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十节领导的走访

    其实张一表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在昨天,他已经合计了整整一个晚上——自己当选村长的可能

    



    夜里,他一个人早早的钻到里边的屋子里,开始盘算起来。从竞选人到投票人,再到乡领导的支持率,他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在这次选举中,自己在数位“委员”中所占的比重。这个精明的张一表,躺在被窝里实在睡不着,最后干脆坐了起来。一边抽着烟,一边“掐算”着。

    



    借着忽明忽暗的烟头,可以清楚地看到张一表轮廓分明的脸上,流淌着淡淡的愁云。他有时轻轻地弹弹烟灰,偶尔短叹一声。

    



    已经夜深人静了,泛着层层晕圈的月亮一会儿钻进云层,一会儿又跳跃出来,仿佛在揣摩他的心思。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无奈的躺下来。一个念头也就此“诞生”了——为了得到乡党委书记“这把保护伞”,必须马上和田舒结婚。

    



    哪里想到,选举又碰上这种倒霉的天气!脑路“活”的张一表马上在下雨之际,“截留”了乡领导。

    



    乡党委书记——田舒的姨姨和随行干部,在张一表盛款待下,这些“酒精考验”的上级领导,吃饱喝足之后,立即撤下了饭局,又忙活着上了赌局——打麻将。张一表忙前跑后。一边端茶,一边递烟,虽然忙得不亦乐乎,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可这些歇顶的“麻友”哪里会晓得他的存在?他们正一门心思盯着桌上“垒砌的长城”,“左抠右摸”的演绎着赌场上经久不衰的故事。

    



    乡党委书记毕竟是女流之辈,她牵挂的是外甥女的终大事。桌面上“稀里哗啦”的声音,此刻与她来说很是烦心。书记轻轻地推开虚掩的门,向外看了看。咋起的雷雨已经停息,褪色的云朵还没有散去。屋里浓重的烟味,呛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她扭转说道:“你们继续玩,我出去走走。”刚要迈步,张一表疾步走到跟前嗫嚅着说:“书记,需要我陪你吗?”这个女人马上得体的说道:“不用了,你陪他们玩吧!”说完,便不慌不忙走下台阶,轻轻地离开了院门。

    



    张一表望着她的影,只好悻作罢。他再次回到桌旁,继续揣摩着他们“老道”的玩法。

    



    田舒的姨姨来到外面。

    



    微风中散发着幽幽的泥土气息,迎面扑来让人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她径直来到一家装修一新的简易小二楼院子里。高高的砖砌院墙,院子的地面用水凝土浇铸。在这样的环境里,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正在她四下打量的时候,屋里走出一个约摸四十上下的女人。摇摆着肥胖的材快步迎了上去,非常地说道:“呀,这不是乡领导干部吗?快进屋吧!”书记来到屋里,随便聊了几句农事上的话题。接着,故意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你们村张一表在哪住啊?”这位憨厚的女人不加思索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不用了,我只是随便问问。”田舒的姨姨淡淡地说了一句。一旁的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张口便说:“小伙子不仅聪明能干,而且还待人诚,是个难得的人才。”书记听完后,随便聊了几句,便起告辞。

    



    从这家院子里出来,她感觉好像找到了“金钥匙”似的,脸上还带着欣喜的笑容。

    



    我们尊敬的书记哪里想到:夸奖张一表的男人非是旁人,正是他的本家叔叔。这个外号“铁算盘”的精明人,家业兴旺的有点“流油”。使得村里人投来不少嫉妒的目光,适逢选举之际,他巴望着侄儿张一表能够当选村长。书记的突然“造访”,寥寥的闲谈中,这位本家叔叔一瞬间仿佛得到了神仙的“点化”——马上摊出这样的几句话。“此时无声胜有声——“聪明一世,胡涂一时”的乡党委书记,只因看似无心的几句话,再加上这几天对张一表的观察,便铁了心一样,要把田舒许配给他。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