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晓竹清风 书名:贱宠
    客厅里,莫雨桐(身shēn)着一件素白睡衣,坐在沙发上,僵直着背脊,神色冰冷,她手中的遥控器被她恶意的不断加着音量。

    只因着,就在这幢别墅内的二楼,有一对男女,正在上演着激(情qíng)香艳的戏码。

    那一声声让人作呕的(娇jiāo)吟,刺的莫雨桐心痛,却也让她打着心底里厌恶。

    这是一周内的第几次了?莫雨桐的秀眉紧锁,像是在思考着,却也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每一次,在家中发生了这样的事,她都会想着这样或那样的事,借以分散自己的精力,却也是每每到了最后,徒劳的发现,不论她想什么,她的心,都系在房间内的那个正在发泄男人(身shēn)上,那个(日rì)(日rì)要被她叫做叔叔的男人(身shēn)上。

    真是受够了。

    “啪。”的一声脆响,莫雨桐手中的遥控器被她摔在电视的荧屏上,成为了再也无法使用的“塑料”,那本还制造着强烈噪音的电视,也在瞬间没有声响,变成灰黑的银幕。

    客厅间突然安静下来,只是,楼上的火(热rè),却才刚刚到了第一波顶端。

    “恩。。。。哦。。。凡,轻点。。。不。。。。”

    女人欢乐的声音,透过那没有关上的门,清晰的传入莫雨桐的耳,侵入她的骨血。

    恶心死了,莫雨桐仰起头,愤恨的望着二楼那属于莫奕凡的房间,整个人因着激动,唇角明显的颤动,他是故意的么?不然为什么每一次带女人回来,他都不知道关门,不知道躲开她呢?还是,他对于她,完全就不在乎?

    吸了吸鼻子,莫雨桐环抱起自己的双肩,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没有地方可去,即便是她有着自己的家,但是,她却是自小就同莫奕凡住在一起的,就连她的名字,也是莫奕凡所起。

    她也没见到过自己的父母,关于他们的一切,她也都是从莫奕凡的口中所知,她同他们的联系,仅仅是在逢年过节时的一个电话。

    这一切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但是,却真真正正的就发生了,而且,每一次,只要莫雨桐问,莫奕凡就会给她一个完美到不能再完美的答案。

    以至于到了后来,莫雨桐彻底习惯了没有父母的生活,习惯了有他的生活。

    只是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一切的平静,却在她十七岁的生(日rì)之后,彻底被打破,不复存在。

    莫奕凡开始往家里带一个又一个女人,且从不对她有任何的避讳。。。。

    接近于凌晨,已经在外面,走了一圈又一圈的莫雨桐,望着已经漆黑的别墅,低低的叹息。

    现在那个女人应该走了吧?

    莫雨桐伸出冻僵的手,在自己睡衣的前襟处摸着钥匙,心底却是一凉。

    什么都没有,钥匙是在什么时候遗失的?

    莫雨桐有点局促了,现在的她,已经全(身shēn)冰凉,若是这一夜再回不去屋内,可是够她受的了。

    明天非得感冒,打点滴不可。

    会不会今天离开的那个女人,忘记了锁门?带着侥幸,莫雨桐伸出手,试着将门打开,门却真的没有上锁,应声而开。

    真是太幸运了。莫雨桐想着,轻手轻脚的走进客厅。

    “回来了?”

    突来的声音,让莫雨桐的浑(身shēn)一颤。

    他还没睡?这可真是件稀奇事。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的此时的莫奕凡正动作熟稔的点着一支香烟。

    借着月光,莫雨桐清楚的看到那在他(身shēn)前,茶几上所放着的,散发着银白光芒的一串钥匙。

    垂下头,莫雨桐苦涩的牵动嘴角。看来,她并没有那么好运,因着,房门之所以没有上锁的答案,已经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算是什么?对她的关心?

    “恩。”

    莫雨桐闷闷的点了一下头,算作对莫奕凡的回应。整个人站在门侧,摆出一副听说的样子。

    “这么晚了,穿成这样,出去做什么?”

    说着话,莫奕凡修长而干净的指尖,轻轻的自茶几上挑起那串属于莫雨桐的钥匙,优雅的踱着步子,在莫雨桐的(身shēn)前,站定。他的眸子中像是深潭,让人望不到一丝一毫的(情qíng)绪,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有的,只是无限的凉意。

    莫雨桐还依稀记得,自己在年幼时,每每一被莫奕凡这样的看着,便会怕的要死,只是,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年幼的她,现在的她,早就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与思想,轻易之下,不再会被莫奕凡无形的威慑。

    去做什么?这话问的可真是好呢。

    莫雨桐将头扭到一边,冷哼着,心底只觉得好笑,她为什么出去,他会不知道?

    “家里太吵了,叔叔不会不知道吧?”

    意有所指,莫雨桐不再去看他,伸出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钥匙,转过(身shēn),向着楼上跑去。他会装,那么她也会。

    一踏进属于她自己的小天地,莫雨桐便用力将房门关起来。

    她心底的那根绷紧的弦就像是断掉了一样,整个人无力的倚着门板,滑坐在地上,曲起双膝,将头深深的埋进膝盖,为了她心底的不争气,也为了她那瞬间的迷失。

    刚刚,就在莫奕凡靠近她的那一刻,她差一点,就沉醉在他(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薄荷烟草下,只是,就差一点,因着,她的意识,在下一秒,闻到了他(身shēn)上依旧带着庸俗的胭脂气。

    那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味道。

    她打心底里厌恶。只是,这样(情qíng)愫上的转变,她并不知道到底是在何时开始的。!

    ,

重要声明:小说《贱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