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一节头发长见识短

    田舒的痴专注;张一表又急于得到“后台”的荫护;再加上他本家叔叔“首肯的评价”。田舒的姨姨自认为没有看走眼。终于选定了一个良辰吉,在时间仓促的况下,心地善良的田舒,踏着血红色的地毯,投入魁梧英俊的张一表怀中。安分守己的良家女子,从此做了张家的媳妇。

    



    婚后不久,上次一度搁浅的选举工作,再次被提到议事程上来。

    



    这天一大早,村民们清扫了自家门前的卫生,翘首期盼着下届领导班子走马上任后,能够带领大家一起致富奔小康。上次选举已经大张旗鼓的宣传过了,所以,这次选举没有过多的铺排陈设——省去了许多的“繁文缛节”。比方说乡领导的讲话和待选委员的“就职誓言”都被一一“砍掉”。与会人员坐稳后,张一表开门见山的介绍了一下注意事项,便在相关人员的监督下,选举开始了。大家伙填好选票后,直接投入了票箱。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在乡领导的督办下,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王权贵票居榜首——当选为田家梁村书记,张一表当选为村会计。选举结果刚刚公布,一表百思不得其解。他绞尽脑汁的在想:王权贵家族之大是有目共睹的,自己虽然不能与之抗衡,但怎么连个村长都捞不上?煞费苦心的白白花费了两千多元——送烟“买”选票。最终捞了个管账本的差事。

    



    他也许更不会知道:小小的会计还是因了“外甥女婿”才得到的。更让他无法猜到的是:老谋深算的王权贵暗中撺掇,让张一表这个无名的“卒子”在这次选举中,得到了一席之地。当主持人宣读完中选人名单时,台下一片沸腾,无不拍手称快。有些年轻人竟吹起响亮的口哨,而我们“聪明能干”的张一表却灰溜溜的从后台走下去,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地向家里走去。

    



    他回到家里,一股跌坐在椅子上。一声长叹,便仰躺在沙发上。

    



    田舒还没有回来,这个女人还沉浸在丈夫选中会计的喜悦之中。她边拍手,边用眼光寻找着台上的张一表,好大半天没有看到。寻思着一定是回家了,她马上离开会场,快步往回赶。选举已经结束了,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正陆续地往回走。她只顾急着走路,乡亲们的招呼,她都没有来得及回应。以为她有什么急事,大家也就不再理会她。

    



    田舒一口气回到家中,张一表正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因为心里的痛苦,他脸上的横有稍许的扭曲,还不时地痉挛着。看到丈夫这个样子,田舒不由得吓了一跳。她慌忙伸出一只温的手,轻轻地摸着他发亮的额头,用柔柔的语气疼地问道:“一表,你哪儿不舒服啊?”他没有说话,只是皱了一下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一表,你倒是说话啊,别吓唬我!”田舒显然对丈夫目前的“表征”有点惊慌,因此她抬高嗓门说道。张一表立即坐了起来,恼怒的甩开她的手。瞪大眼睛吼道:“丧门星,老子还没有死呢!”

    



    自打结婚以来,张一表还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今天突然发火,田舒实在有点接受不了。妻子呜呜的哭着说:“人家关心你,干嘛凶巴巴的?”这个“倔驴”觉得这样对待妻子有点不妥。他只得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稍微舒缓了一下口气说:“凭什么只当选个破会计?”田舒马上止住啼哭说:“会计不也好的吗?”“头发长见识短,你懂啥?我要当选的是村长和书记!”听着丈夫的一番话,田舒愕然地站在一边,半晌没有说话。

    



    张一表当上会计后,在大家伙面前,一副随随和和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内心却实在难以平衡。

    



    整里,张一表呆在村支部大院。零星的一些账目简单得实在可怜,根本用不着他费心劳神的去计算。可书记王全贵却独断专行地让班子里的成员,每天提前报到,甚至还要成天围着他在支部办公的地方浪费时间。看着大家伙在书记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更增加了他内心的反感。没有办法,这种抵触的绪只能憋在心里。时间久了,脑海里的一些“小九九”也消磨殆尽,逐渐养成一种自由散漫的习惯。家里的事不闻不问,地里的农活更是“象征”的搭把手。由此,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田舒纤弱的肩上。

    



    这个浑小子不管不顾倒也罢了,还经常跟善良的田舒找茬。张一表始终认为正是姨姨没有尽心,自己才“落魄”到“这种地步”。王权贵霸道的做法,他“”都不敢放,满肚子的怨气在家中“毫无保留”的发泄在田舒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