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瞧瞧咱们的厉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元旦快乐!小K在这里向大家发出祝福啦。感谢诸位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值此新年之际,祝大家学习顺利、工作愉快、感美满、家庭和睦。另外,下周本书将入强推。小K自会奋力码字,也往诸位倾力捧场。不胜感激。以下为正文,祝阅读愉快!)

    本书群号:109383428。欢迎大家加入。

    ————————

    众人就位后,皆依次而坐。

    夏侯澜简单的概述了一遍由。目光环绕四周,问道:“诸位兄长,可有良策?”

    不想,却是赵云最先答道:“小四,臧霸……不好对付。”

    夏侯澜大奇:“三哥识得此人?”

    “嗯,有过一面之缘。”赵云点头,又见众人皆有奇色,遂笑道:“小四可曾记得两年前,为兄曾奉师命前往开阳办事?”

    夏侯澜一愣,熟思半响后才道:“确有此事。记得当时三哥久去未回,师父与我都夙夜忧心,深恐三哥有恙。难道?”

    “没错。”赵云接下话茬儿,“的确是那时候,与臧霸有的一面之缘。”

    “此人如何?”夏侯澜忙问道。

    “嗯……”赵云沉吟片刻,“豪气、有胆量、讲义气……是个人物。”

    “武艺若何?”夏侯澜追问。

    赵云淡淡一笑:“三十合内平分秋色。”

    “嘶~~~”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暗呼一声厉害。唯有夏侯澜深知赵云为人,知道他嘴里的‘三十合内平分秋色’,肯定是在切磋状态;若是心有杀念,生死相搏之间,必然是让臧霸‘三十合内人头落地’的。

    由此,也让他对臧霸的武艺,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值得一提的是,不知不觉间。赵云也已成为他心中横梁他人武功强弱的一杆标尺。

    众人感慨片刻,李典问道:“子龙,那臧霸可还有其他‘长短’。兵法云:知己知彼嘛。”

    众人闻言尽皆称善。而赵云却苦笑道:“时隔甚久,又无深交。如何记得许多?”

    “不急。”夏侯澜忙插言道:“对于不相熟的人,的确很难做出评价。但我们可以换个问法。三哥,臧霸可好酒?”

    “还行……这么说吧。其人酒量甚宏,愚兄不如远甚。不过,却不滥饮。”

    “嗯……那好色嘛?”

    “……嗯,不清楚。但他武功精深,应该也不像好色之辈。”

    “好财呢?”

    “此人甚有豪,不像贪慕钱财之辈。”

    “靠!不用吧。酒色钱财,一样不沾?当官也没这么清廉的。”夏侯澜不由大是气恼,旋又一笑,“想不到这厮还真是个人物。三哥这么一说,连我都想交上一交了。”

    赵云闻言一笑:“此人的确甚是豪迈,又有用有谋。小四若是见之,必会大感欢喜。”

    “算了。结交的事,以后吧。再说我又不是冲着和他‘谈朋友’才去的。”夏侯澜故意在话里藏了笑点,奈何没人听得懂,不由大感无趣,“这伙人的存在,随时影响着主公治下的安宁。若不将其剪除,将来战事一起,必有大患。”

    于却在这时拱手道:“主公,有一言,不知当讲否。”

    “讲。”

    “谢主公。”于再谢还礼,“主公,以为这伙泰山贼寇虽然在此滋扰甚深。然而主公占泰山郡以来,这些人到还颇为老实。尤其他们纵横‘兖、青、徐’三州之地。以为,其并非只对我等人才有影响。若是能将祸水引往别处……”

    乐进眼神一亮,大赞道:“此言甚善。”赵云、李典也纷纷表示同意。唯有文丑、曹洪不善谋略,只能附和一下,却也给不出什么意见。

    夏侯澜见众人皆有此言,却不由一叹:“你们大概都觉得,能够祸水东移,是一件好事,是吧?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伙人为什么不叫‘东莞寇’、‘青州寇’亦或是‘徐州寇’之类?因为他们的根据地在泰山!而咱们主公的第一块地盘,也在泰山!你们想想,以主公雄才伟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莫说这伙贼寇已经招惹到了主公,便是秋毫无犯,也一样要剿!而且主公命我等速剿这伙贼寇的理由,除了前面说的‘卧榻’之外;还有两条……”

    众人连道:“愿细闻之。”

    夏侯澜轻咳一声道:“第一,泰山寇虽然兵马颇众,但是落草山中,其中大部分实是家眷老幼。而我泰山郡地广人稀,若是能将这拨人收入囊中,正是如虎添翼。”

    “第二,我等五人相合,虽可聚得万八兵马。然而这伙孬兵、溃兵,若不好好锤炼。后何以驰骋疆场?至于如何锤炼,可不是光在营中小打小闹就行的。得见血!不但要让他们打胜仗,更要想办法让他们打硬仗!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叫厉害!只有经历了百转千折、诸般磨难的部队,才是真正能够拖不垮、打不烂的精锐之师!当然,以这伙孬兵们目前的形式来看,还是要尽量让他们多打胜仗。先让他们把士气和信心培养起来。当然,这对于诸位兄长的指挥能力,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但是我相信,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反之亦然。想以诸位虎狼之才,便若雄狮带领绵羊一般,定可将泰山贼寇一扫而光!”

    夏侯澜见众人已经被他调动起来,心道是时候了,忙振臂一呼:“所以区区泰山贼寇,正是我等手下的一块磨刀石;是战功、是财富!拿下他,让天下人、也让主公瞧瞧咱们的厉害!”

    众人纷纷轰然应诺,神甚是激奋。于单膝跪地道:“短视,望主公降罪。”

    “何罪之有?”夏侯澜忙将于扶起,“我等共商军议,本当畅所言。文则之言其实也有妙处,只是时机并不合适罢了。万勿放在心上。”

    于得夏侯澜宽慰,再拜而谢,遂退于其后不言。

    随后,众人又商议了一番策略,如何才能从速剿匪、即可战而胜之,又可胜而不损。

    16977.com 16977小游戏 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