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五十七节钱命相连

    王云飞在尽心尽力地为父老乡亲办实事,想方设法能够使大家在物质生活和精神娱乐方面有很大的改善。但是,事与愿违——令他没有想到,农民狭隘自私的思想意识很难使展开的工作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缘于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王云飞只有通过不辞辛苦地耐心说服和教育。

    



    一段时间后,乡亲们的精神风貌有了较大的变化。然而,更为严重的问题还在一天天扩大,等待着王云飞去处理。

    



    田家梁村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留在村里。他们早已厌倦了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模式,尽管很多人靠饲养牛作为经济来源,但却收获甚微——粮食涨价,饲料也涨价,而牛价格浮动很小。年轻人尤其看不上喂牛——在他们眼里视作是又脏又累的营生。这样一来,村里的“有生力量”在逐渐流失。

    



    信息化的飞速发展,互联网的开通,使得有头脑的年轻人眼界大开。他们清楚地意识到:地里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去城里打工收入多。如今有政府给农民工撑腰,不愁讨不到工钱,因此,大多数腿脚健壮的人儿纷纷走向了外面的世界,村里剩下的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人。

    



    王权贵的三个儿子扔下瘫痪的老父亲,在城里开了一家饭店。前些年,王权贵在村里没少捞到油水。因此,弟兄三个手头自然有几个钱,他们还买了一辆汽车。

    



    没有多长时间,弟兄仨便各自搬进了楼房——王权贵在位的时候,就悄悄地利用公款买了三楼房。

    



    儿子儿媳走了,留下王权贵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大女儿的照顾下,只能依靠轮椅来外面“透透风”——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他上昔的风光已然无存,王权贵像蜡烛一样一点点耗尽,遗憾的是:蜡烛可以照亮别人,他却只能连累女儿,这大概是命运的安排吧!

    



    村里像王权贵这样留守的老人还有。有文化,有思想,有魄力的年轻人依然向外流动着。留下老实本分·安于现状的农民依旧在饲养牛,在地里刨土坷垃,他们之间贫富悬殊正逐渐扩大。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在这样的背景下,谈何容易啊?可怎样才能留住这些年富力强的小伙子?一系列问题摆在王云飞面前,让他煞费苦心。

    



    这些留守老人的子女们,只有在过时过节回来一趟,平时很少回家。

    



    张一表的儿子小俊也是外出务工的一员,只是他开着车搞运输——不用卖苦力。为了多挣钱,他没没夜的跑着。即使这样,妻子还是唠叨着——嫌他没本事,不像王权贵的三个儿子能干。为此他很闹心,尤其最近一段时间,妻子更是讨人心烦。

    



    现实生活中,男人挣回的钱一旦满足不了家里正常开销的话,夫妻二人的感就会慢慢变味,发展的最终结果,女人不再喜欢男人,这个时候,在她的眼里,男人左也不是,又也不对。

    



    面对妻子的无举动,小俊心里十分难受。他只有买酒醉,这样会好受一点。半年多下来,小俊变得沉默寡言了,妻子也懒得理他。每当他开车回来,只有一天天长大的儿子,能给他带来些许欣慰之感。是的,此时此刻,儿子是他将来唯一的希望。

    



    为了钱,他近揽上了一宗大买卖——贩运黄芪,来回一趟需要五天的时间。

    



    世间总有出人意料的事,让人来不及躲闪而遗恨终生。

    



    五月的一天晚上,天下着蒙蒙细雨。

    



    小俊驾车行驶在盘山路上。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本应该休息一下,可回想起昨天夜里,儿子在电话里的啼哭声,他不由得猛踩油门,渴望早点见到自己的宝贝疙瘩。他一边紧握方向盘,一边想:照这样的行驶速度,再有三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想到此,他不自地哼唱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路面的转角处突然横向出现了一辆大货车。也该着出事——他用力猛踩刹车,车还是向对面的大货车撞了过去,一场不可避免的车祸就要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小俊当时当时追悔莫及。他的脑海里迅速闪现出儿子那胖乎乎的脸蛋和圆嘟嘟的小嘴。没有容他多想,两辆车“咔嚓”一声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紧接着,同时又翻到了路基下面深深的沟里。

    



    这样的路况,赶巧又遇上这样的鬼天气,路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极少。

    



    大约过了四个时辰,公安民警得到好心人的报案,火速赶到了现场。小俊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可怜他已经整整一天滴水未进。为了钱;为了家;为了能够提前见到儿子,一张始终微笑着的脸就这样在瞬间黯然消失了。

    



    小俊去世的噩耗传到村里,人们无不为之惋惜。邻居张大娘流着眼泪说道:“多好的孩子,真是可惜了,要是一表媳妇在世的话,该有多悲伤啊!”小俊走了,妻子和幼小的儿子今后怎么生活呢?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