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二十八节 …

    田舒周遭裹挟着一股股凉意,心里却乎乎的。她时时为自己有这样的丈夫而骄傲:不仅有魁梧英俊的外表,而且还有能说会道又不乏灵动的头脑。特别是前两月刘庆家举办的生宴席上,丈夫代表东家的一番讲话,更令她惊羡不已。然而,此时此刻,这些东西仿佛离她越来越远了。

    最近,丈夫每每在家的时候,与她一起促膝攀谈的机会少了。即使谈话,也仅仅是寥寥数语。有时要么倒头大睡,要么外出办事,而且总感觉“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些烦心的事,使田舒不由得心低沉下来。她总会一个人在黑暗中静静的坐一会儿,今天亦是如此。

    她还在默默地坐着。张一表却醒了,他坐了起来。田舒站起来顺手开了灯。张一表问道:“怎么黑坐的,不开灯呢?”田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关心的说:“还难受吗?”张一表烦躁不安地说:“好多了,给我倒杯水。”田舒急忙倒杯水递给了他。张一表喝完水,大概是酒醒了,批了件褂子,穿好鞋就说:“你睡吧,我出去玩一会儿麻将。”还没等田舒说话,门就“咣”的一声关上了。

    张一表来到大门外,正寻思打几把麻将,忽然想起了刘美。便悄无声息地向她家走去。

    天空中影影绰绰的乌云里有个月亮,一绺黑,一绺摆白,像一张戏剧里张飞的脸。稍许,稍许,月亮从云里钻了出来。顿时,一道亮亮的月光柔和的照到大地上,好似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窥视黑暗中的动静。

    张一表快速的向前走着。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仔细看却没有人。不由得轻轻笑了笑,故作坦然的迈着大步。

    “张会计这么晚了,要去哪啊?”张一表吓了一跳,定定神仔细一看,原来是“麻雀”在跟自己说话。他马上镇静下来,随口反问道:“不睡觉,你这是忙啥了?”“麻雀”笑嘻嘻的说:“出来玩几圈。”“嗯,我也是出来随便走走。”张一表随口说道。“麻雀”再次嘻嘻的笑了一下,摆摆手走了。张一表走几步回头看了看,发觉“麻雀”正回头看着他。随后却匆匆的消失在夜色中。张一表心想:“莫非他知道我跟刘美的关系?一边踌躇的想,一边大步流星地赶路。不知不觉中来到刘美院门前。他透过门缝望了望,灯还在亮着。他怕惊动了邻居,只得轻轻拍了几下门。

    门开了,刘美探出头问:“谁啊?”张一表赶紧压低嗓门喊道:“我。”刘美似乎似乎听出了话音,迈着碎步来到大门口,打开了门闩。张一表快速闪了进来。随手插好了门闩。刘美嗔的说:“我猜测就是你。”张一表没有说话,只是尽快向家里走去。刘美在后面埋怨着:“干吗走这么快?”进得家中,刘美还想说,被张一表紧紧抱在怀里。不容分说,带着酒气的嘴严严实实地压在刘美薄薄的嘴唇上。刘美并不反抗,仿佛是干涸许久的的土地,焦渴的等待着酣畅淋漓的大雨。过了一会儿,张一表推开刘美说:“这两天想我吗?”刘美笑而不答的看着她。

    张一表来到炕前,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干儿子”,莫名的父油然而生。不由得低下了头,用他那留有胡茬的嘴亲了小家伙一下。也许是扎了他一下,孩子扭动了一下小脑袋,继续憨憨的睡去。借着灯光,张一表再次仔细地端详着“干儿子”。

    他忽然抬头说道:“这个孩子的长相,有点像我。”刘美听罢,调侃地说道:“说明你们俩有父子之缘啊!”张一表哈哈的笑了起来。就在他大笑之际,刘美从后面紧紧地拥住了他,并把脸贴在他的脊背上。张一表亢奋的体,再也不住刘美这样“特殊的招待”,一下子扳过她的体。他定定地看着她那明媚光滑的面容,莹然的眸子还是那样摄人魂魄。部的两座小山好像在上下起伏着。张一表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再次把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嘴唇紧紧地贴在了她那薄薄湿润的唇上。这时,刘美的体在颤栗着,好像在发抖!张一表一边吻着她,手一边不停地在她腰际游移着,她的呼吸更急促了。张一表解开她的衣服。

    刘美虽然生了小孩,体型却保持完好。她的上由肋间收细到纤腰,完美圆深的肚脐为那腰划上一个圆满的句点。平坦的腹部结束在小巧的比基尼式的白中。他不贪婪地看着她微张的大腿间,被柔软布料包裹住的小丘。而那双均匀的,因为被张一表脱去了裤子而更显修长了。看着看着,张一表体中的不由得激增而爆发起来。他还在欣赏着。刘美不好意思的说:“还等啥呢?又不是头一次了!”她的一句话,使得张一表忙乱的退去了她的,稀疏的盖着美妙而整齐的彻底爆露出来。整个子是那样光洁而幼滑。他一下子扑在她的上,两手忙乱起来。

    外面淡淡的月光似有若无的照进来,整个屋里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张一表猛然抬头间,忽然瞥见大袖柜上摆放着阮旦的遗相,好像死死地盯着他。而且在一步步向他走来。他脑袋“嗡”的一下,不由得吓出一冷汗。他揉揉眼睛仔细看看。阮旦仿佛还在看他,眼睛里近乎全是愤怒,攥着两个拳头,一步步向他来。

    张一表不由得“啊”了一声,一骨碌从刘美上爬了下来,慌里慌张的穿着衣服。刘美正在兴头上,张一表没来由的“退”下阵来,她有点生气。满脸不悦的问道:“你怎么了?”张一表囔唧囔唧的指着柜上的遗相,也没有说清什么,就从刘美家跑了出来。

    张一表走后,刘美半天还是弄不明白,只是望着遗相呆呆的发愣!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