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晓竹清风 书名:贱宠
    抬起自己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手腕,撒(娇jiāo)的将(身shēn)体投进苏末的怀中。

    没有推拒,苏末对着那几名分外激(情qíng)舞动的女子打了个颜色。

    包间内当即变得静谧,没了之前重金属的喧嚣,也没了女人的(诱yòu)惑。

    “你不是就喜欢我这种坏么?”

    勾起女生的下巴,苏末伸出舌,品尝般的,扫过女生的唇角。

    惹得她一阵(娇jiāo)吟。

    “行了,还是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

    听着她的话,苏末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将她从自己的(身shēn)上扶起。

    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打量。

    “婉零,这件事现在就到此为止,以后的每一步,我有自己的打算,你就不要再插手了。”

    “我还是得不到你的信任,走不进你的心么?”

    婉零苦涩一笑,眸子中泛起盈盈的泪光,再无之前的快乐,却没有等待苏末的任何言语,像是不想去听他的解释,也像是不敢去听他的解释,落寞的转(身shēn),离去。

    门,被她自外轻轻带上,少了来时的(热rè)(情qíng),冲动。

    信任?

    窝坐在沙发上的苏末,想着婉零这个一直迷恋着自己的女生,心中一阵烦闷,若不是因为信任,他怎么会让她配合自己,为莫雨桐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演这么久的戏,若不是因为信任,又怎么会告诉她,他对于整件事(情qíng),一开始的计划。只是,接下来的事(情qíng),到底会如何发展,他已经不能够确定,即便,他不明白,为什么婉零愿意配合他去演这场戏,他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喜欢他,却可以做到不吃醋。但是,他并不认为,给她几颗钻石,几栋房子便可以让她满足。

    拿过茶几上放着的高脚杯,苏末将里面的酒水一仰而进。

    有些事(情qíng),必须取舍。

    泪流满面,婉零跌跌撞撞的站在繁华依旧的街上。

    吹着刺骨的冷风。

    泪水摩挲了她的眼,却摩挲不了她的心。

    她不知道到底要怎样,才能够走近苏末,她以为听话,乖巧,顺着他的意思去做一切,便可以让他对她有一点点的接纳,事实却告诉她,那一切,全部都是她的主观假想。

    而她这一次的妥协退让,似乎将他们两人划出一个更大更深的界限。

    “叔叔。”

    莫雨桐哀求的声音,使得混沌悲伤中的婉零蓦地清醒。

    循声望去,只见的街道的对面,莫雨桐一袭单薄的棉衣,踌躇的站在原地,迟迟不肯踏上那停在(身shēn)侧的车子。

    这样的场景很让人好奇,但是,此刻的婉零没有半点心(情qíng)去关注,只是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qíng),向着一侧的小巷走去,现在的她,只想要开了车子早点回家。

    “快点上来,这么晚你不回家,一个人在外面瞎逛什么?”

    莫奕凡不耐烦的训斥着莫雨桐,又看了看迟迟不肯上车的她,顿时失去了耐心一般,打开车门,径自走了下来。

    一把夺过莫雨桐怀中抱着的几本书,将它们统统丢上了车,随后又着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车上带。

    动作粗暴。

    “凡,她是谁啊?”

    (身shēn)材丰腴的女人,透过车窗,一脸讥笑的看着那站在街道上,同自己对视着的面色苍白的莫雨桐,神色古怪。

    “我侄女,脾气犟的很,怎么?你还想要替我调教调教不成?”

    莫奕凡冰冷的开口,看着坐在(身shēn)侧的女人,发动车子。

    那被他丢在车后座上的莫雨桐,再听到莫奕凡同女人之间的谈话后,用手死死的捂住耳朵。

    面色上泛起不正常的红。

    “呦,你可真够冷血的,你侄女不是亲的啊?交给我,那可不知道要伺候多少个男人,成为多少男人的玩物。”

    冷嗤着,女人掉过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莫雨桐,一拍莫奕凡的肩膀,示意他现在莫雨桐的反应。

    只是,莫奕凡眼中完全没有半点对莫雨桐(情qíng)况的在意。淡淡的一瞥,继而仍旧专心的开着自己的车。

    !

    ,

重要声明:小说《贱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