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村庄》第1卷 情感纠葛败者为寇 第六节事情的暴露

    就这样,张一表开上四轮拖拉机,大半段时间总是背靠着松软的玉米杆,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一番。有时也会美美的睡上一觉。只有我们憨厚朴实的田舒独自一人默默的收割着庄稼。其实,自打结婚以来,几乎年年如此——张一表在地里无聊的等待着头早一点西沉,田舒在不停地地忙活着。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大概忙了十多天,玉米收割完,张一表更闲散了。白天村支部转悠转悠,或者玩一会儿扑克,消磨着时光。间尚好打发,可每当夜幕降临,张一表的股就好像坐上擀面杖一样再也呆不住了——刘美丰满人的影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天晚上,天黑沉沉的下着雪。田舒在灯下织毛衣,女儿看电视剧。张一表百无聊赖之际,开口便说:“哎,我出去串个门。”话音未落,门“咣”的一声就关上了,他溜了出去。田舒也没有太在意,继续织着毛衣。

    



    大约十二点了,他还没有回来。田舒有些着急了,自言自语地说道:“深更半夜的,也不知去哪了?”女儿在一旁说:“妈,别等了,我去把大门锁上吧!”“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门锁上了,不让你爸回家了?”田舒有点生气地说道。“妈,我爸肯定不回来了!”女儿赌气地说。“你怎么知道?”田舒感觉有点纳闷,诧异地问女儿。“我爸去找刘美那个狐狸精去了!”女儿想了又想,终于蹦出这样的一句话,他是怕母亲生气。女儿的一番话,田舒再也坐不踏实了,她不时地朝院子里望望。在她的眼眶里似乎有泪珠在打转。女儿看着母亲焦急不安的神,忙安慰说:“妈,我是瞎说了,我们出去找一找吧!”毕竟儿子也不希望这是事实。田舒点了点头,和女儿一起拿着手电来到院门外。

    



    雪好像停了。天气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晚上还温和的,好像冬天的脚步还没有临近。现在却似这般“无无意”——呼呼的西北风刮在脸上如刀削一般。房上·地上的落雪在寒风的席卷下漫天飞舞着。

    



    母女俩顺着模糊的脚印向前找寻着。雪花不时地钻进田舒的脖颈里,她猛不丁打了一个冷战。她不由得将子蜷缩了一下,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偏偏让女儿言中了——浅显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刘美的大门口。田舒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子微微晃了晃。“妈,你怎么了?”女儿问。“有点头晕!”田舒有气无力地说道。眼见母亲痛苦难受的样子,懂事的儿子着急的说:“妈,不要难过,您还有我呢。”无名的恼火在这个还没有涉世的年轻人心中刹那间升腾起来。她立刻就要上前敲门,善良的母亲制止了闺女“鲁莽”的举动。女儿对于母亲这种迁就的行为,实在难以理解。母亲却说:“别这样,还是先给你爸打个电话吧。”女儿只好掏出手机递给了母亲。田舒哆嗦着拨通了电话:“一表,你在哪啊?这么晚了还不打算回家?”电话中传来他慌乱的声音:“我在打麻将呢,马上回去!”电话挂断了,她的心里像被掏空似的。在女儿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了家中。

    



    她搓搓手,脱下棉衣,勉强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织着毛衣。女儿还在生气,她怎么也弄不明白:母亲对于父亲“出格”的行为,为何显得如此平静?一个女人一年四季忙里忙外,作为丈夫竟不闻不问,还要背叛她。一个突发的念想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替母亲主持“公道”!

    



    不大一会儿,张一表回来了。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怎么还不睡啊?”女儿抢先一步说:“在等你啊!”张一表没有留意女儿的表,随即嘟噜着:“快睡吧,不早了。”他可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倒头便钻进了被窝。田舒照旧织毛衣,女儿继续坐着。

    



    躺在炕上的张一表感觉有点不大对劲,正要说话,女儿却发话了。

    



    “爸,你今天晚上到底去哪了?”女儿生硬地问道。张一表不由得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吼道:“小兔崽子,老子去哪,也轮得着你管吗?”也许是秉承了父亲的格,女儿站起来说道:“既然做了,就不要怕别人说!”一听这话,张一表“腾”地一下光着膀子跳到地下,来到女儿面前甩手就是一记耳光。女儿没有哭,只是怨恨地看着他。张一表更火了,看着女儿,又是一脚。女儿终于把憋在心里的一句话倒了出来:“你去刘美家还有理了?”张一表一下子停住了手,把目光转向了田舒。

    



    “好啊,你们在跟踪我?既然这样,我今天把话就挑明了,是的,我去了她家,而且我们俩已经好了很长时间。要走要留随你便。”话音未落,田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别哭了,丧门星!”张一表骂道。“做也做了,还不让人说?”田舒哭哭啼啼的嚷着。事已经摊明了,张一表反倒觉得自在轻松了许多。田舒哭得更伤心了,张一表却一边穿衣服,一边满不在乎地说:“你就使劲地哭吧!”说完后,推开屋门扬长而去。

    



    张一表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家。田舒默默的抽泣着,此时此刻才让她真正体会到体似筛糠的滋味。心里如万箭穿心般难受,在女儿的劝说下,她慢慢地上炕躺了下来。柔弱善良的女人哪里能够睡得着?看着现在的处境,不由得想起自己痛苦的世。

    

重要声明:小说《静静的村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