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二十四节 …

    没有多久,果真如王权贵所说的那样――乡政府拨款在田家梁村破土动工,盖一漂漂亮亮的砖瓦房,专供本乡辖管的村户中的孤寡老人居住。没有多久,房子盖好了,来居住的和实际上报的人数相差甚远,结果空余了许多房子。过了一年多,老人也没有增加几个,去世了倒有四五个,所以人显得反而更少了。这样一来,王权贵利用手中职权,从一整房的院子中间垒起一堵墙,其中的一半归了刘美。母子俩就这样平平安安地搬进了新家。节余下盖房的款项也偷偷的落入王权贵的腰包。

    刘美为儿子弄到房子后,对王权贵就不再那么“上心”了。每当王权贵来到家里,提出“过分的要求”时,她总会以每月的例假或者子不舒服为由而拒绝他。另外,王权贵已经一天天老了,根本满足不了她的生理需求,所以两人的“交易”似乎复一的在减少。

    已经是暖花开的时节了。柳枝舒展着枝条,长出嫩黄嫩黄的树叶。空气也开始朗润起来。一对对迁徙归来的燕子,扇动着剪刀似的羽翼,在各家的檐下或院子的上空来回的盘旋着,寻找合适的筑巢之地,共建一个温暖的家,让不朽的生命在河里得以世世代代延续下去。

    刘美近段时间清闲得很。尤其在孩子熟睡之际,更是难以排遣心中的寂寞与无聊。时时会想起张一表。特别是在一起时欢娱的景??????

    在这一年多的子里,张一表着实忙碌了许多――孪生女儿已经一周岁了!起先的子,张一表初为人父,同时是两个女儿的父亲,的确是周布满了幸福感,他几乎寸步不离母女三人,生怕她们有半点委屈。尤其对妻子更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让田舒着实感动了一阵子。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在张一表的眼里,孩子整天不是大小便,就是哇哇地闹着哭。尤其是妻子,时常婆婆妈妈的唠叨个不停。田舒没有婆家的亲戚来照顾,张一表只好既要洗尿布,又要去做饭。还得打扫家,整忙得不亦乐乎。最后,他实在“干不动了”。白天整耗在村公所,回家吃饱后,赶紧溜出门,夜里直到很晚才回家。田舒看看张一表游手好闲的习惯又复发了,没有办法,只好在月子里,就开始了“自力更生”。好在从小劳作惯了,体没有那么贵。

    现在又是播大忙季节。田舒带着两个孩子,忙里忙外。一天到晚下来,浑像散了架似的。在灯下忙着给孩子做针线活,有时竟趴在桌上睡着了。直到张一表回家摇醒她才安然入睡。至于夫妻间的生活,田舒是很少问津。对于饱食终的张一表来说,漫漫长夜,有时火烧火燎的。因此常常会想起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萦的刘美来。

    阮旦去世已经很长时间了,一个寡妇人家不知道过得怎样?作为领导干部于于理也应该去看望看望。想到这里,他便决定明天去刘美家一趟。

    第二天,头已经有一人高了。刘美收拾了一会儿家,看看孩子仍在酣睡着,便来到了院里。

    一只喜鹊在树枝上喳喳的叫个不停。刘美不经意地看了它一眼,感觉无聊,返回了家里。来到镜前,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容颜。难道真的就这样大门深院锁闺,无聊枯寂度残生吗?“想啥呢?”忽然,一声熟悉的问话打断了她的沉思。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多不见的张一表。刘美不知是激动,还是怨恨?竟一时没有说话。稍稍缓过神来说:“哪阵风把你吹来的?还能想起我?”张一表觉得刘美话中含有埋怨的意思,便解释道:“哎,别提了,一年多忙得要命!”刘美揶揄地说道:“还是老婆孩子重要,我算啥?”刘美说到这里,竟不由得抽泣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张一表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刘美有心将孩子的实告诉他,可又怕传到王权贵的耳朵里,会从此失去书记这棵“乘凉”大树。想到这里,赶忙擦干眼泪说:“我这是怎么了?一见面就哭,让你见笑了!”张一表看到刘美是如此的动,心中不由得萌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照顾刘美一辈子!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