看。看着黛玉渐消瘦的容颜,林如海心疼不已。敏儿说得对,玉儿应该有一个平平安安的人生。何必让她经风沐雨地活着呢?“玉儿,你的宿命为父给你担着。”此林如海心里有了计较。

    黛玉熟睡后,林如海将黛玉娘王嬷嬷和凌霄叫到自己眼前。

    --------------------------------------------------------------------------------昨天没更文,早上出去疯到后半夜1点才到家,检讨中。以后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大家放心追文哦!

    --------------------------------------------------------------------------------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霸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