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二节 …

    村支部门前长长的一条街道,已经变成约有一米多深的壕沟。它的两侧站着许许多多大人和小孩,他们正好奇地观看深沟内挖掘机“天大的能耐”。旁边的装载机有条不紊的往黄色双桥自卸车上装土。看着短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王权贵不免有点吃惊:莫非夜里就开始了动工?谁他妈的吃了熊心吞了豹胆,胆敢未经我的许,擅自“太岁”门前挖土?他伸出手指着壕沟的方向,正要大声吆喝制止这一“野蛮”的开挖行动,他精明的妻子慌慌张张跑了出来,人还没有来到跟前,声音就跳跃着飞到了权贵耳鼓里:“权贵,咱有话慢慢说不要动气,体是咱自己的!”他一看是自己妻子柳叶,生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贵,你心脏不好,所以我赶了过来。”柳叶边说边用手在丈夫的后背上下抚摸着。张一表也许是看见了王权贵的到来,踩着壕沟松软的新土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领导的面前,近乎弓着子说:“王书记,您早啊!”“这是谁让挖的?”“您不知道啊,今天天还没亮,村长小刘就把我从被窝里提溜过来了!”张一表偷偷地看着书记的表。实际上,张一表根本没有早早的出来,他一个会计能有多大的权力,另外他也不敢过多的掺和,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真他妈的刘憨――憨头憨脑的球也干不成!”书记破口大骂着。

    “听他说您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报告上还有您亲笔签字。”张一表这么一说,老东西好像想了起来。“哎,这顿酒喝的全乱了,快,你给我把刘憨这小子叫来。”一表借机溜开了。他不由得暗自庆幸:老色鬼没有记恨我,只是对小刘很是不满。路已经挖了,不怕你玩弄权术,呵,等着瞧!张一表走到正在装载机旁边忙乱的村长说:“村长,王书记找你有事。”刘憨显得有点不耐烦,但一听是“王书记”,便赶快顺着张一表手指的方向张望着。“你替我过去‘抵挡’一阵,就说我忙走不开。”小刘有点心虚的说。“哎,我算老几呢,人家找的是堂堂正正的村长刘憨!”刘憨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了。狡猾的张一表,洋洋自得地站在挖掘机的旁边,一副领导的模样,两条胳膊蜷前,高高在上的察看着沟内作业况,心中暗喜的一表正等着看好戏呢!

    站在土堆上的王权贵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便开始在人群里寻找着。大家伙见书记来了,纷纷向后挪着。只有为数不多?在村里算作“有头有脸”的人主动上前搭讪着说:“书记,您早啊!”这时的书记哪还有闲工夫在乎这类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沉着脸径顾向前走着。

    “大叔,大婶地里差不多忙完了吧?出来看看!”跟在书记后面的柳叶笑呵呵的向道路两旁上了年纪的村民问好。尤其是那些媳妇们争着跟“书记夫人”拉话。只见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在人群里愤愤地说道:“这么开明贤惠的媳妇,让这个老东西给祸害了,真是老天无眼啊!”

    书记向前走着,正好和刘憨撞了个满怀。刘憨诚惶诚恐的说:“王书记您休息好了,昨天晚上实在是抱歉,让您??????“行了,行了,不要再?嗦了。”小刘还要准备说下去,被王权贵“粗暴”的打断了。他又急忙给书记递上了一根烟,王权贵看都没看他一眼,一支烟却熟练地叼在嘴里。小刘害怕书记发火,赶忙替书记点烟。哪里曾想:用得好好的打火机任凭小刘怎样使劲,就是窜不出火苗。难道打火机也威慑于书记而暂停了工作?看着刘憨笨拙的样子,书记干脆把烟夹在了耳根上,盯着铲土机发愣。刘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打着了火。赶紧小心翼翼地用手挡着吹向火苗的风说:“王书记,火打着了。”王权贵瓮声瓮气的说:“不抽了。”看着小刘尴尬的样子,柳叶赶紧走上前来说:“小刘,你叔昨天晚上酒喝多了,体有点不舒服。叔侄俩有话慢慢说。”说毕,用手揪了一下权贵的上衣,并且给他使了个眼色。毕竟刘憨是一村之长,更何况王权贵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妻子似乎提醒了他:看来他们几个昨天是有预谋的,明摆着是合起伙来整治老子,这笔账先记着,后看我怎么整治你们,想耍我你们还嫩着点儿。王权贵舒展了一下眉头。刘憨打算向书记汇报况,书记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好,你们干的好事!是我批了的!”随即又用一种咄咄人的目光审视着小刘并压低声音质问道:“是我亲笔签的字?你确定?”没容小刘回答,权贵起说道:“我累了,这里你先替我盯着,我先回去歇歇。”说完后,两只手放在背后,愤愤地走了。柳叶一路小跑地紧随其后向家中奔去。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