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七节儿时父亲的离去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那年夏天风雨交加的一个夜晚,村里的播音喇叭吼着让人们去浇地,说是渠里的洪水马上就要到地头了。田舒的父亲着急忙慌的穿好雨衣,拿着铁锹往出赶。隔壁叔叔知道他的秉,赶紧跑过来拦着他说:“哥,别去了,这么大的雨用不着浇了!”“好不容易来一场洪水,哪有不浇的道理?你就别去了,哥顺便给你也浇了!”他有点生气地説道。“哥,那你千万要小心啊!”叔叔嘱托说。父亲没有再说什么,就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中。

    



    来到地头,借着手电光,只见洪水已经从渠沿上蔓延开来,正在自家的地里急速地向前流着。父亲怕有浇不到的的地方,因此顺着田垄向地的中央走去。他穿着一双破雨鞋,刚一进地里,水便灌了进去。雨鞋的衬里既然已经湿透了,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反而行走起来很不方便。他于是干脆脱掉雨鞋吃力的向前走着。

    



    虽然是夏天,可此时的洪水却凉得有点刺骨。有几次他陷进淤泥里,好不容易挣脱出来。本来不应该继续向前走了,可他还是侥幸地在没膝的泥水里艰难的前行着。

    



    突然,他的一脚迈了下去,水立刻淹没到大腿根部。他慌忙挪动自己的两条腿,可是任凭他怎样左挪右移,却丝毫没有一点前进的迹象。自己反而越陷越深,最后水已经淹没到自己的腰部。

    



    这时,雨下得正猛。这个强壮的汉子站在於水的中央,真是“呼天不应,唤地不语!”他几乎要哭了。不!是心里在哭!难道我就这样去见上帝吗?雨水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流,视线有点模糊,他用手摸了一下。看看黑沉沉的四周,竟没有一个人出现,他有点绝望了。

    



    田舒的父亲竟然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去年历十月一,兄弟俩从这里把他们祖爷的坟迁走了,地里留下一个很深的土坑,他们硬是把它填平了。所以这里的土是虚掩的。一旦遭水,会很快塌陷下去。

    



    “屋漏偏逢连雨”——豆大的雨点连成线,一个劲的下着。水越来越深了,他经过了一阵徒劳的努力后,已经精疲力尽。

    



    他放心不下苦命的孩子田舒啊!喃喃地说了一句:“孩子,爸爸对不起你,不能照看你了!”说完之后,他打算慢慢地沉下去。已经两个小时了,困得实在支持不住了。他眼睛一闭,慢慢地沉着,沉着······就在水淹没到脖子的时候,“哥,我来了,你要坚持住!”他睁开眼看到了叔叔,一下子来了精神。在水里不住的扑腾着。叔叔用锹铲使劲铲倒一棵小树,着急地扔到水里。

    



    可就在将要走出庄稼地里的时候,父亲晕倒了。“哥,你怎么了?哥······!”叔叔背起了父亲,急忙往回赶。一路上摔了好几次,回到家中后,二婶一路小跑请来了赤脚医生小孟。大夫没有说话,一边诊脉,一边翻开父亲的眼睑,面无表的说:“不用下医院了,准备后事吧!”转要走,叔叔急着拦住了他:“孟大夫,我哥究竟怎么回事?”“严重脑出血!”就这样父亲永远的走了,年幼弱小的田舒从此变成了孤儿。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