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八十七节愉快的献身

    第二天早上,阿芳拖着疲惫的体和二秃急急忙来到工地,开始了一天繁重的体力劳动。

    太阳像一颗火球一样,不断翻滚着把浪抛向大地。向远处望去白花花的有些刺眼。

    二秃来工地大约有一个多月了,他已不像先前那么卖劲。今天天气分外,二秃一边拉车,一边敞开衣衫。“他妈的这鬼天气,成心跟老子过不去。”骂归骂,活总还得继续干。就这样,他拉着排子车,在烈的暴?下,走一趟,又一趟来回不停的运送着坯块。到手的阿芳在二秃的眼里,已经不再那么颇具吸引力了。拉运的间隙,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阿芳只是忙自己手里的活,没有同他搭话,二秃也懒得理她。

    就这样,午饭后休息几分钟,接着上了工地。

    工地上的工头大都这样。恨不得让所有工人不吃饭为他卖命。只可惜这些干活的人儿也是血做成的,没有机器那样的耐力。话又说回来,拿钱干活,天经地义的事。不想干――走人!

    就在快要下工的时候,腆着肚子的监工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在阿芳边耳语几句,便满不在乎的离开了。阿芳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莫名的惊喜,她脱掉手,抽打着上的尘土。接着,在工房里换上时装,兴冲冲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来到张财旺办公室门前。她正打算敲门,手却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大概是自己心里有了一层新的想法,所以显得不自在了。

    门忽然开了。“别站着,快进屋啊!”张财旺咧开嘴招呼道。也许是怕别人看见,阿芳一闪走进屋里。这个厂长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又是倒水,又是劝阿芳落座,阿芳有点受宠若惊。

    “晚上有时间吗?”张财旺开门见山的问道。

    “有啊!”阿芳端着水杯,喜气盈盈地说着。张财旺看着阿芳满脸的激动,旋即问了一句:“家里安顿好了吗?”“我还没有跟二秃打声招呼呢?”阿芳略显歉意地说着。“好吧,我让刘队长通知他一声。”张财旺立刻拨通电话,交代几句就挂了电话。张财旺转过来,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走吧,时间差不多了。”阿芳不住的点着头。

    驱车来到一家“激大世界”歌舞厅。刚下车,两位艳的门迎便领着他们向里边走去。在过道里幽暗的灯光下,左拐右拐,迂回曲折,在一间暗袖色楼门前停住了脚。其中一个服务生笑容可掬的说:“先生,这就是你们所要预定的房间!”另一个服务生打开屋门。张财旺跨步走了进去,阿芳站在门口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快进来啊!”张财旺回转头,一边拉着阿芳的手,一边说道。阿芳前脚刚进来,门就轻轻的关上了。

    橙黄色的灯光弥漫在整个屋子里。双人上罩着一条橙袖色缎子面料的子,白色墙壁上大大的背投醒目的悬挂着。茶几上摆放着应时节的水果,地上铺着棕袖色地毯。整个屋子充斥着一种暖色的基调。

    “我们不是跳舞吗,怎么来了这种地方?”阿芳看着看着,不由得问道。

    “这里不也照样可以跳舞吗?”张财旺一边把削皮的苹果递给阿芳,一边满含关切地回答说。他接着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画面上立即出现了一对男女相依相拥着在轻柔曼妙的舞曲下,迈着款款的舞步,深地互相看着对方。阿芳还在愣怔着,被张财旺一双大手拉着舞了起来。

    阿芳拘谨不安的心一下子无影无踪了。

    他们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好不快活。

    俗话说得好:没有不吃腥的猫。张财旺也不例外。看着年轻纯的乡下妹子,张财旺心里早就有了想法,只是不知该从何下手。没有想到,阿芳主动投桃送李。

    这时,张财旺喝着酒,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摸一下阿芳的部。偷眼观擦:只见她没有任何拒绝恼怒的意思。张财旺见时机已到,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带子,偷偷装进录像机里。另一只手悄悄拿起遥控器一按。电视画面上立刻出现了一组不堪入目的黄色镜头。张财旺咧嘴说道:“什么乌七八糟的东子!”他佯装按了半天遥控器,愣是切换不出来跳舞镜头。再看阿芳:脸颊绯袖,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张财旺借着酒劲拦腰抱住了阿芳,在阿芳的耳根斯磨起来??????

    第二天早上,阿芳睁眼发现自己光着子躺在张财旺的怀里,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张财旺忙安慰道:“妹子,不要难过,哥是真心喜欢你!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在工地上干了,来办公室当我的秘书吧。”在张财旺甜言蜜语的哄骗下,在利益的驱使下,阿芳脸上的愁云逐渐淡去,慢慢绽放出笑颜。

    患难与共的二秃早已被抛之脑后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