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三十七节出师不利

    上苍是公平的。虽然如风的浓发已经悄然零落,但修渠打井,张一表功不可没。上级领导也大为嘉赏——虽然仅仅是口头上的精神鼓励。其次,村民们图的就是就是年年能有个好收成。去年可谓是“风调雨顺”的好光景——农田得到充足的灌溉,粮食也取得了大丰收,人人脸上都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就在大家沉浸在丰年带来喜悦的时候,新一轮的换届选举已经拉开序幕。

    



    张一表和王银贵之类的人,“野心勃勃”地在暗地里活动起来。

    



    原来的村干部都在加紧行动着。只不过王银贵是自己上阵,而其他几位不用自己亲自出马,有帮手——打小旗帜的人很多!有人愿意效劳,帮着自己的“主子”效劳。

    



    还是王银贵脑子“活”,晚上挨家挨户给大家“送温暖”——每张票50元。家里人口多的一下子就挣了几百元。

    



    “心急吃不了豆腐”急躁的王银贵上蹿下跳着。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了——也该他倒霉。

    



    今年天雨好像来得早,也来得勤。风还没有吹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淅沥沥的小雨夹着雪花就开始飘落起来。傍晚时分,雨加雪依旧断断续续的飘洒着,暮色也渐渐笼罩了整个村庄

    



    。

    



    王银贵正坐在家里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烦乱的看着窗外。“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在这个时候下起雨来,真他妈的窝心。”他自言自语地骂道。也难怪他叫天,因为“送温暖”活动还没有搞完。

    



    前几年张一表修路仅仅把主要街道硬化了,对于那些小街小巷至今还露着黄土地的本色。在这样的天色下,走夜路一定不方便——有的街道跟烂泥塘一样光滑不堪。

    



    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雨仍没有停息。王银贵无奈的摇了摇头,披一件雨衣来到院门外,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麻雀”家走去。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口,里面却插着门闩。他叫了半天门,“麻雀”兄弟也没有出来。王银贵哪里会想到:屋里七·八个光棍汉正聚在一起打大A。“厮杀声”此起彼伏,怎么能够感觉到王银贵“温暖”的到来?他没有办法,想想只好翻墙而过了。他一时“急功近利”——一天的雨雪洒在这些土墙上,怎么能够承担住王银贵胖乎乎的体?他在墙角下垫上一块石头,使上小时候上树的本领——一纵骑到墙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连人带泥皮一起摔了过去。这下屋里的人听见了。“麻雀”穿好鞋急忙来到院里,拎起一根棍子跑向大门口,与此同时他看到墙角一个黑乎乎的人影。“麻雀”说时迟,那时快照黑影便抡起了手中的棍子。王银贵看这阵势慌忙喊道:“兄弟别打,我是······”还没等“王银贵”三个字吐出来,后背就是重重一棒。“黑影“哎呦”一声。屋里其他的几个人也跑了出来,有人拿着手电一照:王银贵正“呲牙咧嘴”的呻吟着,一只手还不停地摸着后背。“麻雀”一看是王银贵,赶忙蹲下一副苦笑不得的样子说道:“哎,原来是四哥,你倒是说话啊!”王银贵正待说话,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的年轻人揶揄着说道:“王哥,不是兄弟说你,放着好好的路不走,你却偏偏要跳墙,哎,放着正道不走!”这真是“癞蛤蟆跳门梁”——既伤股又伤脸。王银贵心里暗暗的骂道:这帮兔崽子,等老子上台后,看怎么收拾你们!无奈“英雄气短”——眼前这个惨象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其实“麻雀”在黑暗中早已看出了王银贵,所以出手才那么快。也许是“屋及乌,恨屋及乌”的缘故吧,虽说王银贵在去年修渠过程中,在众乡亲面前表现还比较好,可是缘于王权贵多年“罩”着大家,尤其是“麻雀”对老书记家族的人,几乎都怀着一种仇恨的心理,所以才有了刚才那惊险的一幕。

    



    “杀人不过头点地”,更何况王银贵也没有犯法。他今天充当跳梁小丑的目的,“麻雀”是清楚的。他想到此,赶紧招呼大家搀扶王银贵。可任凭大家怎样使劲,王银贵愣是直不起腰来,就连脚脖子也崴了。没有办法,“麻雀”只好把他背了起来。王银贵趴在他背上吱吱呜呜说:“兄弟,麻烦你把我送回去吧!”就这样,在众人的帮扶下,王银贵像一头死猪似的重重地压在“麻雀“那单薄的上。

    



    经过二十多分,他们“前呼后拥“地把这位”温暖使者“送了回去。

    



    从王银贵家返出来的时候,个个笑得前仰后哈。“麻雀”说道:“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根汗毛!”

    



    像平静的湖水投去一粒石子一样,小小的村庄再次泛起阵阵涟漪。

    



    第二天上午,不知哪位才子还为王银贵编了几句顺口溜:“要当官,等花钱,银子后面出英才,胆子大,心思怪,上边跳来下边窜。说不清,道不明,银贵心里吃黄连,撕破头,抢个脸,争天争地赌把钱!”大街小巷迅速传了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