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八十八节灾难的降临

    阿芳彻夜未归,二秃也熬了个通宵。

    昨天临近下班之时,得知阿芳又要出去玩。二秃气就不打一处来,当然,来人告诉他几个好姐妹一起玩。这种消息在他听来,差不多气个半死。告诉真岂能让她一走了之?女人经常出外面,时间长了,总会发上意外的。村里女人跟外地男人跑了有得是,二秃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再说两人还没有领取盖有红章的结婚证。有心阻拦吧,怕工地上其他人笑自己“英雄气短”。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你张财旺又是房前院后的老邻居。玩就出去玩吧,一两次能怎样?二秃自我安慰的骑自行车回了家。

    这个男人已经过惯了有婆姨在边的子。盘腿往炕上一座,一会儿饭端了上来,接着,水也送到嘴边嘴边了。现在,整个屋子冷冷清清的。只有一只浅黄色的懒猫摇着尾巴,在他腿上蹭来蹭去,不时的发出“喵喵”的叫声。二秃的心里空落落的,他环视了一下屋子,接着,转出来。在临街对面的小卖铺买了一瓶白酒,两条熟鸡腿,拎着回了家。

    酒永远是这些男人的开心良药。鸡腿做下酒料,不知不觉一瓶酒见了底。他颇感惬意的摸了摸下巴上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子”,自言自语的说:“生活也不错嘛!美酒?鸡腿还有漂亮的女人(一会儿就会回到自己的边)。一个乡下人还能指望个啥?”头有些晕晕乎乎,他取了一个枕头,和衣躺了下来,一边还哼哼着小曲《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不消片刻,便四叉八仰地打起了呼噜。

    屋里依旧亮着灯。家猫和一只黑色的野猫在屋角正为一块鸡骨头拼命地撕咬着,不时的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二秃像睡过去似的浑然不知。

    毕竟心里惦记着阿芳。夜半时分,二秃稀里糊涂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边,什么也没抓到,他一下子醒了。阿芳没有回来。他猜想着阿芳与张财旺之间可能会发生的事――甚至想到最坏的结果。但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凭自己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里,直觉告诉二秃:阿芳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可以委于他人。再说同事还在一起。二秃思前想后着,睁着一双眼睛一直等到天明。

    天刚蒙蒙亮,二秃就心急火燎的来到了砖瓦厂。正待进门,被值班人员拦住了。等大家陆续赶到时,二秃才随同人们一起进了大门。他哪还有心思干活?径自来到张财旺办公室门前。一个不算迷人但模样周正的女子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伸伸懒腰问道:“有事吗?”“我找张财旺!”二秃急忙回答。女子待理不理的看了一眼,然后说:“哼,张厂长还没来呢。”二秃还寻问,门“咣”的一声关上了。二秃极不愿地回到了工地,心不在焉地开始了工作。

    人们常说:好人一生平安!这都是大家美好的祝福吧。可现实生活中,老实巴交?吃苦受累的人儿常常在不经意间,灾难之神就悄悄找上门来,让他们猝不及防。

    二秃推排子车途经的路段,有一截上坡路。每次走到这里都十分吃力。也该二秃出事,今天风大,路上尘土飞扬,大家呛得厉害。工头让几个人在路上洒了水,过了不大一会儿,二秃拉着重重的一车刚好经过这里,他吃力地向上推着。忽然,脚下一滑,躲闪不及,连车带人从坡道上滚了下来。

    二秃被重重地摔在路边,额头上还流着血。大家闻讯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上了救护车。经医院初步诊断:右小腿胫骨粉碎骨折。就在这个时候,二秃心里还在惦记着心上人阿芳。

    二秃被推进了手术室。大约过了四小时,手术做完了。脸色惨白的二秃静静地躺在病上,腿部一种生拉硬拽的疼痛感正一点点向他袭来。正在这时,阿芳手捧一束红色康乃馨,在张财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