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晓竹清风 书名:贱宠
    莫奕凡的手高举,随即又狠狠的落下,砸在莫雨桐的(身shēn)上,斑驳的红痕带着滴淌的血珠,在冰凉的清水中若隐若现,血迹伴着清水可以在瞬间流进下水道,让人捕捉不到任何它曾经存在的讯息,可以消失不见,但是,那绽放在莫雨桐(身shēn)体上的,越来越深,越来越大的伤口,却是不争的事实。

    莫雨桐的精神依旧亢奋着,混沌着,口中喃喃自语个不停,精神陷入极端疯狂的状态内,让莫奕凡神态间显露出来的厌恶更甚。

    抬起手,一个大力的推搡,莫奕凡拽着莫雨桐的秀发,将她按倒在浴缸的旁边,抬起脚,狠狠的踩上她的背,用着力。

    “咳。。。唔。。。”

    清水在莫雨桐阵阵杂乱的挣扎中,侵入她的鼻腔,让她的脸涨的通红,她似乎想要扭动自己的(身shēn)体,却又因着莫奕凡的踩踏而动弹不得,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急速而难过的喘息着,眼眶通红。却仍是不懂得躲避莫奕凡那一下重比一下的抽打,也不懂得如何调息自己的状态,整个人不是一般的迷惘,颓废,显然,药效似乎在此刻,才真正达到了高峰。

    眼见着莫雨桐的唇色泛紫,(情qíng)况极尽危险后,一直无动于衷的莫奕凡终是丢了手中的皮带,耐着(性xìng)子在莫雨桐的(身shēn)边蹲下,随后伸出手使劲的钳制住莫雨桐的下巴,另一只手伸到莫雨桐的后背,时轻时重的拍打着她的背,帮助她恢复呼吸。

    他的眸子闪烁,寒星点点,仿若吸人的黑洞。

    “你到底吃了多少?”

    莫奕凡死死的晃着莫雨桐飘零的(身shēn)体,狠狠的问着,却更似自语,这样的(情qíng)况,与起初的他想法有很大的偏差,在一开始,他认为只要用凉水浇一浇莫雨桐,便可以让她恢复神智,他打她,也不过是给她一个教训,倒是没有想到,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莫雨桐半点清醒的样子都没有,反倒是更为严重。

    “叔叔。。叔。。叔。”

    零散的语句,自莫雨桐的口中溢出,脸色才方好了一点的莫雨桐,一边喃喃的叫着莫奕凡,一边又像无尾熊一般的拉住莫奕凡环抱着她的臂弯,想要死死的缠上去。

    这算是什么呢?莫奕凡自一开始,便听到了莫雨桐口中那一遍遍的呓语,一遍遍的呼唤,心底虽不是半点涟漪都没有,但却不足以让他对她宽容,嘲讽的笑了笑,他带着审视的眼光,看着此刻满(身shēn)伤痕且不着寸缕的莫雨桐,侧(身shēn),躲过她拉他的手臂,将自己的外(套tào)脱下来,披在她的(身shēn)上。

    于他来说,莫雨桐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并不是一个女人,并不是一个能够挑起他,一个让能他有冲动的女人,甚至于,她的(身shēn)体,他都不屑于多看一眼,而他对于她的目的(性xìng),由始至终都十分明确。

    他要的,是她的痛苦,是她的不好过,但是借着这样的契机,要她,占有她,莫奕凡却还做不出来。。。。。轻微使力,莫奕凡将莫雨桐自地上带起,又一次带回她的房间。

    既然他对她的惩罚没有起到半点作用,那在他看来,也就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一切还需要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再好好的算一下总账。

    风卷起飞扬的窗帘,月色照耀的小(床chuáng)上,莫雨桐(裸luǒ)着的(身shēn)体上已经盖上了薄被,周(身shēn)上暴露在外的,没有敷药的伤口处都带着发炎了的迹象,整个人的精神却依旧亢奋,即便是双手被死死的绑在(床chuáng)上,她的双腿却仍旧毫无疲惫的,不断的踢踹着。

    !

    ,

重要声明:小说《贱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二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