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三十九节喜丧

    张一表凭着过人的才气和胆识,在灌溉农田机井这棵“摇钱树“下,捞足了“银子”,也挣够了“实惠”。没有多久,祖上留下的低矮的土坯结构房屋已经不见了,被雄伟高大的小二楼便拔地而起。它醒目地立在田家梁村中心,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甚至还包含几分“霸气”。是啊!前后左右错落无序的土坯结构房多得是。老房屋面对着对它的“伟岸”,个个都“低头”似的。

    



    张一表的份也不同以往了。财大气粗自待不言,应酬也增加起来。前面说过,张一表还有一项“特长”——在婚丧嫁娶方面主持司仪。因此即使贪于财货,好美色,人们好像也视而不见。毕竟嘛,生老病死在人生的岁月中,谁家不会遇到呢?请张一表帮忙,那是最为自然不过的事。在人们眼里好像“功大于过”——外面胡搞女人和主持司仪不能相提并论。只是在张一表处理村务活动的时候,触及到某些人利益,他们就会大肆渲染一番。可以这样说吧:张一表几乎发展到最辉煌的时期。

    



    “月有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这年夏天,正当张一表风得意之时,母亲去世了。老人家的离去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心里大碍:准备后事得了,更何况已经八十高龄,还有何牵挂的?可是,田舒却实在难以接受。婆婆临终前死死抓住儿媳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闺女,我的好闺···女,妈实在放···放心不下你!”后来,上下干瘪的嘴唇互相突张着却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灰黄呆滞的眼睛瞬间突然亮了一下,然后定定地看着田舒,手却一下子垂落开来。婆婆咽下最后一口气。田舒瘫软地趴在炕沿边失声痛哭起来。

    



    她从小没了母亲,来到张家后,婆婆给了她胜似亲母的疼。平时有心事和为难之处,田舒从来都是先跟婆婆诉说。因更何况张一表也很少在家。有时候即使跟他讲,张一表也懒得理论。

    



    婆婆死后,灵柩停放在院子里。田舒总要伏在棺木上痛哭一场。一边哭,一边述说着。

    



    我们不仅要为田舒投去怜悯的目光——边缺少了疼她护她的人。永远离世的婆婆再也不会听到她的倾诉了。但她仍旧声泪俱下的哀嚎着,作为儿子的张一表也许是忙着安顿后事,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张一表考虑的是如何安葬母亲才显得阔气。作为村里致富带头人,他大肆铺排着——雇了两班吹鼓手,按照村里有钱人的规矩:给老母亲还砌了墓

    



    出殡的那一天,天沉沉的。

    



    大概再也不能跟婆婆面对面“交流”了,田舒哭得几近闭过气去,令在场的所有妇女和老人无不为之感动而掉泪。本家的几个媳妇纷纷劝她:“别哭坏了子,让老人家放心地去吧!”

    



    田舒不听劝,依旧趴在棺木上,浑战栗地抽泣着。嘴里还一边跟婆婆诉说着:“妈,你就这么狠心的走了,让我以后跟谁诉说掏心窝子的话啊!妈···”看着她哭天抢地的样子,本家的一位老从人群中蹒跚着走到田舒面前,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背上。然后嗫嚅着嘴唇说:“孩子,节哀吧!”田舒缓缓的抬起头,一看是本家很有威望的张大娘,慢慢地吐出两个字:“大娘!”看着张大娘,田舒不由得想起了婆婆,哭得更伤心了。张大娘继续安慰田舒说道:“你婆婆在世的时候,你作为儿媳已经尽了孝道。不要再难过了,这是‘喜丧’啊!”

    



    按照村里的规矩,“陪灵{死人}坐席”已过,就该起棺发丧了。可田舒还在那里哭着。最后被本家几个男人硬拖了起来。

    



    在田舒的哭声中,伴着如泣如诉的唢呐声,发丧的队伍一步步向前移动开来。

    



    正当队伍前行的时候,突然,雷声大作,顷刻之间大雨如注。

    



    唢呐声随即马上停止了。大家冒雨急急地向前赶路。在大雨的浇泼下,草草的安葬了老人。

    



    等大家返回村里的时候,雨竟奇迹般地住了。

    



    第二天,田舒头胀得要命。她强挣扎着坐了起来,怅然若失地看着窗外。

    



    虽然是夏天,院里的一棵老榆树昨天在瓢泼大雨的淋灌下,树叶落了不少。现在,一阵风吹来,树下的落叶飞来飘去,最后停在院子里墙角旮旯下。给人一种荒凉清冷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