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六十节醉温之意不在酒

    那是在小年的一天下午,鹅毛雪下得正紧,小俊早早的收车赶回家里。刚进家门,儿子就哭喊着要“奥特曼”。只因邻居二蛋的小儿子戴着一个“奥特曼”面具,所以小俊的儿子看见后急着要买。小俊已经累了将近一天了,饭也没有顾上吃。正在这时,妻子从厨房里端出气腾腾的烩酸菜放在餐桌上。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小俊蹲下哄劝着说:“爸爸明天一定给你买!”可孩子仍在倔强地哭着。小俊妻子一手拉着孩子,另一只手不容分说照着儿子的股使劲的抽了起来。孩子顿时大哭起来,可依旧在嚷嚷着“奥特曼”。他抱起儿子在屋里来回走着。小家伙就是不肯,小俊万般无奈之下,安慰儿子说:“别哭,爸爸这就给你买去!”说罢便骑上摩托车出了远门,因为他要去市里才能买上这类的玩具。

    



    大约在晚上八点左右,小俊回来了——一瘸一拐地推着摩托车。原来他在进村的岔路口摔倒了,玩具揣在他的怀里。路滑得厉害,他一路上在想:即使自己摔坏了,也不能把玩具弄损了。所以在跌倒的时候,他的两只手在下意识地保护着玩具。此时儿子躺在被窝里睡着了,间或还发出一阵阵抽泣声。小俊胡乱拨拉了几口饭菜,紧挨着儿子睡了下来,他在揉着自己肿胀的小腿。儿子在睡梦中还喃喃呓语着:“奥特曼”。小俊不由得推醒了儿子。接下来,儿子戴着“奥特曼”面具一直睡到天明······可如今呢?早已人去楼空——孩子的父亲已经撒手归西了,只留下孤儿寡母一对。人已经走了,可补偿款仍然迟迟没有到手。小俊妻子再一次掉下了豆大的一颗泪珠。儿子看见妈妈在哭,撒开两条小腿跑了过来。紧紧抱着她的腿说:“妈妈不哭,我要吃饭。”看着乖巧懂事的儿子,小俊妻子一把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第二天上午,张大娘的儿子来到他家里。二人客气地寒暄几句,张大娘的儿子二秃开门见山的说道:“小俊媳妇,你把交通事故处理结果跟我说说,好吗?”小俊妻子简明扼要的交代了一下。最后说:“赔偿认定书已经下达两个多月了,对方连一分钱也没有到位,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二秃马上说道:“不要愁,这算个啥?马上给你摆平!”小俊妻子又一次给他倒满水杯说:“那就有劳你了。”二秃喝完这杯水,跟小俊妻子要了肇事司机的电话号码和详细地址,便回自己的院子里开车去了。

    



    小俊妻子整个上午在家里等着他的消息。临近晌午的时候,二秃回来了。他腿脚利索地从车上下来,伸出一只手说:“没问题,小菜一碟,我搞定了!”小俊妻子喜出望外,边忙着张罗饭食,边说:“二秃兄弟今天就在这吃吃饭吧。”二秃也没有推辞,便点了点头。

    



    就在小俊妻子忙着要做饭的时候,二秃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沓钱,“啪”的一下摔在桌上。俨然一位功臣似地说道:“小俊媳妇,我一进那小子的家门,说明来意后,吓得兔崽子赶忙赔礼道歉。接着给我点钱。”他满嘴的唾沫星子在飞溅着。小俊妻子露出少有的笑脸说:“二秃,多亏你了,要不然这钱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要回来。”“小俊媳妇快把钱放起来吧!”小俊媳妇看着桌上的钱,不住问道:“二秃,这钱不够数吧?”“哎,这么大的数目,你也得容人家缓一缓嘛。”“这是多少钱?”小俊妻子问道。“三万元。”二秃回答道。“那剩下的钱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呢?”小俊妻子一脸疑问的看着他。“我过两天再去要。”二秃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小俊妻子看看也实在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也没有再言语。默默地在厨房里做饭。

    



    二秃酒足饭饱之后,腆着肚子,抹了抹油嘴,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没有过几天,二秃又去要钱了,这次要回来一万元。小俊妻子本来不打算留下来让他吃饭,可想到张大娘将近八十岁了,只好勉强又给他做了一顿饭。二秃仿佛家人似得坐在餐桌边,喝酒的同时,招呼小俊妻子也坐下来一块吃。天色已经黑了,屋里已经掌起了灯。小俊妻子心想:男人们就是不能喝酒,一喝就误事。二秃这么晚了,还在磨磨唧唧着不走。也确实是这样|——孤男寡女,呆在一个屋子里,会遭人说闲话的。

    



    二秃喝多了。他红红的两只眼直勾勾的看着小俊妻子。凭女人的经验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心里一定有非分之想。小俊妻子急忙站了起来,退到里屋,儿子已经睡熟了。她展开了被褥——以此示意二秃该走了,人家要休息了。可哪里想到,这个男人却不慌不忙跟了进来。睁着一双色的眼睛说:“小俊媳妇,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吧,我今天晚上来陪陪你!”小俊妻子一听赶忙说:“二秃,你不能这样啊!”她刚要躲,二秃嘻嘻的笑了一声,向这个年轻的寡妇扑去。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