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四节旧情复现

    书记走后不久,张一表像是从地缝里钻出来一样,立马跑到村长面前笑嘻嘻的说:“顶头上司找你有何指示?”“没说啥,看样子很生气。”刘憨惊恐未定的说。“哼,让他老东西‘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张一表颇为得意地补充了一句。刘憨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朝四周看看低声说道:“你小子不要太过分了,小心王权贵给你下绊脚石。”村长意犹未尽的呶呶嘴,一边拍拍上的尘土,再次向装载机走去。

    



    张一表望着刘憨逐渐消失在人群中,自己忐忑不安的想:万一王权贵中途制止,事就不好办了。所以进度一定要加快。想着想着,张一表就迅速走到村长面前,把自己的想法跟刘憨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村长考虑再三,觉得张一表的顾虑也不无道理。于是,临近傍晚的时候,刘憨又雇了两辆挖掘机,在全村重点街道展开了“突击行动”。

    



    在以后修路的子里,看来他们有点多虑——王权贵很少过问,只是偶尔来现场看看。

    



    张一表跟着刘憨在工地上忙前跑后,一天下来,浑跟散架似的。晚上下工的时候,他跌跌撞撞回到家,倒头就呼呼地睡着了。田舒这个痴的女子看着自己的男人累成这个样子,心里不免有点疼惜。但想着村里众乡亲对自己男人毕恭毕敬的景,倒觉得踏实和欣慰。甚至感到骄傲。

    



    每当这个时候,张一表“只顾”睡觉而忘了吃饭,田舒还要哄劝着她的男人,一口一口的把饭咽下去。有时,张一表累的实在支撑不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田舒竟像喂养孩子似的,用小勺子慢慢地灌进去。最后还得替他一层一层剥去上满是汗渍的衣服。诺大的一个男人,田舒忙碌下来,脯一起一伏的喘着气。安排完张一表,她也拖着劳累一天的体,紧挨着心的丈夫甜甜地睡去。

    



    这天下午,天气没有一丝凉风,近乎有点窒息。张一表咂吧着干瘪的嘴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抖动着敞开的上衣,烦躁的走到一户人家院门洞里。没有了太阳的照晒,顿觉凉爽了许多。张一表正要准备坐在地上歇一会儿,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从屋里迎了出来。手里还提着暖壶和水杯,边走边说:“哟,原来是张大会计在忙着指挥修路。大天的,快喝口水吧!”张一表扭回一看,不住“啊“了一声——就在他一愣神的刹那间,这个满面风的年轻媳妇早已把一杯茶水递到他面前。张一表极不自然地接在手里。这个女人端着另一杯水向隆隆的挖掘机走过去。他望着小媳妇风韵犹存的影,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那年初冬,乡亲们忙完了地里的农活,个个悠闲自在地呆在家里。有的走东家窜西家互相唠着嗑。谈论也大多是农事上无关紧要的话题。

    



    说来也巧。一个月亮姣好的晚上,邻家赵大娘来到家里,还带着一个约摸四十上下的女人——赵大娘的一位亲戚,正好张一表也在家。这个女人看着张一表的俊摸样,马上说道:“后生,今年多大了?”还没等他回答,母亲就抢过了话题说:“我儿今年二十四了,书没有念成,在家劳动呢。”“有对象了吗?”这个女人继续问道。“还没有呢。”母亲有点惋惜的说。女人听说张一表还没有对象,立刻把子往前凑了凑说:“大嫂,我给介绍一个对象吧。”“那敢好啊!’张一表的母亲随即附和了一句。因为她知道:自家底子薄,条件好的姑娘是很难找的,所以她也没有当回事。你还别说,没有几天,这个女人果真带来一个姑娘。只见这个女子:白净的圆脸,微的鼻子下长着一对灵巧的嘴,尤其是长长的睫毛下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不由得心生怜之感。张一表站在姑娘面前显得有点不自在。可人家女子一副老练的样子,眼睛却不停地在屋里看来看去。一表母亲虽说不在意,但看到眼前这么水灵的姑娘,好一阵忙乱。然而外表俊俏的“好媳妇”毕竟没有留住,一表亲自倒下一杯浓浓的红糖水,姑娘竟没有沾一口就随同那位大嫂匆匆地走了。结果呢,可想而知——姑娘嫌他们家穷。从那以后,这个漂亮的妹子在一表的心里像生了根似的,每到晚上躺下来,脑子里满是姑娘那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

    



    现在居然在同一个村住着。多少是熟悉些,只是人家“名花有主”,张一表也就不再奢望什么。

    



    这个小媳妇名叫刘美,结婚刚满三年,至今还没有孩子。男人常年在外赚钱,在村里算是富裕户,因此钱财方面刘美是再称心不过了。女人毕竟心细,自打嫁到这个村,她就一直记着这里曾有相过亲的“对象”张一表——人长得帅气,就是家里穷。更令她没有想到张一表当上了村支部会计。因此,刘美的心就再也没有消停过。顺理成章的会面理由,她冥思苦想很多子竟也没有弄出个头绪来。今天正好工程干到她家门口,“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来了。为了今天的“偶遇”,她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一大早,刘美就抖出自己所有的漂亮衣服,试了这件穿那件,整个上午忙得不亦乐乎。她又把男人在城里给自己买的平又舍不得用的香水撒到上。一件半透明的淡粉色麻纱料子衬衫(城里人穿的,农村很少见到)打扮得刘美更加媚可人。

    



    张一表还在回想着往事,刘美已轻盈地返回到边柔声细语地说:“领导,想啥呢?”他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却不知从何说起。于是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么凑巧,我刚好渴得。。。你正巧。。。谢谢了!”张一表暗骂自己今天怎么这么没粗细,一个娘们就把你搞得语无伦次了,还能成什么大事。骂归骂,可自己的心还是漾了。。。。。。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