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四十八节活人复现

    送走了两女儿,田舒正要返回家,不远处,王权贵坐着由大女儿推得轮椅车在慢慢走着。虽然在同一个村子里,但彼此间却显得很陌生。只因为早些时候,王权贵的所作所为,大多数人很是看不惯,田舒当然也很气愤。尤其在男女关系上,她更是切齿痛恨。现在却不巧相遇了,看着轮椅上老书记傻歪歪的样子,田舒心里很不是滋味。都已经年纪一大把,他又半不遂。田舒心想:都已经是过去的事,还有啥过不去的坎?想到此,她急忙向他招呼。王权贵只是傻呵呵地笑着,继而又哭起来。这时,王权贵的大女儿说:“田婶,你也不要过分悲伤,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田舒微微的点了点头。不由得叹了口气。看着王权贵大女儿的臂膀上带着“孝”字牌,田舒有点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大女儿马上回答道道:“母亲前几天去世了,得了肺癌。”田舒感觉有点意外——前段子柳叶还好好得健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要走也只能是王权贵!“哎,人生无常啊!”田舒感叹的说道。她们互相寒暄了几句,便各自作别了。

    



    田舒回到院子里,默默地走进自己西边的屋子里。儿子儿媳大概是困乏了,在东边屋的炕上躺着。她看看屋里的陈设,心里空的。田舒感觉很深没劲,目光不由得定定地停在张一表的遗相上。在她的眼里,丈夫永远是家里的“顶梁柱”!她不由得后悔起自己前段子和丈夫闹别扭,一阵阵悲伤再度袭来。她甚至想到:今后只有墙上的遗相与她“相依相伴”了!不住涕泪连连。

    



    外面灰蒙蒙的,太阳整天缩在云层里,仿佛害怕这严冬的寒冷。暮色慢慢地从四周合围上来,晚上也提前降临了。儿媳妇已经好了饭,田舒没有吃,一个人早早的躺下了。夜半时分,田舒突然惊叫一声坐了起来,拉开灯在屋里窗台的花盆下面仔细寻找着什么。不大一会儿,儿子小俊走了进来。关切的询问着母亲,田舒一字一顿地叙述起来。

    



    原来,田舒刚刚睡着,她梦见张一表回来了,脸色蜡黄而且发黑。他坐在花盆的下面说:“发丧的前一天晚上,我回来了。家里人很多,但是都不理我。我是又饿又冷,那边也不给我吃饭,把我上的衣服全给剥光了。竟然蛮不讲理骂我坏事做绝了,放着好女人不懂得护,偏要招惹那个狐狸精刘美。阳间舒服享受够了,间就得受罪。你得多给我准备些钱和衣服,要不然我在那头要遭罪,我得贿赂贿赂他们,或许可以给我个‘一官半职’。另外,我每天夜里会呆在窗户的花盆下面看着你,不许你再改嫁。我现在饿了,赶快给我准备饭去。”。张一表一边说话,一边向她走来。田舒上像被什么重重地压着动弹不得,就在这个时候,田舒猛地被吓醒了。

    



    听了母亲的叙述,儿子小俊的头皮也有点发麻,母子俩不约而同的盯着花盆。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看着儿子昏昏睡的样子,田舒心疼的说道:“孩子你去睡吧,明天还得出车呢,刚才只是一个梦。”儿子懵头懵脑回屋去了,田舒却再也没有睡着。

    



    或许是田舒这些天太劳累了,也可能是为自己丈夫担心。害怕头顶三尺的神灵会怪罪张一表的“生前所为”,所以在后半夜的时候,田舒似睡非睡刚躺下来,便看到地下有两“人”摁着张一表说:“你小子狗改不了吃屎!活着的时候,折腾欺负老婆,现在还是这副德行。给我狠狠的打!”张一表“嗷嗷”的求饶着。田舒再一次被惊醒,她索穿好衣服坐了起来。就这样熬了整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小俊开车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没有告诉胆子更小的儿媳妇——怕她害怕。

    



    吃过早饭后,田舒开始清理院子里的卫生。大概临近中午时分,她感觉浑酸痛,头重脚轻,也许是感冒了。儿媳忙着买回了药,田舒喝药后就昏沉沉的睡了。

    



    田舒害怕晚上做梦,可夜色却偏偏作对似的再次来到在这个静静的村庄里。昨天深夜已经熬得够呛,今天晚上,她再也沉不住了,一倒头便睡着了。她又一次梦见了张一表。

    



    他只是讲述着自己生前对不起田舒,还一个劲的流泪。田舒给他熬了碗小米粥,他喝了一半全吐了出来。他还是黑黄黑黄的脸色,衣服很脏,他说自己在那头干苦工。他累了快要躺在炕上的时候,田舒又一次醒了。

    



    一连几天,每天晚上都做恶梦,而且有时还听到屋里有“打斗”的声音。

    



    今天她感冒好了许多。适逢张一表“烧头七”的子,一家人早早起来收拾妥当,带上贡品冥币之类的来到一表的坟前,田舒哭诉着说:“一表,你就放心的去吧,在世的时候,没有跟你享过一天福,死了还要穷折腾,让我夜里不得安生!你就行行善,积点德吧。”接着烧了一些纸和冥币,又唠叨了几句。这天晚上,田舒再也没有梦到什么,不知是烧纸起了作用,还是体复原了的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