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三十八节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组织不会亏待你”这句“酒话”时时记在心中。三十出头的人儿,或许是过分贪恋人世间美景的缘故吧,岁月倒是没有“亏待”他——额头间镌刻下深深的沟痕,显得十分耀眼。特别是他那优美的几何扇形状的鱼尾纹从眼角出发,像条条无规则的线一直延伸下去,只可惜“使用面积”有限,只好在接近听觉器管前草草地“收了笔”。头部的三千烦恼丝已渐渐凋零。曾经的英俊,被谢顶慢慢销蚀。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一表”人才却难以再保持下去了。

    



    帅气的外表减弱了不少,无疑平添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新一届选举的开始,王银贵率先败下阵来。张一表老早就看不起凭着人多势众起家的王家弟兄。这不!拉选票送钱竟然差点致残。用张一表的话说来说:一个十足无用的东西!

    



    就在他们独出心裁地施展伎俩赢民心拉选票之时,国家颁布了新的选举政策。其中一条就是:大家可以首先选出自己心目中的委员,然后在众多委员中进行决选,也就是村里人所说的海”。而且海选中选出的委员必须占所有选票半数以上才能进入决选。否则的话,一律无效。

    



    村民一听这样深入人心的政策,都来了精神,纷纷摩拳擦掌——一定要投出属于自己关键的一票。

    



    就在大家平心静气选择“意中人”的时候,张一表也在家里摸着自己几近光秃的脑门寻思着。不愧是会计——他竟想起了一条“拱手同盟”的妙计——刘憨··王权贵·王银贵和自己必须联合起来,才可能击败新入选的委员。第二天,这几个村里所谓的“精英”在村支部办公室合计了一上午。最后张一表提议:“把四个人的名字印在类似于“名片”的纸上,纷发给村民,以此做好进一步的宣传工作。当然,这项事关选举成败的任务只能由刘憨来办。王银贵腿还有点不利索,王权贵又刚刚“解”。

    



    三月二十八这一天,暖暖的阳光普照着这个古朴喧腾的村庄,同时给人们带来融融的意。

    



    海选如期进行了。田家梁村设立四个选举地点,可监票员均与“四人帮”有利害关系。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为拉选票方便而已。其实在选举现场,大多数选民的选举权都被监票员所代替——监票员误导村民填写选票。这样一来,形成了村民的投票权被监票员利用,此种举动无疑有利于四人的获胜。这还暂且不说,有许多老弱残疾之人,他们的选举权也被“四人帮”组成的“选举委员会”生生的剥夺了。何以见得呢?在大庭广众之下,监票员理所当然的给填写选票。好像在他们眼里,这些人根本没有选举资格。

    



    新一届的选举在“暗箱”作下,还有公开·公平·公正·合理可言吗?更有甚者——田家梁有选举权的村民2600人,按照海选半数规则,“四人帮”委员和另外两名新选出的委员都应在1300票以上,才能参加“决选”。可实际上,他们中的六人最多的仅有800票,最少的才400多票。令人费解的是:乡政府竟然让这六人进入了“预选名单”——作为合格的候选委员,准备参加最后一轮的“决选”。

    



    选民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原指望通过这次新的选举政策,可以选出一个“父母官”,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奔小康,没想到这次选举还是让某些人钻了空子。

    



    四月十八决选的这一天,大家都无奈的摇着头,有气无力地投出了最后“神圣”的一票。

    



    结果当时公布了。“四人帮”仍然官居原职。王银贵虽然选票多一些,但毕竟初涉官场,还没有“酒精”考验,所以只能安排个副村长,其余两个新入选的委员做了“勤杂兵”。

    



    一场轰轰烈烈的换届选举就这样结束了。

    



    王权贵行走江湖多年,路子已经很宽。上面的“官老爷”也没少得到他的“孝敬”,终究“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领导还等着他继续“上供”呢。所以,哪里能够轻易败下阵来,不过到后来,王权贵对张一表的态度还是收敛了许多。

    



    尽管张一表没有升职,但地位却抬高了不少。更为称心的是:村里灌溉农田由他负责——灌溉机井这一“摇钱树”归了他!,垂涎许久的“一块肥”终于到手了。王权贵已不再一手遮天,本着互惠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俩人即使面和心不合,但为了贪取钱财这一共同的目标,双方还是达成了“精诚合作”的协议。这不能不说是“共赢”吧!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