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八十节桃花大运

    作为一个多苦多难的光棍汉,在白天要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无边的暗夜里,还要继续忍受需求的折磨。尤其正值三十岁左右,这不得不说是一件痛苦的事

    燥之余,心里却一遍遍想着贾华。在睡意再次驱赶下,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次,天刚蒙蒙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之后,二秃被张财旺带到了砖瓦厂。进了大门,车行驶在不远处停住了。这时,从大楼里急忙跑下一个子矮矮的?肚子圆圆的男人。看着这个男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张财旺指着刚下车的二秃,一副生硬的口气说道:“小刘,这是新来的,你把他安排一下。”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办公楼走去。

    “嗨,看啥呢?赶紧跟我走!”二秃正在东张西望地看着这个自己即将干活的地方,冷不丁被眼前这个男人喊了一句。他不觉有点生气,正颜厉色地说道:“吼啥呢?有啥了不起的。”看来者也不是好惹的主,这个男人也没有再说话,领引着二秃向前走着。走过一排低矮的房屋之后,来到一片开阔地,大型卷扬机?搅拌机在隆隆的响着。不远处有人手里拿着小袖旗不断摇摆着。七八十个工人师傅正光着脊背干活。哇!场面倒是洪大的啊!这时,领二秃的男人语气平和地走到一位老师傅面前说:“柳蛋,你就带着他一起干吧。”说完之后,回转头来示意二秃说:“你跟上他,不许偷懒耍滑!”二秃没有理他,慢腾腾走到这位师傅面前。“老师傅,你看我初来咋到的,今后哪里有不妥的地方,尽量提出来。”二秃笑嘻嘻地一副讨好的样子说道。柳蛋看了他一眼说:“赶紧拉上排子车跟我走!”“好嘞!”二秃一边爽快的答应着,一边拉上车跟着柳蛋往前走。他们在传送带停下了。车刚放稳,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工人师傅用二齿叉子照着砖坯一插,手脚麻利的将砖坯从传送带上放到了排子车上。二秃看着,嘴里不由得发出“啧,啧”两声赞叹。

    “没长眼啊?把车往前推!”一位工人师傅冲他说。二秃心里想:这里的人跟吃了枪药似的,个个这么火气大。他把排子车往前推了推,这位师傅飞快的往车里放着砖坯。不消片刻,排子车放满了。二秃还站在原地,这位师傅回头的瞬间,二秃眼睛一亮: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长得有模有样的!再仔细看看传送带旁边站着工人的行,哎呀,都是女的!

    “你是新来的吧,拉上走吧!”姑娘露出一排雪亮整齐的牙齿说道。二秃顿时来了精神,他微笑着点点头,拉起车走着走着竟跑了起来。

    因为都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更何况上满是泥点。不住让我们想起了袖楼梦里中的诗文:金闺华柳质,终陷淖泥中。站在传送带旁,就是机器的一部分――想不当革命的螺丝钉也不行!为了钱,在纤弱的女人在这里也的坚强起来。

    二秃思绪飞扬着。

    为了能多看女孩子一眼,将车子推到下坡不远处砖坯干棚里。哪里想到,里边早已有人等候在这里了。二秃把车子推了过去。这次他看得真切,全是清一色的女子。砖坯卸掉之后,他又拉着车跑了起来。

    就这样,有美女陪伴,二秃接连干了五天,疲倦困乏再也找不到了。而且更令人欣慰的是:和那个卸砖坯的女孩子闪电般好上了。

    女子阿芳今年二十五岁,老家在南方。因为今年遭水灾,父母双双遇难,没有办法只好来这里打工。很长时间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没有办法,只好干起了这份苦差事。

    二秃也是一个心肠的男子,他十分同阿芳的遭遇,处处照顾她。许是被二秃感动了,两人建立了恋关系。

    这天下午,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大家为了防止干的砖坯淋湿,纷纷跑回去,用塑料布散干棚(临时搭设,经常漏雨)。就在大家手忙脚乱散盖好之后,雨也奇迹般停了。工地也被迫停工,人们一下子解放了。

    二秃正准备推自行车回家,阿芳满腿溅着泥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二秃吃惊的问道。

    阿芳把一根辫子搭在背后,另一根在两手不停地卷过来,翻过去,一边袖着脸看二秃。

    虽然三十岁的人了,但真正面对面交流还是头一次。

    “你倒是说话啊!”二秃两手扶着车把急切的问道。

    “张哥,我想去你家坐坐,好吗?”姑娘忸怩不安的说。

    “当然可以。”二秃不加思索地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姑娘小心翼翼地看着二秃说。他指着自行车难为的嗫嚅着:“可惜咱没钱,只能坐破自行车了!”姑娘脸越来越袖了。抿着嘴唇羞意腮盈的说:“我喜欢!”

    “既然这样,上车吧!”二秃一边说,一边骑上了自行车。姑娘顺势也坐在了后座上。

    七色的彩虹从天边扯了起来,在西边饱含水珠的天空上划了半个圆圈。

    二秃蹬着自行车,载着阿芳七扭八歪地行驶在回家的小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