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二十九节 …

    张一表是美人也不忘江山,权势之争始终没有放弃,不拿下王权贵他总是心有不甘。不知是天助一表,还是王权贵气数已尽,表现机会终于来了――乡里准备搞农田水利灌溉示范点儿。张一表上面有人,上次修路已经树了形象,这次项目的实施者自然非他莫属了。

    得民心者的天下,张一表参悟的很透。

    万事开头难。这不!刚一开始就遇到了难题。

    田家梁村农田灌溉的大小渠道有很多。乡里拨下的工程款根本不可能用于修建所有的渠道,如何才能更好的“示范”才是这次工程重中之重。

    张一表这几天来到地里经过“实地考察”,非常满意地选中了一条水渠。它不仅流经大面积的农田,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渠道紧邻一条公路。这条公路是各个村落的人们去乡政府办事的“必经之路”,据说它还直接贯通某个重要的省会大都市。渠道是“相好了”,可在渠沿的上面枝枝杈杈的长了不少碗口粗细的大树。张一表心想:你王权贵气愤在上次砍树修渠没有捞到“油水”吗?那这次就让你去“揩油”吧。砍树的事就让他牵头去林业局办理。另外借此机会让王权贵“栽个跟头。”让他彻底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死去”。想到此,张一表去了王权贵家,把事的原委跟他一说,老书记乐得差点背过气去。抓住张一表的手连连说道:“砍树的事我解决,你就甩开膀子大干吧!”张一表一刻也不想耽误,忙说:“王书记你尽快联系!”老书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当哥的全力支持你。”张一表点头称谢后,就匆匆的离开了书记家。

    果然如王权贵所说,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王权贵在林业局办理好手续,下午就开始行动了。

    一天,两天,第三天,渠沿上大小树木全都倒下了。而且在渠沿的外围还砍了不少。

    开始卖树了。四轮车,大小农用车停在水渠两侧。人们付账后,纷纷往自家的车里搬运树木。就在人们各自忙碌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路口。

    “大沿帽“的突然出现,使得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大家感觉有点意外,然而法律是公正无的。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村之长王权贵上了警车,没声没响的走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田家梁村砍树一事,有人告到了上面。公安人员为此事前来调查而带走了王权贵。人群中间顿时像捅了马蜂窝似的,说啥的也有。“麻雀”说:“准是老家伙手续没有办妥,就乱砍乱伐!”一个戴眼镜的人说:“哼,借砍树的名义中饱私囊,这帮蛀虫早该收拾了!”戴眼镜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后面的一个敞着衣衫,留着板寸发型的年轻男子笑着说:“老家伙泡妞有一招,这下‘没电’了吧!”这下倒好,“示范工程”也只能搁浅了。

    张一表暗自庆幸。一个多月过去了,王权贵像“泥牛入海”一样杳无消息。

    和煦的天已然过去,炎的夏天正然来临。

    村前这条即将修建的水渠,每年寒料峭的时侯,积冻的冰块就开始悄悄的融化了。小溪哼着古老的歌谣,潺潺绵绵向东流去。现在已是盛夏时节,水面清清凉凉,黑亮亮、滑溜溜地卵籽,漾漾在绵软细细的水草边,眼看着就要改造这条渠道,孩子们不知是留恋,还是庆贺,大清早便来到这曾经有过梦的地方,开始嬉戏玩耍起来。他们那细小的脚丫踩下去的时候,不料“轰”地一下子,一群群拖着小尾巴的蝌蚪们,在视线里三三两两、前前后后分散而去,那些被惊挠后的坏笑在童年深处穿越而来。

    王书记的“出走”,在人们眼里似乎是最为寻常不过的事。而且早已忘记了他的存在。村民的眼里平添了许多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们照常在地里劳作着,只是绿荫如盖的河堤上,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心里总觉得有些许遗憾和不安。

    这天早上,张一表正在家里吃饭。两个乖巧的女儿围在他的边,夜莺绕膝一样不停地叫着“爸爸”,令他心里不由得发痒。妻子田舒像陀螺似的不停忙碌着。张一表刚刚放下碗,王权贵的妻子柳叶急匆匆走进院子里,田舒赶忙迎了出去。

    柳叶凌乱的头发间若有若无地有一些银白色东西在浮动着。上穿一件早些时候的浅灰色的衣服,她看上去苍老了许多。拉着田舒的手说:“大妹子,一表兄弟在家吗?”田舒笑着回应道:“嫂子,他在家呢。”说话间,柳叶走进屋里。一阵寒暄后,柳叶几乎带着哭腔说:“一表兄弟看在嫂子的份上,打听打听他究竟怎样了?犯事了没有?要紧吗?”张一表看着柳叶嫂这样求他,马上说:“你也不要熬煎自己,我交代一下村支部事,就赶快去打听一下。”柳叶“破涕为笑”的说:“那就麻烦兄弟了。”送走柳叶后,张一表却不慌不忙的坐在炕上抽起烟来。

    田舒看着他这个样子说:“表,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赶快去吧。”张一表生气地说:“要不是柳叶嫂来求,王权贵那个老王八死了才高兴呢。”他极不愿的出了大门。

    自从王权贵走后,村支部“专用车”就一直在闲着。这回张一表也可以“享受”一下了。

    张一表坐上“专车”来到局子里,经人一打听才知道:王权贵在田家梁村多打了几棵树,需要交点罚款,再“呆”一段时间才能出来。他又顺路去了一趟乡政府,乡领导准予他立即动工。

    张一表从乡政府大院出来后,感觉路上所有的人都在向他微笑。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心底升起。

    他庆幸自己的同时,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王权贵老东西彻底完蛋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