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五十九节救命稻草

    现实是残酷的,它往往会背离人们的夙愿,在岁月的舞台上演绎出肝肠寸断的悲剧,让善良的人儿伤痕累累而难以接受。

    



    孩子的病渐渐的好转起来,可更为棘手的事还在等着小俊的妻子去处理。交通事故认定书已经下发,文中已经详细说明:对方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小俊没有任何责任。而且在赔偿事宜方面,已经一式两份送达了彼此的手中。可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多月了,仍不见对方的动静。搞得她心俱惫。她一个妇道人家来到交通管理部门,经过多次协商和督促,对方最终决定在下星期五之前把钱拿来。听着这样的决定,小俊妻子在惴惴不安中等候着。

    



    盛夏已经来临,人们早已换上了薄薄的衣裳,徜徉在暖暖的撩人的季节里。小俊妻子却还是穿着季浅灰色上衣,偶尔来院子里站站。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炕上,饭也很少吃。有时甚至一天也不起来,只是静静地躺着。她浑疲软无力,头也涨得厉害。儿子呢?看着母亲躺着便来到她边央求母亲和自己玩一玩,她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任凭孩子怎样怎样撒,她都无动于衷。孩子只得自己一个人呆在屋子的一角,不声不响地玩着“摆家家”的游戏。儿子已经懂点事了,母亲的愁苦绪使得他不敢再去拉扯妈妈了,因此昔撒欢的然无存了。就这样,整个家庭笼罩在“云密布”之中。

    



    天不遂人愿。这天星期五钱上午,小俊妻子仍然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眼睁睁的盯着大门口,期待着对方把钱送过来。然而,落西山的时候,也没有人影出现。她再也没有耐等下去了,她心急火燎地拎起电话,没好气的责问对方,可对方回话说,钱还没有筹齐。她自言自语的说:“再也不能等了!便宜这小子了。”小俊妻子想到:这明明是骗人。听说肇事司机家里还开着汽车租赁公司,想必净资产也有几百万吧。她不由得着急起来。可找谁帮忙要钱去?她在屋里的来回走着,就是想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就在这个时候,邻居张大娘迈着“三寸金莲”(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国足)从大门走了进来。别看老人脚小,走起路来蛮有精神的。张大娘一见面就说:“小俊媳妇,那个混账小子送来钱没有?”小俊妻子气愤地应道:“可不是吗?到现在也没有送过来。”张大娘一听这话,看着她坐卧不宁的样子,老人一边指着院外朝北的方向,一边张着瘪瘪的嘴唇说:“着千刀刮的东西,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张大娘抹了一下唇边的唾沫说:“让我儿子明天帮你要钱去,不然的话,这个瞎了眼的东西是不会轻易送钱来的!”小俊妻子非常感激的握着张大娘的手说:“张大娘,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你多虑了,街坊邻居的,我也是看你可怜没有人照应。”张大娘一字一句的说道。小俊妻子马上噙着眼泪,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哽着咽喉没有说话。两人接着唠了几句,张大娘急着回去给儿子做晚饭,小俊妻子便搀扶着老人送出了大门口。

    



    因为张大娘的儿子明天给讨钱去——小俊妻子像落水者抓到了稻草一样,顿时来了精神。她仔细收拾着锅灶。因为好几天没有做饭了,锅头上积着尘土。清理干净后,小俊妻子做了一个儿子吃的西红柿炒鸡蛋,接着又熬了一个汤。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小儿子手里举着一把“宝剑”,头上罩着“奥特曼”的面具,在屋里来回的“厮杀”着。听着儿子高兴的叫喊声,小俊妻子不住扭过头来看了儿子一眼,脸上现出久违的小酒窝——但随即消失了。睹物思人——看着孩子戴着的面罩,小俊妻子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的那一幕景!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