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七节 …

    随着秋收的一天天临近,修路进度虽然很快,张一表还是有点担心。

    这天,人们刚刚来到就餐的门口,一股扑鼻的香味就传了过来。正当大家纳闷之时,张一表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众位乡亲们,眼看就要秋收了,修路工程时间紧任务重,我有个好消息,不知你们愿意不愿意听?”人群攒动着。张一表看着大家的精神劲,接着说道:“:“经村支部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吃完晚饭愿意加班的,延时一小时八元。我也知道秋收需要钱。怎么样?”工人们兴致勃勃地齐声叫好,场面顿时喧闹起来。他俨然一副领导者的神态,继续说道:“这几天大家辛苦了,所以今天特地炒了一道袖烧来犒劳大家。”他还想说几句,人们早已不耐烦了,不住的向前涌动着。

    吃饭程序和往常一样,工人们个个排着队,田舒掌勺熟练地舀着饭。在盛放大烩菜的盆边添了精致小巧的铁盆,里面堆放着大块的土豆,只是在土豆的中央零星地点缀着几块惹人嘴馋的块。田舒给每个人盛上一大勺大烩菜,然后再舀点袖烧。碗里的“袖色”迅速在“白色”中蔓延开来。俨然满碗都是袖烧似的。大多数工人狼吞虎咽地吃着,只有三四个人围在一起,一边吃,一边不停的嘀咕着。其中一个光膀子男子说:“张一表真他妈抠门,什么袖烧?全是些山药蛋子!”旁边的刀条脸一大块土豆还在嗓子眼卡着,便嘟噜着说:“哎,现在当官的,都他妈一个德行,心让狗吃了。”“麻雀”抢过话说:“张一表这个王八羔子,官当的是原来越像了,要不是咱们选他,他现在球也不是!”“低声点,不怕让张一表听见?”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压着嗓门说道。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嚷嚷着。田舒端着脸盆走了过来。满面带笑说道:“乡亲们辛苦了,锅里还有袖烧,我给大家舀上吧。”话毕,她给大家伙挨个盛了一点。“还是嫂子好,嫂子给我介绍个对象!”其中一个小伙子袖着脸说道。他这一提,很多年轻人喊道:“嫂子给我也介绍一个。”田舒放下盆笑呵呵地说:“兄弟们,只要大家伙好好干,修路有了钱,介绍对象就包在嫂子上。”

    工人们已经干活去了,张一表此时却正在厨房的后院里跟书记在一起喝酒。俩人喝得兴致正浓,盘里的袖烧却“见底”了。他高声地朝厨房里喊着:“添点袖烧!”田舒故意高声说道:“没了。”张一表有些着急的说:“不可能吧,我让你盆里留下的呢?”“给工人师傅们盛上了。”田舒说。“哎,真是死脑筋!”他显然是生气了。尤其今天领导在场,所以他还要数落几句,意犹未醉的王权贵一边用牙签剔着牙缝 ,一边说:“行了,行了,别麻烦了。”张一表赶紧示意田舒给书记倒杯酒。田舒极不愿地走到王权贵的面前,端起酒杯“呼”的一股倒了满满一杯。王权贵笑嘻嘻地说:“妹子,越来越有味道了。”伸出一只手正要摸她,田舒见机端起酒杯说道:“王书记您喝吧,厨房里还有事。”王权贵接过酒杯喝了进去,等放下酒杯时,田舒早不在了。王权贵撸了撸嘴角,两片厚实的嘴唇互相碰了几下,嘟嘟囔囔的说道:“真他妈的扫兴!”站起来,头也没回就走了。

    张一表拍马没有“捞”上好,反而被老东西“踢”了一下。他着实有点懊恼,气汹汹的来到厨房,准备“教育教育”田舒。哪里曾想田舒正干呕不止,他急忙走了过去,关切地问:“怎么了,要紧吗?”田舒低头缓缓的说:“没事,你忙吧。”张一表一看妻子没有碍事,火气再次冲了上来。连珠炮般说个不止。忽然田舒又一次吐了起来。张一表也不再当回事,继续“批评”着。

    “张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嫂子怀孕了!”一起做饭的姑娘从外面走进来大声说着。张一表吃惊的看着田舒问:“真的吗?”田舒微微点点头,张一表怜惜地搀起了她,自责地说:“怎么不早说?哎??????”田舒看他这个样子忙说:“没有关系的。”“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做饭了。我再另派他人。”田舒因为妊娠反应的厉害,也没有再说话。

    从那天开始,在张一表的坚持下,田舒第二天便没有来工地做饭。

    过了几天,田家梁村路修好了,村口路段彻底贯通,大家无不为之拍手称快。

    眼看着秋收马上就要开始了,张一表知道大家急等着用钱,连忙给大家清算了工钱。乡亲们各自领着厚厚的一沓钱,高兴得几乎合不拢嘴。“麻雀”乐呵呵的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张一表这小子也能办点人事嘛!”“是啊,‘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袖薯’――他小子岂能吃人饭,不拉人屎?”大家说笑着。

    腰包里有了钱,庄户人不仅腰杆直了起来,眼睛也敞亮了不少。街面上小商小贩的吆喝声似乎比往多了起来。

    作者题外话:哎!庄户人成年累月的在地里刨食,来几个钱真是不容易啊!扁扁的口袋里总是空着,修路总算有了“银子”,暂时可以应急一下。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大批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我虽然没有大诗人杜甫忧国忧民的思想,但也很希望生活在乡村的老百姓,早一天腰包鼓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