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二十三节谁是孩子的父亲

    担忧也好,痛苦也罢,孩子在刘美的肚子里盛一的“不安分”起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刘美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自言自语的说:“孩子,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这天午夜时分,刘美由于腹部剧烈疼痛而尖叫起来,结果被隔壁大婶听见了。

    



    自从阮旦死后,墙的两面都架设着梯子。一个寡妇人家总得有个照应。这样一来,即使在深夜,联系起来也比较方便。这时,婶子踩着梯子,来到刘美的屋里。

    



    刘美蜷缩着子,头发凌乱不堪,裤管上浸渍着殷红的血迹。大婶一看这种景,不由大惊失色的喊道:“傻孩子不要命了,还在傻等什么?”说完后,急急的返回自己家,向丈夫说明况后,大伯子二话没说,就走到停在院里的面包车旁。刚要发动引掣,大婶拦着说:“你先去跟书记说说况,万一王权贵怪罪下来······”“这是我们阮家的血脉,不能耽搁,出了人命你能担待得起吗?”说话间,车尾已经“突,突,突”冒出烟气来。

    



    原来,这部面包车是村支部在修路结束后,为方便村领导外出活动买的。刘美的大伯子只管负责开车,王权贵一再吩咐:除了村领导,其他任何人没有我的批准,不得擅自乘坐。

    



    婶子看着着丈夫这坚决的态度,再次踩着梯子来到刘美家,找到钥匙开了院子的大门。

    



    已经是数九寒天了,外面冷得很。尤其在夜晚,更是寒气人。婶子搀扶着刘美,慢慢地坐到车上。她脸色煞白,无力地倚靠在车的靠背上。

    



    大约一小时过后,他们来到医院。经过观察诊断,刘美住下来待产。

    



    大伯子急着赶了回去——说归说,他毕竟害怕王权贵。

    



    就在当天晚上,刘美生产了,而且还是一男孩。事赶得比较匆忙,没有来得及通知刘美娘家人,只好暂时由婶子照顾。

    



    第二天早上,王权贵要去乡政府开会。刘美的大伯子急忙把车开到书记院门口,静静地等待书记大人上车。大约过了四十多分,王书记才不慌不忙地走出来,还一边用牙签剔着牙。刘美的大伯子一边开车门,一边客气的说:“王书记上车吧!”王权贵看都没看他一眼,慢腾腾地上了车。“王书记准备好了吗?”大伯子问道。王权贵用鼻子“嗯”了一声。

    



    汽车行驶着,王权贵靠近车窗向外看了看。街道两侧散乱的堆放着牛粪和猪粪。因此,路就变得狭窄了。

    



    每逢这个时候,很多头黑白花色的牛汇集在这条通往站的道路上,左摇右晃地向站走着。后面是它们各自的主人。王权贵的专车在街道上缓缓的行驶着。牛好像故意阻挡似的,任凭主人的吆喝,只是慢慢地向前走着。书记坐在车里有点恼火,从窗玻璃探出头愤愤的说:“赶快把牛赶在路边,别挡路!”他还要说什么,忽然一头牛撅起股就拉起稀来——也许是肠胃消化不好,溅得满地都是。王书记正在说话当儿,溅在地上的其中几点稀牛粪,竟然弹跳起来,不偏不歪地砸在他的嘴上。王权贵急忙缩回了头,懊恼地擦了起来。

    



    车好不容易驶到牛的前面,王权贵余怒未消的望着外面。

    



    “快停车,快停车!”王权贵喊道。刘美的大伯子慌忙停下车。扭过头来问:“书记怎么了?”“怎么车座上有血?怎么回事?”王权贵脑门上青筋暴露的喊道。看着书记“沾满血迹斑斑的双手,刘美的大伯子有些着慌。吞吞吐吐地解释道:“昨天晚上,不小心······”不容他继续说下去,王权贵训斥道:“这趟回来后,把车钥匙交到村支部,另派他人!”刘美大伯子一听书记这样的决定,不住叫苦连天。他不由自主地述说着事的原委。王权贵刚听到“刘美”两个字,立即问道:“刘美怎么了?”

    



    他详细的补充着。王权贵着急地说道:“赶紧去医院!”“那不去开会了?”刘美大伯子问道。“不去了。”王权贵说道。

    



    等来到医院门口,王权贵吩咐把车座上的血迹处理掉,自己快步向住院部跑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刘美所在的病房,王权贵开门走了进去。

    



    刘美面无血色的躺着。王权贵轻手轻脚走到病前,正要说话,手术大夫走了进来。医生看着这个年长刘美近二十岁的男子,猜测着说:“你是她丈夫,怎么搞的?”“他不是丈夫,是我们村的书记。”站在一旁的婶子解释道。书记似乎有所醒悟,马上说:“对,我是村支书,出于领导对乡亲的关心,过来看看。”说着掏出三百元,放在刘美的手上。

    



    书记走后,婶子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地。心细的女人平时就有所耳闻,只是缘于本家关系,不敢随便乱讲。今天王权贵贸然看望,婶子将往的一些琐事和传闻联系起来,推断出刘美和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

    



    王权贵走了出来,招呼着刘美的大伯子开车往回返。

    



    等车停在书记的门口时,刘美的大伯子拔下车钥匙,递给王权贵。书记笑着说:“老阮,你何必当真呢?收好钥匙。”“那我明天还开车吗?”他问道。书记皮笑不笑的说:“你这么称职的司机我到哪儿去找?”老阮拿着车钥匙半晌说不出话来。书记接着说道:“不仅要继续驾驶,而且我还要给你增加‘饷银’呢。”王权贵说完后,跳下车迈着不曾多见然而有力的步伐向家中走去。他看着王权贵新换衣服的股上留下的血迹。猛然醒悟到:是刘美这片“女儿红”给他带来的好运!哎,我还真的替祖宗八代感谢刘美啊!是她给祖上积的德吧!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