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六十三节妈妈的毛衣

    就这样儿子还嗷嗷待哺时,小俊妻子就远离家乡,到遥远的城里一边糊口挣钱,一边继续讨要赔偿款。很多时候,儿子只能从电话中或者从偶尔寄来的汇款单中,感觉到母亲的存在。当别的孩子都在享受花样年华的时候,儿子却留在乡下,孤独地像荒草一样生长。

    



    小俊的儿子裴裴已经五岁多了,外婆没有文化,为了让孩子从小接受教育,只得把他送到邻村私人办得幼儿园。带孩子们的阿姨是幼师毕业,外婆是比较放心的。已经是初冬了,裴裴的外婆在天边的启明星还亮晶晶眨眼的时候,就拉着他开始了赶路。老人来回一趟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虽然辛苦,可望着外孙在欢乐的天地里“咿咿呀呀”唱着儿歌的欢快劲,便会欣慰的笑一笑,感觉上轻松了许多。每天晚上接回家,裴裴总会躺在外婆的怀里,讲述今天说不尽的故事。可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孩子的笑声少了,总会一个人趴在窗户前默默地望着院子里呆呆的发愣。

    



    这天下午,外面飞舞着雪花,房屋·树木都披上了厚厚的积雪。外婆没有送他去幼儿园,因此他在家里玩。玩了一会儿,孩子又不声不响的伏在窗台上,傻傻地望着院子里飘落的雪花。往常的这个时候,陪陪早跑到外面堆起雪人来。外婆看着孩子说:“裴裴去院子里堆雪人去吧。”“不,我要妈妈!”说着说着,裴裴便哭了起来。外婆忙哄劝孩子道:“看,妈妈昨天给邮回来的玩具。”说话的同时,老人从柜子里取出了一把长长的黑色“机关枪”。孩子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个劲嚷嚷着:“我什么也不要,只要妈妈!”外婆无奈的看看,一个劲摇头。

    



    从此以后,裴裴从幼儿园回来后,再也不跟她讲述了,只是一个人沉默不语。有时和街坊邻居的孩子玩耍的时候,也是缺言少语的。就这样在寂寞和思念中过了两年多,结束了幼儿园的生活,开始上了小学。

    



    光在一天天流逝,裴裴在邻村就读一年级已有两个多月了。他渐渐地习惯了小学生活,也不再用外婆接送了。用他的话来说:“我是一个男子汉!”

    



    这天午后放学回家,他和村里几个同学一起刚回到村口,他的两个姑姑便快步走到面前,一把抱起了他。大姑摸摸他的冰凉的红脸蛋问道:“还记得大姑妈?”裴裴圆睁着一双大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姑姑。说实在话,两个姑姑只是在小俊去世后和裴裴见过几次面,可那时孩子还小,所以此时此刻,在陪陪的脑海里没有一点印象。

    



    两个姑姑把他抱回家。她们俩打开大包小包,把里面的东西悉数取了出来。二姑一边掏,一边说:“这是李宁牌运动服;这是七波辉牌童鞋;这是“十万个为什么”漫画书······二姑还在细数着。裴裴却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外婆在一旁赶忙说道:“裴裴,还不谢谢姑姑?”裴裴看了看外婆,站起,一个人去了院里。望着孩子的背影,外婆给两个姑姑倒满了水杯,叹口气说道:“哎,裴裴近段时间哭着喊着要见妈妈,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大姑定定了神,马上站到屋门口喊道:“裴裴,快回来看,妈妈给你带回的好东西。”裴裴一听还有妈妈带回来的玩具,一转跑了回来。“姑姑,快让我看看。”其实,哪里有妈妈买的东西,只是二姑随机应变——把其中的谎称是妈妈的。“裴裴,这件浅蓝色毛衣,是妈妈跑了很远的路程才买到的······”姑姑还要说下去,裴裴一把抱住毛衣,噙满泪水的眼睛望着姑姑说:“姑姑,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快了,你先给妈妈打个电话。”说话间,大姑从手包里取出了手机,用颤抖的双手拨通了小俊妻子的电话,然后递给了裴裴。她自己却紧走几步出了家门,站在院子里,她不住地擦着眼泪——看着裴裴,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小俊。能不伤心吗?这时,屋里传出裴裴和妈妈的对话声。

    



    “裴裴,学习费劲吗?天冷了,不要在外面乱跑,要听外婆的话。”妈妈说。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想你!”裴裴说。

    



    “过段时间回家,妈妈给你带好东西!”妈妈还要吩咐几句,裴裴便哭着喊道:“我不要,我只要妈妈,我只要妈妈!”电话戛然而止。裴裴拼命地吼着:“妈妈,妈妈······”孩子哪里会知道:电话一端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了。孩子哭了一会儿,慢慢地从书包里掏出笔袋和本子,开始写起了作业。

    



    晚饭后,两个姑姑紧挨着裴裴睡了下来。裴裴却抱着“妈妈给自己买的毛衣”,一直睡到天亮。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