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五十节疾病的预言

    今年的冬天,老天爷就是捉弄人。一场接着一场的寒风,使这个连地图上都没有标记的小村庄,在短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变得萧瑟和寒冷起来——行人蜷缩着脑袋,在弥漫着黄土的气味中走动。杨柳脱光了淡绿色的裙衣,光秃秃地在凛冽的北风中摇晃,滑稽古怪中透着某种任和刚强。

    



    田舒只好呆在家里。儿媳已经怀孕了,看着她着大肚子,做婆婆的丝毫不敢大意,生怕有什么意外和闪失。自从一表去世后,她的心里曾一度迷茫过。现如今,儿媳肚里的宝宝再一次唤起了她对生活的望。外面的风很大,她整天唠叨着不让儿媳出门——怕她着凉感冒。做饭之类的事,她更是全揽全包了,因此家务活比以前更多了。

    



    这天早上,她正在忙着收拾家务,邻居张大娘驼着背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老人裹着小脚在寒风中蹒跚的样子,田舒急忙推开门,紧走几步搀着张大娘向屋里走来。原来,张大娘儿子一家今天要从市里赶回家一趟,儿子喜欢吃油炸麻花,所以张大娘特意请田舒帮忙。田舒忙完家务后,匆匆地赶到张大娘家。又是擀面,又是搓麻花的忙活起来。

    



    “嫂子,你炸得麻花赶上十里香了!”田舒只顾忙乱着干活,却没有发觉张大娘儿子儿媳已经回来了。听着张大娘儿子的话,田舒笑着说:“柱子,你就贫嘴吧。”“真的,这又不是头一回吃了。”柱子继续说道。张大娘儿媳看着田舒额头的汗,关切的说道:“嫂子,你歇一会儿吧。”田舒转看了一眼柱子媳妇说:“小闺女(小名),嫂子就是受苦的命,你远路风尘的,倒是应该歇歇。”柱子媳妇放下手中的提包,急忙洗手笑着说道:“嫂子,我来搭把手。”三个女人就这样围在一起做了起来。柱子媳妇无意间看着田舒卷起袖子的手臂,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胳膊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疙瘩。柱子媳妇诧异的问道:“嫂子,你手臂上的疙瘩疼吗?”田舒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不疼。”“嫂子,有时间去医院看看吧。”柱子媳妇说。“哎,嫂子压根就没有当回事,不像你们城里人嫩!”田舒笑了笑说。谈话的工夫,麻花便炸好了。就在这个时候,田舒却一阵发晕,张大娘见状慌忙嘱咐说:“一表媳妇,赶紧上炕躺一会儿。”田舒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轻轻地躺在了炕上,她的脸也渐渐泛红起来。柱子见势说:“嫂子,我去请一下郭大夫吧。”田舒忙说:“柱子不用了,这是老毛病,躺一会儿就好了。”果然,过了十多分,田舒潮红的脸色渐渐退去。她赶忙从炕上坐了起来,柱子认真的说道:“嫂子,抽空一定要看看自己的病,不能大意啊!”田舒依旧笑着说:“不要大惊小怪,嫂子体好着呢。”因为家里尚有怀孕的儿媳妇等着吃饭,所以,田舒急急地打了声招呼便向门外走去。

    



    看着田舒远去的背影,柱子深有感触地说:“真是个好人啊,我怎么就没有碰上啊?”话音未落,妻子就飞快地揪住他的耳朵说:“你赶紧去追啊!”“行了,快放手!”柱子“嗷嗷”地叫着。看婆婆在场,柱子媳妇只好撒了手。玩笑过后,柱子媳妇走到婆婆的面前不解地问道:“妈,嫂子胳膊上的疙瘩什么时候出现的?”张大娘习以为常地回答说:“结婚一年后,慢慢地就有了。”“怎么回事啊?”儿媳妇继续发问着。“哎,听人们说,那是气出来的。一表成年累月不在家······那都是过去的事,不提它了!”看着婆婆言又止的样子,儿媳妇没有再问下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柱子媳妇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她缠着柱子继续打听着。柱子只好大致地说了一遍,她不由得叹口气说:“嫂子真可怜啊!”柱子看着妻子伤感的样子,摇着头说:“都已经这样了,只是她不太注意珍惜自己的体,我担心迟早会出事的!”“好吧,那明天上午,我再过去给嫂子提个醒。”柱子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上,柱子单位打来电话让他急速赶回去,两人便匆匆的走了。

    



    结果没有几天,田舒这个硬朗的女人终于病倒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