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五十二节天降财神

    多少美好的东西消失了,世界还像什么事也没有出现过.多少丑陋的事发生了,村庄里的人们也只是漠不经心地谈论谈论而已。直到谈资已不具新颖特点的时候,便再次尘封在记忆的深处。是的,子还在一天天继续着。可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却在不断地失去自己最为珍惜的的东西.生活永远是美好的,但一些人的痛苦却时时在发生,有时甚至出现毁灭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刘美自从张一表去世后,子过得可怜巴巴的。本来嘛,以前都是张会计私下里接济她,现在“源头”没有了,哪还有“活水”存在呢?她不仅供儿子继续上大学,还要维持每况愈下的家景,对于一个寡妇谈何容易?白天里,女人们坐在一起闲聊,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是,在夜里,自己却常常被这破烂光景煎熬得难以入睡。是啊!为了儿子总该做点什么吧,不然的话,往后的子该怎样过呢?月圆了又月缺了,刘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小钱瞧不起,大钱又挣不了,整夜冥思苦想也是白搭啊!

    



    人们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可这又大又圆的“馅饼”竟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刘美的头上。让五十岁的女人再次花儿一样灿烂起来。

    



    天,多么有朝气有希望的季节——带来芬芳艳的花朵,催生了渐已舒醒的草木。捎去对未来的一份憧憬,展现在人们眼前一片勃勃生机的景象。这个美好的时光里,寄托了多少人的梦想和期待。然而,山西这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在这个希望之,却被干旱无的笼罩着。田间地头,刚刚破土而生的嫩芽早已枯死,枝头树梢,青翠滴的枝叶也已收拢自己的躯。各种有生命的东西渐渐地黯淡下去。甚至,许多动物也因干旱而死。正是因了这样的所在,从这个地方开始有流动人口的出现。短短的几天内,田家梁村出现了外来的人员。

    



    这天上午,太阳暖暖的照着。村里的一些老人背靠着人家的院墙,站在向阳的地方,一边晒太阳,一边唠叨着曾经的话题。就在大家伙谈论的时候,村口走过来一个四十上下模样还算周正的女人,手里拉着一个小男孩。一路打听着向这边——人多的地方走来。

    



    刘美因为心烦乱,也来到大街上,四处看着。“大姐,请问有空房吗?”这个女人径自走到她的边问道。刘美看着这位不速之客,不耐烦地说:“你要干啥?”“我想住几天。”刘美重新打量了一番:一茶紫色的衣服,脚上一双尖嘴形皮。嘴皮薄薄的,一看便知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小男孩约摸三岁左右,粉嫩的脸皮,拘谨的看着刘美,刘美继续问道。

    



    原来家乡正遭受着十年九不遇的旱灾,她自称是孩子的母亲,一起出来暂避些子。看着“母子俩”,刘美心想:自己晚上睡不踏实,也正好有个伴。想到此她开口说道:“跟我进来吧。”说完后,“母子俩”跟着,一前一后向刘美院子里走去。一边走,女人一边自我介绍了一下,名字叫李丽,离婚了。稍作安排——刘美把“母子俩”安排到西屋住了下来。

    



    也许缘于都是女人容易沟通的缘故吧。半个多月过去了,刘美和李丽相处在一起,几乎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凭刘美的直觉,这个小男孩一定不是她的孩子,可自己又说不出什么因此只是胡乱地猜测着。

    



    到了晚上,刘美和她又唠了起来。刘美还是一成不变的谈论着自己的老话题:找点活干,可以挣点钱。李丽轻轻走到家门口,耳朵贴着窗户停了一会儿。确信没有人,方才返到刘美边。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说:“有啥话,你就直说吧,何必鬼鬼祟祟的?”李丽见刘美迫切想知道的样子说:“大姐,你不是想挣钱吗?”“快直说吧,别卖关子了!”刘美烦乱的说道。李丽停顿了一会儿,刘美着急的问:“快说啊!”李丽压低声音指着边的千万不要这样说那还说:“看,就是他!”刘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丽看着她一头雾水的样子说:“你们村有要小孩的吗?”刘梅马上清楚了。大惊失色的说道:“原来你是在贩卖儿童!”李丽低低的说道:“千万不要这样说。”李丽趁打铁地说:“大姐,这个生意来得快,又很挣钱,你只管负责联系买主,剩下的我来办,收入对半。你看怎样?”刘美害怕了,一直摇着头,连连说:“不,我不敢!”李丽见状,只得“苦口婆心”的跟她解释了一番。刘美不再说话了。“你好好考虑考虑,现在正值山西闹灾,机会不能失去啊!”说完后,便抱着熟睡的男孩向西屋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