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四十九节血浓于水

    张一表走了,刘美在家里偷偷地抹眼泪(怕村里人知道)。她做什么都没有心思——心上人突然离他而去,她一下子变得孤苦无靠了。想着这些年的生活经历:张一表不仅给了她生理上的需要,更主要在精神上得到了依托和充实感。现在,张一表永远的离开了她,自己生活形成的空白将慢慢扩大。

    



    刘美的痛苦和田舒截然不同。田舒是一种痛彻心肺的感觉,在气愤和遗憾中夹杂着酸楚的味道。刘美呢?她是从自**出发,当然也不排除感需求的因素。“人非草木孰能无”?不管怎样说,刘美一下子很难从“失却”的影中解脱出来。惋惜之余,让刘美欣慰的是:自己给张一表生下一个儿子,也不枉他这几年在自己上花费的心血和精力,只可惜父子双方没有很好的沟通和交流,他就撒手人寰了。每当她想到这些的时候,就会暗暗的为儿子“鸣不平”。

    



    刘美尚且很难从痛苦的影中走出来,更何况重重义的妻子田舒呢?

    



    田舒整恍惚,干活也总是丢三落四的。

    



    这天,田舒正在炕上坐着。张一表的大姐远路风尘地赶来了,田舒赶忙迎了出去。大姐刚踏进院门就失声痛哭起来。看着田舒过早老去的容颜,大姐怜的揽着她瘦弱的肩膀哭诉道:“田舒,这几年把你劳坏了,几乎让姐认不出来了。”田舒听着大姐饱含亲的话语,一股暖流涌遍全,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得掉了下来。老姐俩互相搀扶着进了家。大姐看到屋子正中央柜子上摆放着兄弟的遗相。她紧走几步,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不停地摩挲着。子在不停地颤栗着——哭得更伤心了。田舒在儿子儿媳面前大概是压抑了许久,现在大姐登门了。她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酸楚失声痛哭起来。看着老姐俩哭作一团,小俊的媳妇忙劝说:“大姑,你们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凡事要想开一点。”大姐顿了顿,看着乖巧的侄儿媳妇,缓缓的止住了悲声。田舒尽力掩饰着内心的痛苦说:“大姐你先坐着,我张罗饭去。”她正要起,儿媳妇忙说:“妈,您歇着,我来吧!”说话之间,扭头走进了厨房。

    



    不大一会儿,小俊媳妇就把饭盛了上来。

    



    小俊出车不在家,三个女人围坐在饭桌前,一边吃,一边续着旧。大姐不由得再次谈起了张一表。她伤心地说:“他是我的兄弟,在病难的子里,曾赌咒说,至死也不会见我。结果,最终还是没能看上一表最后一眼。田舒,你是知道的,大姐当时是多么想来啊!可又怕他生气,病一下子加重······现如今回想起来,大姐是多么后悔啊!但我不会怪怨他。”田舒使劲的点点头。她继续说道:“大姐前几年家里穷,一表买车缺钱,他倒是跟大姐直说啊!却拐弯抹角非得让大姐补上当年母亲的赡养费和安葬费。六万元——这么大的数目一下子去哪里凑啊!就因为这件事,一表自始至终记恨我而不肯原谅我。他哪里知道:我因为丈夫有外遇,所以和他离了婚。孤一人也不容易啊!”田舒听着大姐一字一句的叙诉,忽的像针扎一样难受。心里不住怪怨起张一表。她放下碗筷接着说:“不管怎样,一表已经离世了,作女人的一定伤心难过,但你要振作起来,一家人全靠你呢。”田舒回应说:“大姐,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妥当的。”

    



    一顿饭在断断续续的谈话中就这样结束了。小俊媳妇收拾完碗筷后,一表的大姐拉着她的手说:“侄儿媳妇,大姑来一趟也不容易,也没有什么东西送你们!只是备了些小孩将来穿的衣服。”大姐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大堆东西。边翻边说:“这件是孩子刚出生时的肚兜兜,这件是孩子满岁时穿的衣服和鞋,还有尿布。”小俊媳妇看着面前崭新的花衣裳,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之。大姑接着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小俊媳妇说:“这两千元你拿上。”懂事的侄儿媳妇说啥也不要。大姑接着说道:“孩子,不要推辞了,这也是我的一番心意。”田舒看着她们争执推让的样子,忙站起说:“你就收下吧,别难为你大姑了。”小俊媳妇只好听从了婆婆的话,把两千元收了起来。

    



    安顿好侄儿媳妇,她又转过来,一只手轻轻地拢了拢田舒额头上掉下来的头发,满目含的说:“田舒,大姐这一走,不知何时能再来一趟。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的格大姐最清楚,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老姐俩再次抱头哭了一场。小俊的媳妇在一旁深深地被这血浓于水的亲包围着。她想:村里人常说,草绳麻绳可以斩得断,“”绳却割不断。是啊!自己的孩子还没有出世,大姑就准备好了小孩的衣服。患难之处,方显亲的纯真和高贵。想着想着,也不住掉下泪来。

    



    她们俩哭了一会儿。大姐无限伤感地说道:“一表走了,你们就是我的牵挂的亲人!”说话的工夫,她又掏着衣兜说:“这是五千元,可怜的兄弟在病重的时候,也没有来看他,这点钱你留作贴补家用吧。”方才止住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在老姐俩留有“沟痕”的脸上肆意蔓延开来。

    



    田舒知道大姐一个人也不怎么宽裕,但是大姐一再坚持,她不得不留下一千元。

    



    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姐挥泪而别!田舒婆媳目送着远去的亲人,直到奔驰的汽车消失在视线里。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