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晓竹清风 书名:贱宠
    莫雨桐无力的靠在车门上,将头搭在打开了的车窗,安静的吹着冷风。

    此时的她,心中那缺了一角的疼痛,远大于(身shēn)体上的不适。

    之前在包厢中的一切,到底是怎么结束的,她的记忆中,出现了断档的空白,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想去记得那一切。

    “喝醉了么?”

    一副无事人样子的莫奕凡,用着薄凉的语调询问着。

    让人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关心。

    醉?莫雨桐嘲讽的勾起自己唇,她想醉,她真的很想醉,可惜,现在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清醒。

    “唔。。。”

    胃中一阵翻江倒海的翻腾,莫雨桐难过的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她的心底在告诉她,她不想在莫奕凡的面前如此丢脸,如此的不堪。

    只是,她的手,却在这样的一个想法过后,又无力的放下。

    车速略减,莫雨桐感受到莫奕凡想要为了自己停下车子的意图,不屑的笑,随即伸出手,就那样满不在乎的打开车门,整个人,就那样的要直接从车上下去,或者说是,跳车。

    (身shēn)子一晃,莫雨桐闭起眼,等着同地面相撞时的疼痛,却在还未载倒出去之前,被莫奕凡腾出来的手,紧紧钳制住。

    “你找死么?”莫奕凡近似于低吼的问话中,透着不耐烦的焦躁。

    “死?我想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

    车子终是停靠在路边,莫雨桐一把甩开莫奕凡的手,跑到路的一角,弯下腰(身shēn)歇斯底里的吐起来,酒水和着她的眼泪,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半晌,莫奕凡将一瓶矿泉水递到莫雨桐的(身shēn)前。

    呵,莫雨桐一把打掉莫奕凡手中的矿泉水,强撑着站起(身shēn),一个人沿着路沿寂寥的走着。用着手背随意的擦掉了那好似断线一般,从眼眶中,滑落的泪水。

    车子发动的声音,随即,莫雨桐看到莫奕凡的车子,好似离弦的箭,驶离了这空无一人的街道。

    他将她丢在了这里,她丝毫都不觉得意外。一直以来,他对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耐心的人,更不是一个会呵护,体贴的人。

    仰起头,莫雨桐望着天上那躲在云朵后面的月,大口的呼吸起来。

    一个人默默的沿着公路走着,在昏黄的路灯下,玩乐般的踏着自己的影子,直到她一点力气都没有,直到她瑟缩成一团,坐在地上傻傻的望着天空。

    其实,她对这的路一点都不熟悉,她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回去,也不知道自己离着那个要被她称之为“家”的地方,还有多远。

    吸了吸鼻子,莫雨桐在心底祈祷着,不要再有天明,即便是让她今夜冻死在这条公路上,她都愿意,只要不用再去面对莫奕凡,只要她能够停止她的伤心,忘记他带给她的伤害。

    不远处,莫奕凡倚着车窗,静默的抽着烟,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缩在地上的莫雨桐,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光微亮。

    莫奕凡将已经空掉了的烟盒随便的扔出了车外,从车上走下。

    “发烧了?”

    莫奕凡伸出手,探了一下莫雨桐的额,在发现她额上那滚烫的温度后,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弯下(身shēn)子,将那缩成一团的她抱在怀里,现在的她,安静而听话,因着她已经受凉而昏迷。!

    ,

重要声明:小说《贱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