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一节 …

    近段时间,为了修筑灌溉粮田的渠道,河沿上大片碗口粗细的树木,全被砍倒卖掉了,支部的账目上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王权贵为了中饱私囊,特意摆了一桌酒席,借此想封住大家的嘴。他岂能“瞒天过海”――逃过张一表的眼睛。实施砍树的行动初露端倪,张一表就料定了“贼心十足”的书记要上演这出戏。因此,他也在“紧锣密鼓”的忙活着――背后联合支部其他人,阻止“顶头上司”的无耻行径。他的建议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

    这天晚上,在书记“应邀”之下,支部的几个“喽?”们,一起尾随着王权贵,来到镇里有名的“凤凰山庄”大酒店。张一表准备痛痛快快地乘着解“牙祭”之机, 伙同支部其他人实施他们的行动方案。

    大家围着他坐定后,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快步迎了上来,笑容可掬地说:“欢迎大家光临,有啥需要的,敬请吩咐!”说毕之后,给大家又挨个倒满了水。王权贵咧咧着嘴:“闺女,赶紧上菜上酒。”一个中等个子的女服务员拿着菜谱,笑盈盈地说:“请您点菜。”他看着美丽大方的姑娘,一脸堆笑的说:“闺女,有啥稀罕菜?”“菜谱上全写着呢,请您过目!”服务员一脸认真的说道。“哎,叔打小没念过几天书,不识字啊!”坐在一旁的计生主任翠翠赶忙打着圆场说:“姑娘,我们领导确实不识字,麻烦你念念吧。”姑娘一听这话,马上着训练有素的腔调念道:“油闷大虾,糖醋熘里脊??????”姑娘还一边耐心的解释着。“色未眠”的老东西一个菜名都没有记住,眼睛笑得快眯成一条线了。张一表早已坐不住了,他看着服务员说:“服务员,你把菜谱拿过来吧。”这位会计没有征得领导的同意,三下五除二点齐了菜,并把菜谱递给了站在一旁尴尬的女服务员。“这个闺女长得真水灵!”老色鬼王权贵还在嘟囔着。治保主任小刘向服务员摆了摆手,姑娘退下去了。

    不大一会儿,菜还没有上全,书记就喝得差不多了。他一边揩拭着油嘴,一边大声叫嚷着:“闺女,上酒。”一位女生拿着酒走了上来,打开酒瓶,逐次给大家斟酒。走到王权贵的面前,正要往杯中倒酒,色胆包天的书记,借着酒劲猛地抓住服务员的手,开始摸了起来。大家一看时机到了,张一表装作佩服的样子说:“王书记您真是好酒量!”就在这时,大家一应而合的竖起了大拇哥,恭维着这位上级。老东西有些飘飘仙似的。刘憨不失时机的说:“王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您应该为大家办点实事,把书记‘这把火烧旺’!王权贵晕晕乎乎的一个劲点头。“要想富先修路,我们大家合计了,我们应该为乡亲们硬化了街道”。书记“嗯嗯”的答应着。一表向村长刘憨使了一个眼色。刘憨颤巍巍地拿出早已备好的申请报告,递到了权贵的面前。毕恭毕敬的说:“我们早就为您想好了,这是修路申请报告,请您在上面签个字吧。”老色鬼赶紧抽回摸姑娘的一只手,左歪右斜的描下一生仅会写的仨汉字:王权贵。等他撤再摸人家姑娘的时候,服务员早已不在了。大家伙见他签好了字,一涌而上,纷纷端起了酒杯说:“大领导,我们大家敬您!祝您体健康,大家指望着您带领田家梁村民一起过好子!”书记脸上的不快,被大家“真诚的拥戴”即刻驱散了。他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接着,在大家的轮番劝酒下,王权贵喝的烂醉如泥。最后,大家把他扔在车上,一起回到了村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王权贵拖着疲乏的体,缓缓的坐了起来。善于察言观色的妻子递过一杯水,有心数落他几句吧,但看他难受的样子,只是用一种平心静气的口吻说道:“自己岁数也不小了,还跟小孩似地可劲喝酒!”他抬起晕胀的头,感觉浑软绵绵的。只是默默地咕噜着喝水。他回想着昨天晚上的经过。突然,他好像悟到了什么。马上掀开被子,披了一件衣服,向村支部跑去。

    当他三步并作两步喘着气来到支部门口时,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