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三十二节 …

    “暗室”绯闻

    天灰蒙蒙下着绵绵细雨。张一表为了将渠道能够早一天完工,双手“呈献”于领导面前,就连这“倒霉”的天气也不放过。

    大清早,张一表望望淅沥作态的天色,来到村支部大院的播音室,两手紧紧地握着话筒,向大家传递着令人作呕但又颇具“魅力”的消息:今天出工者,每人多加十元。听着张一表把一项“出手大方”的临时决定播完后,工人们本想趁着“大好天色”美美的睡上一觉,无奈在“十元”的驱使下,还是机械麻木地来到了工地上。

    就在人们陆续赶到的同时,刘美也来了,她穿着一藏蓝色的“工衣”。虽然没有在脸上“涂抹色彩”,但也十分招人眼球。

    张一表注意到刘美,便不慌不忙来到她边。“坦然”地说:“刘美你就负责看管库房,来吧,先熟悉一下。”刘美乖顺地跟在张一表的后面,向库房走去。来到库房,张会计逐一向刘美介绍起来:“这是卷尺;这是铁镐;这是??????”他还要说下去,刘美就笑着就说:“别讲解了,难道我连这些都不懂吗?”张一表扭头看看刘美:虽然穿着“粗衣”打扮,还是挡不住“里面”的万种风。其实说是库房,只不过一个铁棚子放了许多工具而已。

    棚子里的光线有点暗。张一表交代了一番,便和她一起走出来。刘美经过“实地观察”后,大致掌握了了库房的“管理学问”就“走马上任”了。

    工地上仅有一百多人,每天损坏的器具也不多。这样一来,刘美实在清闲得很。但张一表心细,每天早上都会来库房“巡查”一趟,当然总是刘美陪同着。

    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甚是淡漠,门对门住着也许会“老死不相往来”。更何况诸如“婚外恋?小两口吵架之间的事,即使是闹得天翻地覆也互不知晓,因为他们之间也懒得打听。可对于农村就不同了。

    村里人每天见面后,远远地就会打招呼而互相问候一声。接着,“自报家门“似的诉说起各自前些子的经历。当这些不见经传的小事变得索然无味的时候,他们将涉足于其他的“趣谈”。因此当时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会很快传播开来,颇具新闻的特点――时效超强。

    自从那天夜里张一表“密访”刘美,“麻雀”在半路上发现后,他心里一直在猜测着。只是慑于人家是“领导干部”而不敢随便乱说。现在张一表每天来“暗室”(铁棚子)里待一会儿,谁知道两人在搞什么名堂。想起田舒嫂子每天打饭的时候,很是照顾自己(多给盛一点),“麻雀”的火气就直往上撞。他要替嫂子出口气。想到这里,他便决定趁“这对狗男女进去的时候,来个出其不意――捉

    这天早上,张一表和刘美刚刚进去,“麻雀”拿着一根锹把偷偷地跟在后面。他心想:我以换铁锹为由,捉拿“夫”。 他侧着子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

    正在这时,里面传来刘美“哎呀”的一声。刘美这一叫喊,“麻雀”猝不及防猛的一闪,把虚掩的门给撞开来。

    眼前发生的事正是他意料中的:张一表压在刘美的上。“麻雀”像铁塔一样立在门口,刘美和张一表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刘美想要解释一番,“麻雀”扔下锹把转就走。

    原来,并非“麻雀”想象的那样。因为昨天收工比较晚,工人们拿着铁锹之类的工具只是随便往库房里一扔,根本没有来得及摆放。铁棚里也没有灯,刘美看都没看一眼就把门锁上了。

    刚才刘美和张一表还像往常一样,径自互相看着对方,彼此说笑着。根本没有看到脚下的铁锹,结果摔倒在一起,正好被“麻雀”看个正着。

    他返回到工地上,绘声绘色地描写着在库房里发生的一幕:“张一表趴在那个娘们上。那个狐狸精还‘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旁边外地来得一个揽工汉好像有点惋惜的样子,急切地说道:“你看到他们做那个没有?”“哎,人家看见我就马上爬起来了,屋里黑乎乎的我想看也看不清楚啊!”“麻雀”说。正当他们“添油加醋”地谈论着,张一表走了过来。对着“麻雀”说:“兄弟,这几天还吃得消吧。”“麻雀”赶忙说:“还行。”说完便嘻嘻地笑了。张一表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开了。

    大家伙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吐了口吐沫。“麻雀”气愤的说:“想堵老子的嘴,球门没有!”

    原来事并非像“麻雀”想象的那么糟糕:张一表精于财务管理,所以他生怕在工具物料方面发生错误。没想到今天查库房的时候,被锹拌到与刘美“拥抱”在一起。

    “绯闻”像瘟疫一样,在村里迅速扩散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