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六十四节血光之灾

    裴裴哪里会知道这蓝色毛衣的来历?它是两姑姑为了讨他高兴而故意说成是妈妈买的。他更不会晓得母亲此时的艰难。

    



    小俊妻子在外务工不假,她一边还要索要赔偿款。一个女人在外面,人生地不熟,更何况还举目无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在一家饭馆做洗碗工,白天忙上一整天,晚上直到夜深的时候,才拖着酸困的子回到临时租住的南房躺下。劳累在她的心里倒是其次,对于农村长大的女子来说,这点苦算得了什么,更让她心焦的是钱还不能要到手,着实令她心焦和气愤。丈夫年纪轻轻的,已经去世很长时间,赔付款却迟迟不能到位,长眠于地下也不能够安心和踏实。尤其这几天,她是越想越生气——恨不得一下子飞到那个肇事司机的面前将他千刀万剐。想归想,总还得想办法啊!打工是其次。想到家里的儿子裴裴,她更是难受。有时想得让她发疯,留给外婆看管,万一出个差错,该如何是好。

    



    经过几个昼夜的思索和盘算,他终于决定请几天假继续要钱。

    



    第二天,她和饭店的小老板(还没有结婚)准备请假,还没等她张口,小老板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嫂子,你不是要钱去吗?我跟你去吧!”小俊妻子忙摇摇头说:“谢谢你的好意了,我自己去吧!”“咋,不相信我?”小老板登时急得说道。小俊妻子还在推脱阻拦,小老板用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行了,就这样决定了。”说毕,小老板便走到后厅跟他姐姐交代了一番,开车和小俊妻子一起去了那个肇事司机所在村里。

    



    无巧不成书——事就是赶得这么巧。肇事司机刚走,他们偏偏来了,打手机又不开机。听邻居说,此人每天晚上都会回来。小俊妻子心里着急:赶上小老板这么心帮自己一回,可这个家伙又不在家。这该如何是好?毕竟男人有主见,小老板看着她愁苦的样子,忙安慰说:“嫂子,咱们就等等吧。”小俊妻子无奈地点点头。

    



    临近中午了,小老板带着小俊妻子来到饭馆。这个村里的饭馆还算可以——起码比较干净。小老板随口点了两菜,坐在了小俊妻子的对面。

    



    女人的感就是细腻而丰富。她看着小老板这样照顾自己,眼泪不住“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小老板忙问怎么回事,她赶忙擦干了眼泪,勉强笑着说:“大老远让你跑一趟,还要破费,我很过意不去!”小老板一听,马上说道:“嫂子,谁还没有跟难处?看着你实在,所以我很愿意帮忙。”说话的工夫,饭菜端了上来。他们一边聊着,一边吃着饭。因为离晚上还早着呢,所以小老板就喝起了酒。小俊妻子在一旁也不好意思劝说,就这样临近晚上的时候,小老板已经喝多了。他沉沉的趴在饭桌上,任小俊妻子怎样喊都没有醒来。这时,从厨房里走出饭店的主人,小俊妻子忙问:“饭馆有休息的地方吗?”“有,楼上就是旅店。”小俊妻子赶忙搀起小老板打算往楼上走,哪里想到,刚走一步,他就摔倒在地下,小俊妻子也重重压在了他的上。小俊妻子急忙站了起来,站在一边的男子说:“哎,喝成这个样子,让我来吧。”这个男子一把揪起了他,两人将他抬到了楼上。

    



    小老板死死地躺在上。小俊妻子在旁边心急如焚的坐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小老板竟打起了鼾声。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小老板渐渐清醒了一点。看着边小俊妻子,他勉强坐了起来。含混不清的说道:“嫂子,不要煎熬,咱们俩马上过去。”说着,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小俊妻子忙扶他坐了下来,她给他倒了一杯水,递到他的嘴边说:“喝吧,喝了会好受的!”小老板一口气喝了下去。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他噌地站了起来。“嫂子,找那个王八蛋!”小俊妻子紧随其后,来到了饭馆的外面。驾车来到了肇事司机的门口,小老板打开了车厢的后盖,从里边取出了一根将近一米的铁棍就要往里冲,小俊妻子忙拦住他说:“千万不要打架,咱先和他慢慢说。”“这种人没有商量的余地。”话音未落,小老板提着铁棍就闯了进去。肇事司机可能听邻居说了,所以也有防范——实在扛不过去,就把钱拿出来。他还正考虑之际,小老板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也仗着酒劲,小老板开口便问:“钱准备好了吗?”肇事司机一看来者不善——手里还提着铁棍,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钱,然后说:“请过目,还有两万过些时间······”还没等他说完,小老板捋起铁棍照这个家伙打去。人家早有准备,一把挡住铁棍,使劲揣了小老板一脚,小老板子本来就发软,竟一下子倒了。与此同时,铁棍却不偏不歪砸在了他的头上,小老板晕了过去。肇事司机见状不好,赶紧从包里取出另外的两沓钱,对着小俊妻子说:“我给找医生去!”看着小老板顺着头部慢慢淌下来的血,她立马惊呆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