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四节 …

    自从上次一别,张一表本已平复的心再次翻腾起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他仅仅是个支部会计。可正是凭借会计,他的想法一天天膨胀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农活忙得吃紧,没有足够的劳力,修路只好暂时停了下来。偶尔去支部转转,一整天剩余时间就呆在家里。赋闲在家,对田舒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样也不对,那样也没味。一句话――田舒在他眼里一无是处。妻子有点纳闷:为何婚后短短时间内,自己的男人变化如此之大,是不是外面有相好的了?一整天累的要命,哪有心思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善良的她随即排除了这种想法。她实在不得其解。天真的她竟然归结为:人不能闲下来,否则的话,脑袋就有多余的时间,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挑剔不满的绪随之产生了。

    这天沉沉的,田舒一大早扛着锄头去了地里。家里只有张一表一人还在被窝里做着香甜的美梦。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慢慢地爬了起来。随便地刷了几下牙。接着他又掀开了锅盖,皱着眉看看妻子为他做好的早饭,无奈的摇摇头,转来到院子里。无聊的走了几步。接着仰头看了看天色,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冲冲地向门外奔去。

    原来他感觉要下雨,马上想起了露天敞放的水泥,他一边跑,一边想:万一水泥淋了雨,不仅遭受损失,而且王权贵就此会抓到把柄。他越想越着急,等他大汗淋漓地赶到时,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

    刘美一人正撅着腚把苫布往水泥垛上拉,苫布重加上水泥堆得高,一个女人谈何容易?张一表心里十分感动。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忙说:“刘美你歇着,我来吧!“刘美见他来了,只是会意地笑了笑,干得更欢实了。任凭张一表怎样解劝,刘美硬是没有离开。就这样两人一起忙着。张一表看着刘美腰际露在外面白白的肌肤,心里不免有点想入非非。不一会儿,水

    泥堵严实了。看着对方彼此“灰头土脸“的样子,俩人不由得笑了起来。刚才由于着急,张一表没有来得及问,现在没有事了,张一表忙问:“你是怎么知道水泥没有放好呢?”刘美故作轻松地样子说:“我正准备去小卖店一趟,不曾想路过这里,天气好像要下雨,我一看堆放的水泥,赶忙把苫布往上盖。这不!正好你也来了。”刘美说是这样说,实际并不是一回事。丈夫常年在外,自己年纪轻轻又闲着没事,如何能够耐得住寂寞?上次“门洞”里短短的见面,刘美就再也放不下张一表了。因此天天盼望着他的出现,张一表好像故意与她捉迷藏似的,修路停工了,人也不见了。

    她感觉有点意外,就来到街上准备打听个究竟。恰巧赶上天要下雨,一大堆水泥露在外面。她想:一定是一表忘了安排其他人看管水泥了,我得替他帮个忙――他有可能要来,即使不来,他后也会感激我的。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俩人忙完之后,在刘美的“盛邀请下”,张一表来到了刘美家。

    张一表浑是土,所以只好站着。刘美把倒好的水盆放在凳子上说:“快赶紧洗洗吧!”他挽起了袖子正要准备洗,刘美焦急而心疼的说:““快脱了衬衫擦洗擦洗吧,不然水泥粉尘会烧伤皮肤的。”张一表心里清楚:自己里面没有穿背心,哪能脱呢?他还在犹豫着。刘美笑着说:“有啥难为的,全是土了,还不赶快脱掉洗?”张一表脱掉了上衣,着急忙慌的洗了几下,就要穿衣服,被刘美拦住了。她夺过一表手中的毛巾,在他后背上轻柔的擦了起来。张一表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说:“别这样,我自己来吧。”“看把你能耐大的,够得着吗?怕我吃了你不成?”说完又擦了起来。张一表却像中电似的――的感觉迅速传遍全,看着张一表古铜色宽宽的脊背,她真想静静地靠在上面,慵懒的休息一会儿。

    大约过了十来分,刘美温柔的说:“你先坐一会儿,我把这脏衣服换换就来。”他光着脊背惬意地靠在沙发上。“哎呀!老鼠。”里屋传来刘美的尖叫声。他衣服也没有来得及穿,急急的顺着声音来到了里屋。张一表一开门,刘美光着上,抱着衣服打里面冲了出来,和他撞了个满怀。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