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九节 …

    王权贵走后不久,本家叔叔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拍了拍小仓的肩膀说:“消消气,俩人有话慢慢说,我也该走了。”本家叔叔刚迈出院门,小仓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说:“货,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从外面拎回一根带有铁钉的木棍(去年南房拆下来的),照着老婆就抡了过去。老婆慌忙用手招架。一刹那间,老婆跑到了院里。小仓提着棍子一边追媳妇,一边骂:“,我不把你废了不是人!”女人终究抵不过男人,丈夫出手有点狠。棍子落在女人上,哪还受得了?更何况上面还有钉子!约摸十来分钟,女人嚎叫着:“救命啊,要杀人了!”其实,院门外早站满了没有出去看戏的人们。看着里面的架势,都想进去“拉架”。可是门却从里插着开关――不知是怕老婆跑出去,还是怕外面的人进来。小仓刚才顺手把开关插上了。

    女人起先还叫喊着,后来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啊,出人命了!”外面有人高声喊道。正在危急关头,“麻雀”从墙上跳了进来,一把夺过小仓手中的木棍说:“打坏人怎么办?有你这样对待老婆的吗?”“废了也就消停了。”小仓满不在乎的说道。“麻雀”没有再理会他,急忙走到小仓老婆的跟前。她后背和手上全是血,躺在地上直喘气。“麻雀”跑到大门口,打开插着的开关,着急的说:“快去找大夫!”只见一个年轻小伙子应声向医生家跑去。

    不大一会儿,大夫来了。大家七手八脚把小仓老婆抬回家中。大夫诊断了一番,然后面无表的说:“没什么大碍,输点液就没事了。”邻里乡亲听说没事,便纷纷走了。

    原来他妻子和王权贵之间早有“染指”,只是小仓没有“证据”罢了。

    今天这回事,也不是偶然,只是被当场抓获了。

    正当人们兴高采烈观看晋戏表演时,王权贵酒足饭饱之后,便悄悄地溜到小仓家。“酒壮色胆”――书记一进家门就开始动手动脚。小仓老婆在半推半就中,和王权贵倒在一起。偶尔传来“女人”的笑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一切恰好被小仓本家叔叔看了个真切。

    晚上的戏还没有开演。戏院好像比先前更袖火。

    “没有不透风的墙”――不到半天时间,书记的“绯闻”就像长了翅膀似地迅速传遍整个村落。大家在议论着。有个女人说:“放着自家的俊媳妇,却偏偏要沾惹那么个丑八怪。真是不可思议!”还有一个妇女说:“小仓这顶绿帽子早该‘露馅’了。”“麻雀”凑到人堆里早憋不住了。大家七嘴八舌刚说完,他就推波助澜的嚷道:“听说大白天的还了衣服,真他妈的排场,不过倒也舒服!”话音未落,引得四周看戏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就在说笑的时候,戏开演了。

    此时的王权贵正在家里喝着小酒。一边还听着戏院里的戏。你道为何他在家里听?原来在他家门口还特意架设了一播放器,所以听得十分真切。“咚,咚,咚”传来三声门响,接着院里的两条大狼狗“嗷嗷”地叫了起来。这时,南房里走出一个“看院”的(说是看院的,其实就是常年帮忙做杂活的)老头,慢腾腾地开了院门。“刘村长啊,快上正房吧,王书记正等着你呢。”老头一边说,一边在前面“带路”,刘憨在后面跟着。王权贵今天比较勤快,老早站在家门口迎接刘憨说:“快进屋吧。”刘憨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家门口。这时的两条狼狗在主人面前变得更加“勇敢”起来,圆睁着四双青灯一样的眼睛,冲着刘憨狂吠起来。

    刘憨没有在意它们,因为他常来,所以也就习惯了。

    进得家来,王权贵招呼他喝两盅,他没有推迟(因为替他办事),便一起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刘憨见书记还没有提那件“丑事”,他便试探地说了起来。王权贵说:“他妈的两万,去哪里整那么多钱?”刘憨停了停说:“王书记,那你说该怎么办?”“我已经想好了,拉个白条子吧。”刘憨一听差点笑出声来:别的拉白条,这种事还兴许拉白条?“行吗?”刘憨吃惊地看着书记。“怎么不行?球大的小仓还能翻天不成?”听着书记的口气,刘憨知道说啥也白搭。也就没有再言语什么。只是一边坐着。

    “走吧,跟我去把事解决了。”王权贵放下酒盅,披了一件褂子,一边穿着鞋。刘憨赶紧从炕沿上下来。王权贵抽了根烟推开屋门,不紧不慢地迈着脚步。刘憨只好硬着头皮,在后面跟着。

    俩人一前一后走着,临近小仓门口时,王权贵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刘憨快步走上前,用力搀扶着。王权贵一边往起爬,一边骂道:“什么东西跟老子过不去?”站稳后仔细一瞅:原来是一块西瓜皮。刘憨拍了拍书记上的尘土,一起进了小仓家。

    小仓老婆上盖着被子,在炕上躺着没有动。小仓觉得丢人也没有出去看戏,在家里坐着。他们俩进来,小仓没有打招呼。刘憨开门见山说:“小仓,咱们王书记手头没有现钱,缓一缓,过年的时候给你,眼下先拉个白条子吧。”小仓急了眼说:“这不是放吗?”就这样,三个人又吵了起来。后来,书记也下了“软蛋”――给小仓说了一大堆好话。小仓心里想:自己也不想烧――王权贵更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也就算了。后来,在刘憨从中说和下,王权贵立下借据:

    兹有田家梁村长王权贵因工作不慎,致使小仓一家受到伤害,经村支部研究决定赔偿一万元。

    空口无凭,立此字据。

    当事人:王权贵

    证明人:刘憨

    小仓无奈地接过字据,呆呆的看着。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