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二节 屈…

    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响动。她显得十分不安,为自己心的人担心。

    刘美在院子里踱来踱去,抓耳挠腮的竟不知如何是好。张一表一定躲藏在柜子里,这一点她是十分清楚的。因为空的家里,诺大的一个人,只有柜子是他唯一的隐蔽所在。也不知他怎样了?柜子里憋得肯定很难受!不知是急,还是因为难过,她不由得流下了眼泪。自己得想方设法让王权贵这个老混蛋尽早离开,一表也能够少受点“罪”。想到此,她几步返回家里,嗲声嗲气的说:“领导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了?”说话的同时,给他斟满了一杯酒。王权贵色相十足地眯缝着眼睛,端起酒杯一仰而尽。刘美用纤细的手指夹起菜,送到王权贵的嘴边。另一只手快速倒满了酒,随即也端了起来。好一个“双枪老太婆”!这个老东西瓮声瓮气地说:“咋的了,成心想灌我?”刘美一只手赶紧放下酒杯,另一只手再次把菜递到了他的嘴边。王权贵用一张厚实的嘴唇“吧嗒”一下将菜紧紧地叼住。就在吞咽的时候,刘美那深深的半露的**却牵住了他的视线。他用力把刘美揽进怀里,脏兮兮的大手在她的丰上肆意游开来。“风花雪月”的子里,男人这些“嗜好”,她早已麻木了。正在权贵专心书玩的时候,刘美立即抽出手,端起酒杯妖里妖气地说:“领导,今天高兴就多喝点吧!”王权贵几乎看都没看一眼,差点连酒杯也送进自己那黑洞洞的口中。她心想:老东西,灌醉你赶紧给姑滚蛋!于是,她趁势又倒了一杯。正要端起酒杯的时候,王权贵一下子将她凌空抱了起来,摇晃着来到炕边,刘美被横放在一边。老色鬼手忙脚乱的脱掉了衣服。刘美心里暗暗地骂着:这个不得好死的老棍!但碍于权势,想到为了给儿子盖房子,只好委屈求全地在炕上四平八稳的躺着。她又顺手拉灭了灯,因为她实在不愿意看到将要压在自己上的这个爬行动物丑陋的嘴脸。

    他三下五除二*了衣服,赤条条地在一边为刘美宽衣解带。她紧紧地闭着眼睛,这个老东西在黑暗中一下子扑在了刘美的上。两只发皱的老手不停地抚摸着。他仿佛有使不完的蛮劲,不断地撞击着刘美的下,嘴里哼哼唧唧着:“舒服,真他妈的舒服!”她只是默默地忍受着,希望他快点结束。可哪里想到,这个“粘花惹草的高手”,今天却不断地变换着方法,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意犹未尽地折腾着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小媳妇。

    王权贵的粗鲁言行,激怒了躲在柜中的张一表。自打王权贵进来后,憋屈在柜中的张一表就开始“享福”了。他生怕弄出响动来,因此大气不敢出,子也不能轻易挪动。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憋得呼吸都有点困难,而且上像水洗一样――湿漉漉的。因此趁老东西上玩弄刘美之际,他慢慢地垫上衣物,把柜盖稍稍地撑起一个“支点”,这下才缓过气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上卑鄙龌龊的声音,张一表听得真真切切。自己心的女人被老东西不断地糟蹋着,他紧紧地攥着拳头,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打他个鼻涕横飞。可万一冲出去,自己的一官半职被撸下去不说,害得她也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所以,只好咬着牙关,痛苦屈辱的忍受着。转念一想:自己也太窝囊了,蜷缩在柜子里,活像一个乌龟。眼睁睁看着刘美被蹂躏却无能为力。

    其实呢?在刘美面前,张一表充其量不过是个多种。在王权贵面前,他又算什么东西,也还不是在偷吗?

    张一表想了很多:刘美也真是的,自己孩子还小,犯不着为了房子把自己的子搭进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过几年,说不定老家伙还下了台,自己岂不是“赔本”了吗?另外,老家伙如此纵,他也会早一天向阎王爷报到的。反过来想:我对她这样用,她居然背着我做出这等事来?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时间过得好慢啊!张一表还在盘算着。不知过了多久,王权贵这个老家伙也许是玩够了,从刘美那光洁的子爬了下来,稍微缓了口气,慌里慌张地穿好衣服,鬼鬼祟祟地溜走了。

    约摸老东西已经走远,刘美赶紧开了灯,衣服也没有来得及穿,下炕走到柜前,掀开了柜盖。我们主人公张一表此时正静静地躺在衣服的上面,脸上如白蜡一般。刘美疼惜的说道:“表,让你为难了,快出来吧!”他没有应声,还在不声不响的躺着。而眼角却慢慢地渗出了泪水。停了一会儿,他缓缓地爬出了柜子,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表。刘美急忙披了一件衣服,站在他边安慰地说道:“让你受委屈了,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说完之后,刘美轻轻地给他解着上衣的扣子。一颗;两颗;就在解第三颗扣子的时候,张一表甩了一下手,失魂落魄般向门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