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四十三节省亲归途

    母女仨抱头痛哭一场,但亲人团聚毕竟是一件高兴的事。一家人用亲切的目光互相看着。尤其是大姐慈地看着弟弟——又是摸摸脸蛋,又是拉拉手,弄得小俊有些不自在。是的,在姐姐的眼里,兄弟永远是童年时股后面紧紧跟随的“小淘气”。有血缘关系的亲是永远割不断的,更何况还是一脉相承的姐弟呢?

    



    他们一边唠着,一边向俊英的住所走去。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在一幢高楼下面放慢了脚步。俊英说:“上楼吧!”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田舒微微闭着眼睛,她感觉有点头晕。电梯停在十五层门,两女儿还要往前走,田舒不住问道:“英子,你这是领妈去哪啊?”“妈,不用着急,进去就知道了。”女儿笑着说。母亲懵头懵脑跟在后面,女儿打开一间房门说:“妈,进吧!”母亲望着装修如此豪华的房间愣愣的站着。俊英忙说:“我的母亲大人,这是女儿的楼房。”就在田舒半信半疑之时,女儿兰英拥着她走了进去。

    



    母亲放下包,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女儿一边给她倒水,一边递给兄弟一桶可乐。田舒没有喝水,连忙问女儿:“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二女儿抢白地说道:“妈,我姐星期六准备结婚,所以特意请您来!”田舒吃惊的看了看大女儿,俊英微微点了点头。正在这时,门铃响了,俊英开门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未婚夫。她分别作了介绍,寒暄之后,大家一起来到楼下一家饭馆共进午餐。

    



    俊英的未婚夫忙公司里的事,所以只好由姐妹俩带着他们四处走走。

    



    转眼是星期六。田舒参加完女儿结婚庆典便急着回家。俩女儿苦苦挽留,田舒只好又呆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母亲拉着俩女儿的手说:“你们俩要互相照顾,有功夫的话,回来看看你爸,他已经老了。”田舒知道俩女儿脾气倔,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洒泪而别。

    



    一路无话。等田舒回到家,院子里一片狼藉的景象。母子俩还在往里走着,一群鸭子“呱呱”地摇摆着向他们走来。接着,一只小羊羔和几只老母鸡也“欣欣然”地围了过来,仰着头,大张着嘴——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有几只鸭子还伸着脖子在她的小腿上蹭来蹭去。田舒没有来得及喂它们,径自开门进了屋里。

    



    屋里冷冷清清的。看样子,张一表在家里很少呆过:柜子上,茶几上积着薄薄的一层土,厨房里陈放的东西还是她临走时留下的摸样。

    



    田舒从女儿那里带回的美好心,一下子然无存了。她打扫着家里的卫生,儿子忙乱着生起了火炉(土暖气)。收拾妥当后,田舒又忙着开始做饭。忽然,一辆红色崭新的大卡车驶进院里,田舒和儿子不约而同来到了外面。

    



    大卡车停在墙角处,张一表从车里跳了下来。“你们回来了。”他兴奋地问了一句。还没等田舒询问,张一表径自走到儿子面前,摸着他的头说:“儿子,爸给你买了一辆车,明年假如考不上大学,就开车跑运输去!”他随手指了指停在面前的那辆车,转,他一副成功者的姿态向家里走去。

    



    “俩闺女怎么样?年前还回来吗?”张一表刚进家门就急着问道。田舒有心将大女儿结婚的事告诉他,可又恐张一表生气。只好瞒着说道:“好的,楼房也买下了,只是工作忙,今年就顾不上回家了。”“再忙的工作也该回来看看他老子啊!”张一表虽是这样说,但听到女儿连楼房也有了,心里的沮丧也慢慢冲淡了。

    



    饭已经盛了上来。张一表感觉俩姑娘有能耐的,因此心里美滋滋的。他让儿子取了一瓶酒,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他喝酒的工夫,竟吹嘘着:“还是我张一表的闺女不一般!”说完后,继续喝着。田舒怕他喝多了,把酒瓶偷偷地放了下去。

    



    吃完饭后,已是下午两点多光景。看看天色尚早,张一表因为喝了点酒,脑子有点“”。他拉着儿子来到车上,讲起车的驾驶常识来。讲着讲着,张一表就发动起来。田舒慌忙跑出来喊道:“一表赶紧下车,你喝多了。”小俊首先跳了下来,车还在“突,突,突”地响着。张一表迟迟不肯下来。田舒硬是把他拽了下来,同时拔了车钥匙。

    



    一家三口回到屋里,张一表“百年不遇”的要和儿子下象棋。因为已经放假了,儿子只得和他“较量”起来。看着父子俩“车,马,炮来回不停地厮杀着”,一股暖暖的感觉徜徉在田舒的心头。

    



    北方的冬天,夜晚来得似乎勤快些。工夫不大,太阳己经落下山来。

    



    掌灯时分,田舒喊他们吃饭,俩人只是一个劲地下棋,没有理会她。母亲看着儿子说:“小俊火车上劳累一宿,赶紧吃饭吧!”儿子吃饱后到外屋睡觉去了。田舒没有食,洗漱完毕也躺了下来。就在田舒迷迷糊糊之际,张一表慢慢地掀开田舒的被子钻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