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泰山贼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欢迎大家加入。

    ————————

    泰山郡处兖州边界,又与青、徐二州比邻,地势复杂且重要。所以若要坐稳泰山,可不是光凭大军占据城郭、县城即可。而是需要平定那股深藏泰山的“泰山诸将”。

    于是,泰山诸将首脑人物的资料,便立时出现在夏侯澜的军案之前。

    “臧霸,字宣高。……哼,还真是熟人呐。”夏侯澜细细读着自家老板从各方收集来的‘******’团伙资料,口中喃喃的有些玩味。

    其实这份不满千字的资料,实在与详尽二字沾不上边儿。甚至还不如夏侯澜前世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丰满。

    但结合那些乡绅的口供,倒也剔除了不少前世道听途说的臆测。让夏侯澜对臧霸此人,有人一个比较靠谱的了解。

    臧霸,生于延熹七年(15年)。比夏侯澜大了十岁。

    十八岁时,他老爹臧戒,曾任狱掾……通俗的讲,也就是牢头。其间,又因为认死理儿,不肯与老板同流合污坑杀无辜之人而被穿了小鞋。

    可不嘛,县官不如现官……这老头儿,真迂腐。不过气节总算是好的。夏侯澜啧啧的评论着:要不怎么说是虎父无犬子呢。有一个这么二的老爹,自然会有一个更二的儿子……嗯,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在夏侯澜脑中就出现了这样一姆‘劫法场’的狗血剧

    只见臧二愣子闻老爹被狗官太守陷害下狱后,当场就纠结了几十号三青子去劫狱。俗话说得好,二比三大!一群三青子接到二楞子的命令后,当场智商突破二百五的上限,完全置国家法律于不顾。当场就抄起家伙跟着二愣子干开了。

    好嘛~那场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所以,披着狼外皮的司法人员们悲剧了……只见一群又横又楞又不要命的社会闲杂人员,当场就把这上百号的孬兵给砍了个横七竖八。

    尤其臧二愣子最为勇猛。一个人、一口刀,楞是从牢头杀到牢尾。那个虎入羊群啊……那个无人之境啊……结果一个砍十几个。还真让他把他那认死理儿的老爹给救出来了。

    最后此案不了了之,反倒是臧霸同学混出个‘勇猛’的名头,进而名噪一方。

    夏侯澜感慨无限,书‘影评’如下:当任何一种缺点演化到极致的时候,都有可能变成一种高尚的品质。比如虚伪之与谦逊;自负之与自信;二楞之与勇猛……

    我不反思……自己的缺点在哪里呢?是无耻、猥琐、血腥、还是残酷?貌似很多啊……嗯,难怪别人总夸自己手段婉转,杀伐果断。很有道理啊!原来咱全都是优点……

    抛开血衣某男的白YY不论。臧霸自然不是夏侯澜口中的那种‘二愣子’。即便他从前是,那现在肯定也已经不是了。至少那些以前把他当二愣子的人,现在都已经一个个的被这厮给挨个放血了。

    在劫父得脱后,这厮开始亡命于东海一代。后来黄巾起义爆发,又转而投入陶谦手下做了骑都尉。最彪悍的战绩是,以逊敌十倍的弱势兵力,一举击溃上万贼寇。

    当然,夏侯澜对此表示怀疑。因为按照黄巾起义刚刚爆发时的水平,动辄十多万人的大军里,能有五至六千配有武器的农民,就已经算是绝对的精锐了。

    所以即便以五千官军,尽破十万。在夏侯澜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不管怎么说,臧霸在此役之后,正式走入了领兵征战的道路。

    然而让夏侯澜颇为诧异的是,这厮凭着一股市井流氓的气息,居然在不断的小战役中,不停的收留黄巾贼里的精壮。待得黄巾打没了,他的部队反而越发的壮大。就这一点而言,这厮到也算得上是个人才。至少抓壮丁的水平,跟蒋光头的手下有得一拼。

    最厉害的是,这厮事后还凭借各种手段。或打压、或拉拢,从而纠结了孙观、吴敦、尹礼等一干扛把子。结果拥兵数万,最后索啸聚山林,谁都不鸟了!

    于是,这样一股复杂而庞大的团伙,盘踞在以泰山为中心的延绵山脉中。又不断与兖、青、徐三州各大家族勾结,形成一股既**、又抢百姓、同时还镇压农民起义的‘四不像’势力。从此让周边历任太守头痛不已。

    而现在头疼的人换成了曹……但曹是肯吃亏的人吗?肯吃亏的还叫东汉第一老流氓,‘帝王之相’的最佳获得者嘛?

    咳咳咳,当然,这些奖项都是夏侯澜在接到剿匪任命后给他私封的。

    总而言之,曹对这伙贼寇团伙非常不爽。认为他们破坏了和谐社会的安定祥和,破坏了全人类的团结有,破坏了以曹曹孟德同志为首的一干革命志士的大好心。尤其是他本人的心……

    所以,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那作为哥手下最宠信的二花红棍小白脸,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夏侯某男,自然有义务在第一时间为自家老板排忧解难!

    尤其老板还发话了:限期剿匪!人手从宽、调度从优。事后重赏!逾期不办……哼,提头来见!

    虽然连曹自己都不相信会让夏侯澜‘提头来见’。但话如果不这么说,岂不是显得当老板的很没有气势?

    同样的,夏侯澜也不担心曹会对他的脑袋有兴趣。拿来干嘛?当夜壶嘛?他好意思用这么帅的夜壶嘛?

    至于那句‘限期剿匪’,更是说说而已。否则何以没有定下具体时?但老板语气中那股‘从快从速’的意味,还是被夏侯澜完全领会的。

    只是现在连贼寇在哪儿都不知道,你让我上哪儿去剿?夏侯澜不由对此表示郁闷。

    LGBD,我子不好过,你们也别想清闲。夏侯澜的官僚主义也发作了,于是大手一拍,喝道:“来人!”

    “是!”暂司勤务之职秦真应声入帐。

    “你、还有子谊、子俊、子墨、述谱五人,速请赵、文、曹(洪)、李、乐几位大人入营议事。嗯,让拓山把文则也叫来。一会儿开会!”

    “遵令!”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